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夜里,我死了八回

羊男君
2018-07-05 20:01:11

初读觉着这一个个故事咀嚼过后寡淡且浅薄,这么说颇粗暴,也有点不公平,然而整部书看完发现居然这厚厚的一本,是在用64个人生讲着同一个刺杀王小槐的故事,环环紧扣,表达手法倒有点后现代,还是拜服的。

《清明上河图》全书总共八篇,分风雷山水火泽天地,有八宗命案,每宗命案分八章解释了参与命案的凶手们(姑且把他们叫做凶手吧)的身世背景和行凶动机,契合了六十四卦,演绎了同一个故事——刺杀王小槐。这里不单独赘述每个凶手的故事,就只对八个命案最后怎么对轿子里的“猢狲”实施凶杀进行梳理。在正式说案情之前先要立住一个点,即八个案件最后合归于一,都是要完成对轿子里王小槐的杀害,也就是说凶手不至一个,那一夜,王小槐死了八回。但其实真相只有一个,这个真相会在第八篇末尾揭晓,此处高能预警。

(一)风篇:劣童案。这八人均是三槐王家的子孙,唯一一个不姓王的刘呵呵也是娶的王家闺女,算半个王家人吧。他们都是因名因利因财因色,被王小槐戏弄侮辱伤害,于是动了对王小槐的杀心,其中有几个王家子孙被撺掇,或抬轿,或撒火药,或点火,最后将轿中的“王小槐”烧死。

(二)雷篇:宗子案。这八人

...
显示全文

初读觉着这一个个故事咀嚼过后寡淡且浅薄,这么说颇粗暴,也有点不公平,然而整部书看完发现居然这厚厚的一本,是在用64个人生讲着同一个刺杀王小槐的故事,环环紧扣,表达手法倒有点后现代,还是拜服的。

《清明上河图》全书总共八篇,分风雷山水火泽天地,有八宗命案,每宗命案分八章解释了参与命案的凶手们(姑且把他们叫做凶手吧)的身世背景和行凶动机,契合了六十四卦,演绎了同一个故事——刺杀王小槐。这里不单独赘述每个凶手的故事,就只对八个命案最后怎么对轿子里的“猢狲”实施凶杀进行梳理。在正式说案情之前先要立住一个点,即八个案件最后合归于一,都是要完成对轿子里王小槐的杀害,也就是说凶手不至一个,那一夜,王小槐死了八回。但其实真相只有一个,这个真相会在第八篇末尾揭晓,此处高能预警。

(一)风篇:劣童案。这八人均是三槐王家的子孙,唯一一个不姓王的刘呵呵也是娶的王家闺女,算半个王家人吧。他们都是因名因利因财因色,被王小槐戏弄侮辱伤害,于是动了对王小槐的杀心,其中有几个王家子孙被撺掇,或抬轿,或撒火药,或点火,最后将轿中的“王小槐”烧死。

(二)雷篇:宗子案。这八人也是三槐王家的子孙,其中真正参与密谋杀害王小槐的其实就只有一个人,其余那七个基本都是被别有用心的亲族叔伯兄弟煽呼才动了杀念,最后将杀念化为实拳的是王守悫,而且还不是他本人下手,而是策动一个烟粉女子胡欢娘用毒针扎了轿子里的“王小槐”。

(三)山篇:狂牛案。这八人身份比较复杂,但基本都属于农民,只是有贫下中农和富农豪绅之分罢了,简单点说就是连环嫁祸之下将富农娄善儿子的死推到了王小槐头上,娄善于是雇了孟大伏击了王小槐的轿子,将轿子里的“王小槐”用尖刀刺死。

(四)水篇:木匙案。这个案件是最惨绝人寰的一个,案件中的八人都是因为隔壁皇阁村村霸王豪断了他们村浇灌田地的水源,造成生计窘迫,村里的大保长莫咸纠集了八人,以集体的名义密谋了一场对王小槐的暗杀,但具体怎么做,甚至做不做都没有想法。故事还是从窦好嘴偷了对于王小槐很重要的吃饭家伙——“木匙”开始引发了连环惨案,木匙在八家人手中轮番转场,造成了几家人都有人丧命,过程相当惨烈,这里不详述,王小槐过程中实际并没有做出什么坏事,除了用木匙戏耍了沈核桃外,从而动了沈核桃的杀心,最后是由沈核桃纠集了这八人在午夜时分演了一出戏,趁乱刺杀了轿中的“王小槐”。

