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与理智的矛盾 —评《死于威尼斯》中阿申巴赫的心理变化

历史中的沙子
2018-07-06 09:17:48

内容提要 欧洲的启蒙运动把理性推到了极致,进而带了许多的问题,例如功利主义,人的工具化,人性的冷漠等等从而禁锢了人类的情感,而艺术审美作为消解理性的重要元素被人们所重视。托马斯曼的《死于威尼斯》就为我们展现了审美的力量,人不可能脱离感官情感进入到一种完全理性的生活,也使我们看到人除了理性以外还有更重要的本能的欲望和感官,重新使我们认识并承认人的复杂性、立体性和神秘性,这也是人之为人的尊严。本文旨在探索这部小说里面理性与情感之间既排斥又互相依赖的复杂关心,从而更加认识人本身的复杂性。

关键词 理性 情感 审美 感官 欲望

引言

《死于威尼斯》是德国作家托马斯曼的中篇小说代表作,讲述了一个理智发达的艺术家阿申巴赫的心理情感变化的故事。阿申巴赫在威尼斯旅游的时候遇见了一个美少年塔齐奥,随之疯狂地爱上了他,在这期间理智与情感,感官与思考都纠缠在了一起,直至最后阿申巴赫在单相思中死去。可以说这部小说有许多的隐喻在里面,既指向了欧洲的社会和艺术,也是一个人内心复杂矛盾

...
显示全文

内容提要 欧洲的启蒙运动把理性推到了极致,进而带了许多的问题,例如功利主义,人的工具化,人性的冷漠等等从而禁锢了人类的情感,而艺术审美作为消解理性的重要元素被人们所重视。托马斯曼的《死于威尼斯》就为我们展现了审美的力量,人不可能脱离感官情感进入到一种完全理性的生活,也使我们看到人除了理性以外还有更重要的本能的欲望和感官,重新使我们认识并承认人的复杂性、立体性和神秘性,这也是人之为人的尊严。本文旨在探索这部小说里面理性与情感之间既排斥又互相依赖的复杂关心,从而更加认识人本身的复杂性。

关键词 理性 情感 审美 感官 欲望

引言

《死于威尼斯》是德国作家托马斯曼的中篇小说代表作,讲述了一个理智发达的艺术家阿申巴赫的心理情感变化的故事。阿申巴赫在威尼斯旅游的时候遇见了一个美少年塔齐奥,随之疯狂地爱上了他,在这期间理智与情感,感官与思考都纠缠在了一起,直至最后阿申巴赫在单相思中死去。可以说这部小说有许多的隐喻在里面,既指向了欧洲的社会和艺术,也是一个人内心复杂矛盾的体现,本文主要从个人的角度来分析这里面的理智与情感。

一、先天性的个人因素对理智的塑造

《死于威尼斯》小说里的阿申巴赫前后有比较明显的变化,在前期作者为我们塑造了一个理性、冷漠、坚强的个人形象,这里面既有先天的因素又有后天的一种自我克制,首先阿申巴赫的身份是一个高级法官的儿子,而且“他的祖先都是军官、法官、行政长官之流,这些人为君王和国家服务,过着严谨而相当俭朴的生活”①可见阿申巴赫本人的基因就遗传了祖先的理性,并且在他五十寿辰的时候,德意志君王授予了他贵族的头衔,所以他的身份更是让他没有一丝懈怠。除了在身份上的特殊之外,我们还可以发现他自己后天的努力和性格,他很勤勉,严格要求自己,“一心追求名誉”,有十分远大的志向,在苦难面前坚韧不拔,“是所有那些辛勤工作、心力交瘁而仍能挺起腰板的人们的代言人,是现代一切有成就而道德高尚的人们的代言人,他们尽管病弱瘦削,财源匮乏,但还是凭借自己顽强的意志力和智能,设法使自己的业绩至少在一个时期内放射出异彩”。所以他从来不放纵自己,从不沉溺于酒色,我们可以看到阿申巴赫身上如此之多的优点,但在文字之间我们也可以看到作者并没有因此而用褒义的语词来赞扬阿申巴赫,反而是透漏出一点贬义在其中。

