盾牌上的徽章

嘟嘟波鲁
2018-07-06 13:17:16

阿季卢尔福:具有意志的不存在,理性存在的集合,超脱于人性的独立精神的象征。

古尔鲁杜:没有意识的存在,强调个体与自然的联系,只是宇宙活动的一部分,自然主义和同一性的体现。

朗巴尔多:涉世不深的懵懂状态,对存在与否无概念,其成长境遇则是实证主义对于存在问题的思考过程。

托里斯蒙多:某种遗忘状态下的不完整存在,是稚幼的绝对精神,其存在依赖于其他,通过不断自我否定在某一刻终于将自己拾回。

圣杯骑士团:神秘经验代表,对自然存在主义的偏执曲解,在自我和与无我间挣扎欺骗,行尸走肉般的存在并不是真正的解脱之道。

卢瓦尔迪亚居民:历史经验代表,其存在观念受过往决定,并在经历中被推翻和再发展,很具有无产阶级的属性特征。

布拉达曼泰:某种程度的厌世者,难以调和天理和人欲,身处混沌却崇尚极致的理性和秩序,她仰慕的完美存在自然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修女:作者的映射,精妙的设置,帮助了结构的转合和视域的提升,最终与布拉达曼泰交汇成一人,引出了一个常识——错乱的表象下是某种趋于同一的本质在运作。

这种本质,才可以称得上是真实。卡尔维诺触碰到了真实,博尔赫斯也是,略萨也是。

...
显示全文

阿季卢尔福:具有意志的不存在,理性存在的集合,超脱于人性的独立精神的象征。

古尔鲁杜:没有意识的存在,强调个体与自然的联系,只是宇宙活动的一部分,自然主义和同一性的体现。

朗巴尔多:涉世不深的懵懂状态,对存在与否无概念,其成长境遇则是实证主义对于存在问题的思考过程。

托里斯蒙多:某种遗忘状态下的不完整存在,是稚幼的绝对精神,其存在依赖于其他,通过不断自我否定在某一刻终于将自己拾回。

圣杯骑士团:神秘经验代表,对自然存在主义的偏执曲解,在自我和与无我间挣扎欺骗,行尸走肉般的存在并不是真正的解脱之道。

卢瓦尔迪亚居民:历史经验代表,其存在观念受过往决定,并在经历中被推翻和再发展,很具有无产阶级的属性特征。

布拉达曼泰:某种程度的厌世者,难以调和天理和人欲,身处混沌却崇尚极致的理性和秩序,她仰慕的完美存在自然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修女:作者的映射,精妙的设置,帮助了结构的转合和视域的提升,最终与布拉达曼泰交汇成一人,引出了一个常识——错乱的表象下是某种趋于同一的本质在运作。

这种本质,才可以称得上是真实。卡尔维诺触碰到了真实,博尔赫斯也是,略萨也是。但对于这种本质东西的解读却又不尽相同,像骑士盾牌上的徽章,包含着裹挟着,无限地延伸到宇宙尽头。以上解读完全可以看做一种曲解,意义至此变得没有意义。这可能是后结构主义的独特魅力,作家的使命止步于此,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存在的骑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存在的骑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