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性之舞 空性之舞 8.3分

我们真正的本质是虚无,认识并成为最真实的自己,享受全身心的自在。

西小小
2018-07-05 看过

关于“我是谁”这个问题,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这样回答,我是一名学生,我是一名家庭主妇,然而,这些都不过是特定的角色和身份,在平时的生活中,我们扮演着这些特定的角色和身份,经历得到与失去,并且执着于其中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这一切就好像上了瘾一样,不可自拔。想要打破这个迷局,我们只有认清楚真正的自己是什么,获得深层次的自我实现。

禅宗里有一种说法,当你得到深层次的自我实现时,整个身体会非常地轻盈,好像就在跳舞。在《空性之舞》这本书中,作者阿迪亚香提帮助我们认识自己真正的本质,并且分享了自己觉醒的亲身体验,帮助我们成为最真实的自己,实现自我,打破迷局,从自己做梦的头脑所预设的想法、信念和冲动中,回到真实的世界里,享受全身心的自在之舞。

作者阿迪亚香提19岁的时候在一本书上看到了“开悟”这个词,从此就走上了实现自我的道路。1996年,阿迪亚香提被自己的老师邀请去分享自己实现真我的心得,几年之内,就从一个非常小的团体聚会变成了每周固定向几百个学生传授心得。从第一次传授心得以来,阿迪亚香提的许多学生已经获得了深层次的自我实现。

好了,介绍完这本书的基本情况和作者概况后,接下来我将为你介绍一下书的重点内容:

第一个重点是:我们平日里的所说的,所看见的“你、我、他”并不是各自真正的本质。

第二个重点是:想要认识并成为最真实的自己,只需要打倒觉醒道路上的拦路虎。

第三个重点是:实现真我,可以让我们在这个悲欢离合的世界中享受全身心的自在。

好了,现在我们来看看第一个重点内容:我们平日里所说的,所看见的“你、我、他并不是各自真正的本质。

我们先来想一个问题,我是谁呢?或者,我是什么?比如你可能会说,在家里,我是一个父亲,也是一个儿子,在外面,我是一名工程师。可是再仔细一想,我们就会开始犯迷糊了,这些不就是我们在这个社会中的角色和身份吗?褪去这些身份和角色的话,我们又是什么呢

带着这个问题,我们来看看在阿迪亚香提在书中提到的两次经历,正是因为这两次经历,他找到了自己真正的本质是什么。

实现真我的前几年里,阿迪亚香提每个星期天早上,去参加老师两三个小时的静坐禅修之前,五点就起床,自己先做额外的静修,坐在一个房间里静心,哪怕常常会被冻的要死。

在这些静坐的日子里,有一天,接连发生了两件事情,并且两件事情看起来好像是非常矛盾的。第一件事情是,他突然感觉到一切皆是一。怎么说呢?有那么一刻,他好像听到了鸟的声音,就在他的前院里,于是他就开始在心里想,这个声音究竟是什么呢?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猛然间他开始意识到,我就是这个声音,这只鸟儿,以及听见鸟叫的那一个,而那个听觉、那个声音以及鸟儿全都是来自同一个东西的呈现。不过,阿迪亚香提自己也无法说清楚那“一个东西”是什么,只能说那些都是“一”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睁开双眼,发现房间里也正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情,墙壁以及看着墙壁的那一位是同一个。他当时心里想,这真的是太奇怪了,而后他也意识到,这个想法也是来自那个“一“的另外一个呈现形式,这时候,他开始起身,想要找到那个不属于“一”的东西。但是,他强烈的感觉到,所有的东西都是那个“一”的呈现,也就是说,一切都是一,无论他是物质的存在还是精神的存在。

后来在自己迈开的脚步间,一切似乎都消失了,他的眼前好像升起了一个电影屏幕,前世的无数次投胎都以数不尽的面目的形式一个接着一个地排列在面前,望不到尽头。那一刻,他猛然意识到:原来他已经有无数个前世认同于不同的身体了,在每一世中,意识深深地认同于当世的肉身,以至于他自己真的认为自己在这一世中真的就只是肉身而已。

一下子,意识从形体的局限中跳脱并独立开来了,它不再以任何的形式来定义自己,它是空无的,无论这个形体指的是一个肉身,一个头脑,还是某一世,某一个思想,或者某一段记忆。当他看到这些时,他简直无法相信,对此,他这样比喻道,有一天你在路上走着,突然之间,有一个人在你的口袋里塞了一百万的钞票,可是,你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突然间拥有了这一百万,于是你不断地往外抽着。但是,不管是你突然间拥有了一百万的事实,还是关于空无的想法,都不能被否认,因为,即便是我在用“我”这个词,也没有一个所谓的“我”在那里,只有那个“一”,那个虚无,

这两个体验一个接着一个发生,最开始的时候,阿迪亚香提与万物合一,接下来,他又变成了一个从所有的认同中醒来并开始跳脱开的意识和灵性,甚至也从与万物的合一中跳脱开来,因此,所谓的觉醒,具备着两个面向,一个是,我是一切,另一个是,我也是绝对的空无。这就是觉醒,也就是真我的实现。

简单地讲,觉醒就是,放下我们的自我中心,与万物合一,回归虚无之中,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像剥一个橘子皮一样剥开我们自己。曾经有一个学生这样问阿迪亚香提:“放下我们的自我中心,这样我们就可以体验到觉醒,那这个意思是不是就是说我们可以像剥一个橘子皮一样剥开我们自己,达到觉醒的境地?”