在叙述阿申巴赫性格的“优点”同时穿插了作者对主人公的一些看法,他冷漠、自傲、缺少情感等等。他对别人十分冷漠,而且十分压抑自己,虽然取得了较高的名誉,但他并不快乐,“对自作自受所招致的苦难不寄予丝毫同情”,他自傲,所以他觉得被授予贵族是当之无愧,所以他直接发表他带着骄傲的观点“差不多所有伟大的事务都是”敢于藐视“的,是在跟忧虑、痛苦、穷困、孤独、病弱、道德败坏、七情六欲以及各种各样的障碍作斗争而诞生出来的。这不仅仅是一种见解,而是经验之谈。这正好是他生活的信条,成名的圭臬,也是他工作的诀窍。”②从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冷漠、高傲、自私就是来自于他的理性,这样这一种理性自启蒙时代以来已经在欧洲取得了绝对至上的地位,并让一切都服从与它,作者托马斯曼可以说先见性地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预见到了某种不安,果不其然在写完这篇小说没过多久,欧洲就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回到小说就可以发现这样的个人表现有很多例子,例如阿申巴赫对很多人的厌恶,包括一同坐船的一个打扮时髦的老人,海边俄罗斯的一家人以及许多的穷人的生活方式都引起他的反感,这种反感以致变成对整个城市甚至整个生活的反感。不可否认在理性在给人类带来许多希望之后,其本身存在着许多的危机,它剥夺了人最重要的情感生活,而且这种剥夺也只是暂时的,它只能让人暂时地没有情感,及至遇到时机这样的情感则就会变得畸形。

二、理智在美面前的坚守

人作为一个复杂的物种,其所与生俱来的情感是不能通过一些方法可以完全抹杀掉的,在这篇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即便是阿申巴赫这样理智的人物他的情感还是在他老年的时刻被点燃,而点燃情感的线索就是美。

在小说中我们可以发现,这个美是和理智一直在做斗争的,很显然在起初的时刻,理智是占据上风的,但很快理智的放线就被美给击溃了。阿申巴赫在起初见到塔齐奥的时候是“惊异”的,及至第二天这种惊异也没有消失,如文中所说:“阿申巴赫又一次对于人们容貌上那种真正的、天使般的美感到惊讶,甚至惊异不止。”③我们发现很多时候对美的第一感觉往往都是来自于惊异,甚至有一些专门的成语,例如一见钟情啊等等之类。对于美的惊异,巴尔塔萨曾经在《神学美学导论》中提到过,他用了一个词是“震惊”,这种“震惊”在人类面对这个世界是如此之奇妙的时候所产生的本能式的情感,这需要接收者“坦诚相对”④果不其然阿申巴赫对美的震惊产生了心理上的变化,他开始对塔齐奥一些小行为而“感动”,甚至发现了塔齐奥自带的美的光辉,所以阿申巴赫开始对比,由于塔齐奥的存在,所以塔齐奥的姐姐们显得那么暗淡无光甚至看上去“古板、严谨”。这种对比往往是不够客观的,因为这里面融入了阿申巴赫很多个人的主观情感因素,但这就是事实,美总是会不可避免地带来对比,在美的化身面前,一切都失去了光泽,一切都相形见绌,而美本身则自带光泽。从这里我们可以知道阿申巴赫的理智已经开始有所变化,对于冷漠的他来说,他开始变得柔情,开始怜惜身边的这个少年,可以说美已经撬开了理智那坚硬的外壳,但这还只是第一步,他的理智还继续存在,如文中所说,“秒啊,秒!阿申巴赫用专家那种冷静的鉴赏眼光想着,像艺术家对某种杰作有时想掩饰自己欣喜若狂、忍俊不禁的心情时那样。”阿申巴赫在此时虽然动了情感,但还是像个“专家”那样“冷静”地鉴赏,甚至此时的他都没有打开他的行李箱,他的理智还在做最后的抵抗。

三、美的魅惑

阿申巴赫一直以来都是用理智严格要求自己,封闭情感,即使在见到塔齐奥的那一刻他还是很警惕不要被美所诱惑,加上他对威尼斯的厌恶,他选择了离开,而这场离开几乎让他崩溃,因为他正离美而去,直到发现阴差阳错地寄错了包裹,他才得以回来,而那一刻,他的理智已经开始缴械。美到底是何物?竟有如此大的魅力,在小说中,可以发现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美所带来的崇高。在文中,作者写过这样一段“他两眼望着蓝澄澄海水边站着的高傲身影。欣喜若狂地感到他这一眼已真正看到了美的本质——这一形象是神灵构思的产物,是寓于心灵之中唯一的纯洁的完美形象,这样完美的肖像和画像,在这里奉若神明,并受到崇拜。”这一段是作者的思考,也是欧洲美学史所绕不开的一个话题,自古希腊以来,美就绕不开神(神话),所以这样的美自然是崇高的。在崇高的形象面前,人自然的产生了自卑,我们只能认为这个自卑也是对崇高的本能反应,阿申巴赫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开始对着镜子“照了好多时候”,而且端详自己花白的头发和憔悴的面容,甚至开始去理发店精心地打扮,而且通过回忆自己获得的荣誉来避免这巨大的反差,这是主人公自卑的表现,哪怕是自己高贵的身份和巨大的名誉,但这些在美面前是如此地无力。所以阿申巴赫要去赞美,或许这也只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他为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所驱使,渴望一下子把这个主题用优美的文字表达出来。他要写,而且当然要面对着塔齐奥写,写时要以这个少年的体态作为模特儿。他的文笔也应当顺着这少年躯体的线条,这个躯体对他来说是神圣的......他觉得他写的语句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温柔细腻,富于文采,也感到字里行间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情意绵绵,闪耀着爱神的光辉。他精耕细作地写了一页半散文,简洁高雅,热情奔放,许多读者不久定将赞叹不已,为之倾倒。”⑤美的形象、美的诱惑是如此之大,以至于理智的阿申巴赫彻底地“失败了”,但不可否认与其说阿申巴赫败给了“美”,倒不如说他败给了人的本质,人之为人,不可能离开美和情感而独立地活着。

