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且有用

秋库里
2018-07-05 22:21:57

去听刘宗迪老师的讲座,宣传版面简洁,写题目:“不问有用,只求有趣”。有趣这个词在现在被滥用了,各种人格魅力特质都被简单形容为有趣,而不论这个概念如何模糊,刘宗迪老师都担得起。

他讲自己的大学生涯:“物理考了我们县第一,总成绩第二,当时也没人告诉我,不然就报更好的学校了”;“喜欢物理,班主任推荐了大气物理,结果一看是气象系统的”;“老师在黑板上推导麦克斯韦方程组,推导完看着一黑板公式:真美阿”;“物理追究用最简洁的语言描述自然现象,理论基础都讲得通的时候,判准是什么呢?是美”;“只有当你的命题能被数字定量分析时,实证的真理观才能实现”;“大三开始学气象学我就不喜欢了,气象学是不精确的,我们的天气预报就不太准,跑去图书馆看书,看了好多美学的书”。

讲压力表厂的工作:“工科思维给我的影响很大,简单来说就是‘凑合’”;“有个机器坏了,几个学生说要拆开才能修,来了一个钳工,踹了几脚机器就好了,说要多加机油,工科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会把机器砸了”;“造一个填补国家空白的压力表,我自学了弹性力学,找了个公式算了算,一做实验,差距很小……这不是黑历史,是能拿出来吹的”。

讲研究生活:“我报了李泽厚的研究生,根本就没去考,后来有同学考了高尔泰的研究生,我就步他的后尘”;“我们当时凑一块,就谈学术,煮一锅吃的,香肠腊肉,开一瓶最便宜的酒,一两块的,一边喝一边聊胡塞尔,海德格尔”;“我研究生论文题目是为诗歌辩护,诗歌和哲学,谁更对真理有发言权,这是个很紧要的问题”;“海德格尔末期借助诗歌谈哲学,尼采是诗人哲学家”;“柏拉图时代是从口头传统转向书写权力的变革”;“我接着看古希腊神话,宗教,神话,占卜,然后就对这个感兴趣了,感觉美学太虚幻,买了一个水桶,把美学书籍装里面卖掉了”,“以后再没有那样的日子了”。

讲攀枝花大学:“当时攀枝花物产不丰富,就一个攀钢一个攀矿,还有就是攀大”;“养一盆河蟹,想吃就煮了”;“我看书的时候窗外有一只松鼠跟我对视,有一天窗户开了它跳进来,跳跃性非常强”;“在攀枝花老师少,我还代讲basic语言,城市规划”;“人对神的体验都是从哪儿来的?中国古文字,表示神圣的东西都跟‘大’字有关系,是人在跳舞,‘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有一种推动的力量,但不知道力量所在”;“‘华夏’两字都有羽毛,华就是装饰用的杆子,带着跳舞的羽衣就是夏”。

讲学术之路:“我感觉自己写得很好,翅膀硬了,可以去混学术圈了”;“葛兆光的中国思想史序言,写得十分好,我去找他,不在”;“去找北师大的钟敬文老师,写了一篇两三万字的自述,我考完试感觉非常差,回攀枝花说基本没希望了,结果录取了”。

还讲一点别的:“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可越是为己之学,越能发挥为人的用处”;“艺术的最终目的是要诉诸公众,最终不要忘记作为观众对于音乐,美术的感觉。最初研究历史,民俗,也是要解决现世问题”。

还有那天我在脑子里回荡的:“纯粹的技术主义者可能成为好作者,好画家,不能为大作者,大画家”。

看到一篇文章,大意是讲钱钟书的记忆是Google式的,老一辈的考据功夫在今朝是要打一个不小的折扣。大谬不然,只看到信息拼接却未看到思考的火焰,考据背后是对于世界的无尽热情好奇,无法想象机器会如何取代这种好奇心,令一代又一代钻研者仰之弥高而钻之弥坚,日复一日,在寻常视野中开辟一片新的活泼天地,也借助这种力量,再不老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古典的草根的更多书评

推荐古典的草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