阿迪亚香提这样回答道,剥皮就像是你去见一个心理治疗师,他帮你分析你的心理状态,在分析的过程中,你感觉到越来越好了,一切变得越来越明朗。觉醒则不一样,它就像是你坐在沙发上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你的状态一直是一团糟,自己并没有变得明朗一些。然后,突然间,你开始意识到一切不过是头脑编造的故事,它并不是真实的,

听到这里,那位学生又疑惑地问道,是我的头脑编造了这一切?为什么这么说呢?阿迪亚香提继续回答道,是的,是你的头脑编造了这一切。简单来说,你的头脑讲它自己的故事。当你醒过来的时候,你开始意识到,这只是一场梦而已,我的头脑只是在编造一个被改版的现实而已,一个虚拟的现实,它只是我们心智的作用。我们的心智可以讲出一万个故事出来,但是它不可能对我们真正的本质有一丝丝的改变,它唯一会改变的是身体的感受。举个例子,如果你给自己讲一个悲伤的故事,那么你的身体会悲伤。如果你给自己讲一个快乐的故事,你的身体也会快乐。如果你给自己讲一个自我膨胀的故事,那么你的身体就会像被充了气一样充满了自信。但是,当你意识到它们都只是故事,那你就很有可能跳脱开头脑而获得一个印象深刻的觉醒,开始从头脑编造的故事中醒来。

以上就是我们的第一个重点内容,接下来我将为你讲解第二个重点内容:想要认识并成为最真实的自己,只需要打倒觉醒道路上的拦路虎

最大的一只拦路虎就是小我。所谓的小我也就是我们脑袋里那个说着“这个是我的”,“那个是我的”,“这个不是我的”,“那个不是我的”的人。也就是说,小我是对一个事件,或者是对一个想法或者情绪的解释。在这个事实发生之后,会说,它是我的,但是,在另外的一个事实发生之后,小我则可能会说,它不是我的。不管是,它是我的,或者,它不是我的,这两者都是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解释,也就是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一种说明。

不要老是去宣称那是我的,那不是我的,那样的话我们就会离真正的自己越来越近了。当我们试着去远离每一个,这个是我的,那个不是我的,那么神圣的真我就会慢慢地显现,并且完全地解放我们自己,享受自己,真正地爱上自己的方方面面,这个真实的神圣的爱就是对这个世界真实面目的爱,而不是对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的爱。

灵性瘾症是另外一只拦路虎,什么是灵性瘾症呢?所谓的灵性瘾症也就是对灵性的巅峰体验上瘾了,当一些感觉非常好的事情出现时,比如就像我们前面所讲的阿迪亚香提觉醒体验,我们会感觉到自己就像是被注册了一大针毒品一样,一旦我们拥有了它,就会想要拥有更多。但是,生活中没有任何的毒品能够比得上灵性巅峰体验更大的力量。这个让我们上瘾的瘾头就是我们的信念,我们坚信,只要你拥有了足够的灵性巅峰体验,你就一直会觉得很爽,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就像是吗啡。比如说,我们断了一只胳膊,医生给你打了一针吗啡,打完之后我们就会想,如果我可以一直拥有这小小的一滴吗啡,那么我的人生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变得非常快乐了。灵性的巅峰体验就是这样,我们会觉得,如果我一直能够拥有这样的灵性巅峰体验,那么,我的人生就会变得非常地逍遥自在,就像神仙一样。

遗憾的是,我们很快就会发现这种灵性巅峰体验并没有比一次普通的醉酒更让人快活。不仅如此,醉酒的人知道他们是有一定问题的,因为经常喝醉酒是不会被社会所接纳的。但是,灵修人士则会非常确定地说没有问题,沉迷于灵性体验,这种性质是跟那些嗜酒的人完全不一样。即便是这样,沉迷于灵性体验的巅峰的人,大脑的设置跟瘾君子的是一样的,我拥有了它,可我又失去了它,我很需要它,而我却没有它。

我们必须明确一点,那就是灵性的觉醒与任何的灵性巅峰体验是没有关系的。因为,万物都是意识,万物都是神,万物都是一,明白了万物皆一,那么,当我们处在灵性巅峰时也不会比平时更多。

针对这一点,阿迪亚香提的老师是这样解释的,他手上拿着一个东西,跟阿迪亚香提他们说道,这,是佛,说完就把它摔在地上。看到这里,学生们就会开始想了,哇哦,原来禅宗是这么狂野的玩意儿,真希望我能够知道老师在说什么。然后他一边用棍子在地上砰砰砰地敲着,一边说道:这是禅。看到这里,学生们会大声惊呼“什么?哪儿啊?”

