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跑吧 兔子,跑吧 7.9分

如果标题是兔子快跑

平成四月
2018-07-06 08:01:17

那天为了凑票,在彼岸,又将厄普代克搬回家了。本来是再次搬家前不再买书了,想想六层楼就很是“唧唧复唧唧”。现在静下心来看本小说的时间都木有了,倒不是时间没有,只是疲劳。口干舌燥,有时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有天夜里,实在失眠,打开第一本兔子,一不小心就看到四点。第二天困意倦来的时候,真想趴在各种不会倾斜的地方就睡。

越是在喜剧里,人生越没有盼头,苦难似乎无穷尽。没有太让人悲惨的桥段,但那些麻木,相互的冷漠都会让所有的热情消退。在很多成年人的眼里,如果不是用世俗的成功来遮盖那无尽的空洞,眼神都不免是游离和躲闪的。虽然我们还会看到很多尽职尽责的人每天往返于工作与私密居室之间,但想来没有逃避并不代表热爱。热爱生活,实际很难,更何况要热爱跟生活多多少少沾点边的工作。

兔子的处境并非围城,而只是觉得与妻子的生活实在是消磨。人生在那种一部部电视剧里慢慢消失,第一个小孩已经成长,“如同精子转化的鬼魂”,第二个小孩又已经是胚胎,妻子的脸越变越小,就像化妆中一块块掉下的涂料。爱情,或许从前有吧,在工友的小屋里挤在一块亲密。那种慢慢习惯的身体感,像大麻瘾一样束缚着身体。工作回家时看见的是冷静的家庭和麻木的妻子,突然的热情自然会被看成天真或者幼稚。

当人的脚步减慢的时候,其实就是厌倦。厌倦比一切病都可怕,那种慢慢看着一些不幸出现却又不想改变的状况其实完全植根在不再有动力,爱有时并非动力,只是燃料。熊熊燃烧的时候很壮烈,但成为灰烬之后很苍凉。喜欢一个成熟女人(确切说,有充分性经验,这是厄普代克一直思考的问题),或许是一种过渡,在某种提升中会起到宗教般的作用,净化。

人,毕竟是动物,精神的倦怠有时来源于生理。兔子所怀念的不是某种抓不住的感觉,而是一个激动人心的过程,和出人意表的形式,在男人和女人的暗夜之间。而他的妻子却在哺乳的安宁中忽略了那可能重新升腾起的爱,喝威士忌那一段与其说写个那个盲目的小妇人,不如说是兔子的天人交战。酒神的恍惚终于带走了那个女婴,而关于幼儿死亡的困惑又与爱欲不可避免地纠结在一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兔子,跑吧的更多书评

推荐兔子,跑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