(五)火篇:界石案。这个案件跟上一个案件里的那个大保长莫咸有联系。莫咸跟其他七人均是乡里的豪富,在上一个案件组织沈核桃八人密谋杀害王小槐,迟迟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与其他七个豪富商议共同出钱,由豪富之一的裘镇手下的仆人寻了几个同伙装作醉汉在半夜围住轿子杀死了轿中的“王小槐”。不得不提的是八人杀人的目的都跟一个人有关,就是莫咸的弟弟莫甘,准确点说,是跟莫甘所掌握的裹挟他们身家性命的那一张契书有关系。

(六)泽篇:厨子案。案件讲述了从宋朝官吏中的最底层阶级到知县一级如何与最后谋害莫甘的凶手郑厨子产生关系,这也是全书到最后一直没有揭晓的迷局:莫甘究竟最后是否真的死了?之后从知县到县丞、主簿、县尉如何一级一级胁迫着揽子、书手、斗子、仓子四人于午夜时分借机拦住那顶轿子,最后由仓子亲手谋害了轿中的“王小槐”。

(七)天篇:焦尸案。此案件相当神秘,但都围绕着一个问题:究竟焦尸的真实身份是谁?中间变换了数次猜想,每一个最后参与到谋害“王小槐”的凶手都各怀鬼胎,千方百计想或威逼或利诱或欺骗或胁迫故事的另一焦点人物管家老孙劝说王小槐能够答应让应天府知州举荐,中间又出了一些人命,其中雷通判的妻弟周攀觊觎王家田产下手谋害王小槐,并逐步让老孙出于对王豪父子的忠心,为替王小槐之死报复始作俑者知州朱康诚来到应天府衙门前自焚,结局相当惨烈。

(八)地篇:密轿案。案件来到这里总算是要揭晓最后的谜题,这一篇通过一僧人和从上到下诸位黄门内侍牵扯出一田产契书,并牵引出其中暗藏的关于故事真正的中心人物——杨戟的往事:原来这处田产是杨戟故田,一品内侍李彦为向杨戟死对头梁师成邀功,胁迫王豪不得将该处田产卖予杨戟,王豪被夹在当朝两大势力杨戟和梁师成中间,不得已为保护幼子王小槐而装病服毒自尽。李彦听说王小槐要被举荐面圣,为不让王小槐在面圣时说出父亲王豪死因,暗使手下在王小槐汤中下毒,王小槐又被暗杀了一次,最后经由陆青一节揭晓了王小槐假死的真相,原来一切实际上是为了完成对括田令的始作俑者杨戟的暗杀。但究竟如何操作?希望被寄托在了陆青身上。陆青谋划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细思还是有很多bug的),凭借陆青观人入微的相术,利用王小槐的假死以及八个案件中所有与凶杀案相关的人物,上至一品内侍大员,下至底层贫农,出于对自身罪孽的救赎来到杨戟那乘密封的轿子边念出了陆青教予的“判词”,一步一步将杨戟对自己一生的记忆牵引了出来,杨戟有哮喘,最后他出于对自己的救赎,选择不用哮喘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清明时节,最可伤心,正是求个心安的时候,怎奈书中个个腹中鬼胎暗藏,累得无时无处可安心。心无可着落处,于是寄望于鬼神之术,听个卦辞便决定了命途。这样的故事兴许只可能发生在天朝这片神奇的土地。

彼时,人们相信冥冥中自有主宰。这个主宰啊,无名无姓,统御着人间,众生不知何以表达自己的尊崇,只能拜天拜地,高呼天公地母,就连九五之尊也只敢自称天子,不敢造次。祂缥缈无踪迹,在举头三尺,又似乎无处不在;祂是天地之公道,可又是最没道理的,端的是欺软怕硬的无赖行径,为善的人穷命短,造恶的富贵寿延。芸芸众生,左右成了刍狗,却仍要挣扎一番,违逆了法统,背弃了礼俗,脱离了廉耻,只为了生存。

可万物皆有分寸,高高在上立着个相绝陆青“道德帝”,以冷眼旁观世人,以纲常评判众生,终了不过一句判词,道的是世态民生,说与轿中的“小瘦猴”,实则说与自己听,入的是“小瘦猴”的耳,动的却是己心。轿中此时坐着的是一个倾听民情的神父。

当然,信与不信,皆由自己,旁人读者却觉得对一乘轿子念叨一句便可除了一世的罪孽未免儿戏,显得刻意。想起“花样年华”里有个这样的“树洞”,可以朝里头吐却心中所有的秘密。兴许轿子也是这个功能,陆青的卦辞赐予这“心慌的一批”不过一份心安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清明上河图密码5的更多书评

推荐清明上河图密码5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