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侏罗纪

七十九
2018-07-06 04:43:34

老实说恐龙很迷人,究其原因,大概跟人性中潜藏的崇尚庞大暴力的基因有关系,当雷克斯暴龙终于登场之时,我想正是一部分斯文读者的暴力基因蠢蠢欲动的时候。 但是暴力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佼佼者必须要采用另一种方法让自己获得有利位置。可以看到,小说中的主要角色都是人类社会中的佼佼者,对侏罗纪公园有着各自不同的看法。 做为主人公的格兰特,似乎他是最鸽派的一个,只是一个恐龙观察者,和危急时刻的救火队员,对大是大非的问题从来没有非常明确的看法。 然而其他人,哪怕一个小人物,都有着较鲜明的意见或者意图,如赖德里,如此小人,他看待侏罗纪公园跟看着钱没有什么区别。再如,中国吴认为恐龙的基因还有待于升级改造,最好让它们的脾气只够观赏的程度就好,估计马尔杜等工作人员认真发表一个意见的话,和吴应该差不多。 他们的看法如果以危险程度来个排名,简罗无疑更上了一层楼,对他而言,侏罗纪是养恐龙的公园还是一个养猪场都是无所谓的,只要赚钱就可以。他是个商人,一个愿意冒点风险的商人,哪怕偶尔有人丧命,当亲眼看到雄伟的恐龙可能带来的勃勃商机的时候,他无疑还是不太在乎那寥寥几条人命的。但即使是简罗,也有着明确的底线,在恐龙的危险远远超出了人们估计的时候,读者一定十分确定,他离岛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刻关掉公园。 但有一个人自始至终从来没有过毁掉侏罗纪、或者哪怕只是让恐龙们稍微温和一点的想法——哈蒙德,一个有募资天分的商人,以通俗的社会地位来看,侏罗纪公园的掌舵人大概是地位最高的一个。 他好像不是商人,似乎让恐龙完美地复活才是他的梦想,赚钱只是其次,人命可能还要其次。这是正常人难以理解的,因为常人没有像他一样的募资天分,没有他那样发号施令的权力。 有钱能使鬼推磨,哈蒙德几乎可以实现他想干的所有事情,他可以请来他想请的所有人,所以吴帮他实现了培育恐龙的梦想,所以格兰特等人帮他出谋划策,哪怕已经无数次证明这项工程是错误的,侏罗纪公园仍在进行着。 某种意义上讲,他就是恐龙,他就是比霸王龙更加霸道的暴力,是现代人类社会特有的暴力体现。 这种暴力特征的具体表现为,当他做出错误的决策,决策仍然不会失效,仍然被不知情者和知情者执行着。 吴知道恐龙的致命危害性,拿出了可能的解决方案,可是面对哈蒙德的固执无能为力;马尔杜知道迅猛龙的破坏力惊人,想毁掉迅猛龙,他怕是自己也清楚哈蒙德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就连马尔科姆,本质上其实跟哈蒙德是一路货色,尽管口头上以抬杠进行反对,实际上他对活恐龙的兴趣大得很,他想用侏罗纪证明他的理论是对的,根本不会在乎被恐龙吃到掉的人是坏人道奇森还是好人埃迪。 这样就清楚了,一个有钱人、管理者可以让很多人为他卖命,他可以满足他们对金钱、荣誉、自尊心、好奇心的渴望,总会有一样东西是他可以用金钱为他们办到的。 看起来这样是对的,有一位强有力的人组织起大家一同干成一件事,历史上很多大事正是如此成功的。然而,书中马尔科姆的一段话讲出了这么做的弊端: 科学和其他过时的制度一样,正在毁灭自己。随着它的力量愈来愈强,它已显示出没有能力可以控制自己的这种力量。因为现在这个时代,事物皆飞快地变着。50年前,人们还在为原子弹而如痴如狂,那就是力量,没有人认为还会有比这更有威力的东西。然而,只过了10年,我们又有了遗传工程,遗传的威力比原子弹强得多,而且很快地人人都会运用它。它会出现在后花园园丁的工具箱中,会被应用于孩子的实验中,也会出现在恐怖分子和独裁者的简陋实验室中。这样,每个人都会异口同声地问:我应该如何使用我的力量? 由此可见,哈蒙德运用的危险科学技术距离大众化已经不算太遥远,很多没有道德的人是可以拥有它的,就像我们拥有钱的方式一样,坏人不仅可以正常赚钱,也可以骗、偷、抢,说不定未来哪一天会像“马路边捡到一分钱”那样简单。 哈蒙德大概属于“正常赚钱”的那类人,他买来科学后的运用方式相当暴力,我相信他在这方面的信条总的来说就是“我的梦就是要实现,说什么侏罗纪都要完工,马尔科姆说的都是鬼话”云云。 故而我们必须十分清楚,拥有科学的人十分危险,在还没有完善科学道德观的今天,他们不必在乎任何人的想法,他的恐龙吃上几个人只能算小概率事件,损失再大一些似乎也无伤大雅,为了他的梦想他可以用钱抵消损失。但不是失去任何东西都能用钱或其它东西抵消的,总有些事物的出现和扩散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马尔科姆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虽然真正的超高科技基本不可能流入疯子的手里,但随着日新月异,我们可以发现,被淘汰下来的又有足够杀伤力的科技,它的使用者非常不可靠,他们配不上他们掌握的科技,哪怕他们之中有一个哈蒙德那都是极其危险的事情。 也就是说科技在进步,相应的道德和规范似乎并没有随之而进。事实上在生活中这已经发生了,我本人大概在三天前差点被“配不上科技的人”撞死,一辆公交车从几乎是从紧靠墙壁的拐角猛地冲过来,我相信无论是谁都无法预料这种突如其来的意外。当然我幸运的毫发无伤,那司机停下车,见我没事骂了一句难听的之后,扬长而去。 那位司机自然是不会造车的,只是一个车的掌控者,一个道德不足以开车的典范,真正可怕的是,像这样可以决定别人生死的“掌控者”竟然随处可见,越高级的掌控者掌管的生死数量越多。他们平时好像很安全,可是确实存在着万一的可能性。如果不能理解这种感受的话,可以想象一下第二部出现的食肉牛龙,用肉眼很难发现它们,发现他们的时候很可能你要死了。 人类就是这样处在危险当中,很多人的德行与他们掌控的东西相比,也许相当于霸王龙和当今人类的差距,而霸王龙一向以暴力著称,在它的时代一只霸王龙就几乎能做到所有恐龙能做到的任何事,不需要在乎哪一只恐龙的感受,没闲工夫去担忧族群未来的问题。 可是如今的人类怎么做才好呢,停止科学发展似乎是愚蠢的,而且是不可能的,可是人类之中毕竟有正有邪,不可能保证每一个掌控者都不是疯子。或许这是个终极问题,霸王龙的暴力时代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人类的个体智慧时代也无法解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侏罗纪公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侏罗纪公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