四、理智的彻底失败

在阿申巴赫的彻底失败中我们能发现明显的两点,一是在面临危险的时候,完全置自己的生命而不顾,完全被美降服。尽管阿申巴赫私下打听知道了一个隐藏的秘密,就是威尼斯有瘟疫产生,他自己不但不离开,还担心塔齐奥因为知道这个秘密而离开,所以他保守秘密,甚至幻想瘟疫泛滥之后,别人的死去和离开只存留他们两个人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另一点就是,阿申巴赫在被美吸引的时候所产生的感情已经非常畸形化,阿申巴赫由起初对美的崇拜瞻仰,到最后融入了他自己的爱欲,而这个爱欲是不正常的,但他的思维已经开始混乱,他的理智彻底地失败了,他的“恐惧与欲望交织在一起”了。阿申巴赫因为欲望而看到了幻想,他看到“一道霞光照亮了周围的雾气,他看出了这是跟他乡间别墅所在地周围一样的一块高地。在破雾而出的霞光中,从森林茂密的高原上,在一枝枝巨大的树干之间和长满青苔的岩石中间,一群人畜摇摇晃晃、跌跌冲冲,像旋风般地走来。这是一群声势汹汹的乌合之众,他们漫山遍野而来,手执通明的火炬,在一片喧腾中围成一圈,蹁跹乱舞。女人在腰带上悬着长长的毛皮,走起路来一颠一跛,哼哼唧唧,往后仰起脑袋,摇着铃鼓。她们挥动火星四射的火炬和出鞘的短剑,有的把一条条翻仰着舌头蛇围在腰里,有的把双手搁在胸脯上大叫大喊。额上长角腰部围有兽皮、浑身上下毛茸茸的男人,俯下头,举起胳膊和大腿,拼命地打着锣鼓,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他们所供奉的神像巨大而十分可憎,用木材雕成。在揭下神像的面罩高高拱起时,他们狂放地喊起来。这些人口里淌着白沫,用粗野的姿态和淫猥的手势相互逗引,时而大笑,时而呻吟;后来又用带刺的棒相互戳入对方的皮肉,舔着肢体里的血。可是现在,做梦的人也参加了他们的队伍,变成其中的一分子;他也信奉起野蛮神来了。不错,扑在牲畜身上扯皮噬肉、狼吞虎咽的,正是他自己!此刻,在践踏过的一片青苔地上,男男女女狂乱的杂交开始了,这也算是一种献神仪式。体验到这种放荡淫乱的生活,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在堕落。”⑥在这样一段奇异又诡谲的文字描写之中,我们看到了阿申巴赫所爆发出强烈的欲望,而且这个欲望就像异端的诱惑一样随着畸恋而存在,而且这里面存在着死亡的气息,一种在人死之前的精神混乱。很不幸,阿申巴赫不久就死掉了,却留下了许多的隐喻,关于个人和整个欧洲社会。

结尾

阿申巴赫死了,和起初那理智的形象相比完全出人意料。作者虽是叙述了阿申巴赫这一个人情感与理智的矛盾,实则背后隐喻了强烈的历史意义,在20世纪初的欧洲,已经被“神化”的理性主义也终于给欧洲带了巨大的“死亡”,而世纪初那繁荣向上的发展更像是阿申巴赫死之前的“欲望之梦”,终究这个世界没有避开这样一场预言式的小说的结尾。

参考文献:

①②③⑤⑥[德]托马斯•曼:《死于威尼斯》上海译文出版社 第11、14、44、71-72、105-107页

④[瑞士]巴尔塔萨:《神学美学导论》三联书店2002年 第12页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死于威尼斯的更多书评

推荐死于威尼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