对于我们的头脑来说,这个世界不是一切皆一的,头脑就会继续寻找佛,寻找禅,在哪儿,又是什么样的一种状态。实际上,一切皆是佛,一切皆是禅。阿迪亚香提的老师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们不必执着于佛与禅的表现形式,同样也不必执着于灵性的巅峰体验。

不管你相不相信,大千世界,不过只是一个幻象。当有人跟我们说,我爱你,然后我们就会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其实,那只是一个幻象而已,那并不是真的。或者有人跟我们说,我恨你,我们就会想,哦,天啊,我知道,我确实不是太招人喜欢,这个也是不真实的。因为当某一个人说,我爱你,或者说我恨你时,他只是在告诉你关于他自己的事情而已,并不是告诉你关于你自己的事情。

实际上,这个表层的世界除了在头脑以外,并没有真正的发生。怎么说呢?你可以想象一下你很快就要死了,而和你一起死去的那一切都显得那么地不真实,比如你对你整个自己的看法,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包括它应该是什么样的,它可能会是什么样的,你自己应该是什么样了,你可能会是什么样的,无论你是已经觉醒的人,还是还没有觉醒的人,一旦你的生命结束,你的大脑停止转动,所有的这些想法就全都会消失,它们并不是实际地在那里,也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实际发生的。因此,一切皆是幻相。

最后一只拦路虎就是控制。这个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很常见,大部分的人都想要去控制他人,甚至有的人还想要控制整个世界。最明显的一种控制就是人们试着去控制彼此。我们可以回想一下你之前跟别人的谈话,很快就会发现其中有着我们想要去控制的东西,比如说你曾经试着要去控制某人的头脑以便于他能够理解你、支持你、赞同你、或者是喜欢你。当然了,不是所有的谈话或者所有的人都是这样,但是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都是有控制欲望的。

为什么会有这个想要控制的欲望呢?从根本上来说,是我们不想从那个幻象中醒过来的意愿。有一个精彩的小故事,是一位在灵性上已经觉醒的牧师,安东尼·德梅罗讲的,他做演讲也写书,在20世纪80年代去世。

有一个妈妈敲着儿子的房门说:“约翰尼,你必须醒过来了,得去学校了。”

约翰尼回答道:“我不想醒过来。”

妈妈重复道:“你得醒过来。”

约翰尼不耐烦地回答:“我醒了”。

听到这里,妈妈继续叫道:“约翰尼,你得起身,下床,赶紧去学校!”

约翰尼大声嚷嚷道:“我不想去学校,我非常讨厌学校。我为什么非要去学校不可呢?”

妈妈回答道:“我告诉你三个理由,让你明白你为什么必须要去学校。第一,因为现在是去学校的时间;第二,因为一整所学校的学生都依赖着你;第三,因为你40岁了,而且你是这个学校的校长。”

这个故事对于很多人来说很熟悉。闹钟已经响了,我们也已经停止继续做梦了,不再活在这个世界的表层幻象之中了。但是我们还是像那个校长在该去学校的时候躺在床上,我们是处于醒着的状态的,可是内心还没有完全同意要真正醒过来,还没有放弃自己对一切的控制。你非常想要继续躺在床上,但是身边的一切都在呼唤你出来,生命也在呼唤你出来。到最后,你唯一的一点控制也只是说,不,不要,外面真的很吓人,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愿意想要走出那道门。我知道门那儿是个全新的人生,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我已经醒了,但我还是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愿意完全醒过来。

对于这种控制的欲望,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是放下而已。任何时候,当你对你所处的当下产生要求时,想要让它给你些什么或者帮你去去除掉什么的时候,就在这个当下,放下每一个要求,对自己的以及对他人的要求。

以上就是我们的第二个重点内容,接下来我将为你讲解三个重点内容:实现真我,可以让我们在这个悲欢离合的世界中享受全身心的自在。

也许有的人就会问,找到我们真正的本质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呢?

当我们实现自我后,一定会有超乎我们理解的祥和存在的。只要我们拥有祥和,那么,即便生活依然像海浪般起起落落,但是却不会再忧伤,你不需要你的人生变的更好,只需要像从前一样就行。而你自己,则心中了无挂碍。因为,当我们体验到深度的觉醒时,内在就会升起三种品质:智慧、纯真、爱。

觉醒首先开启了智慧。当然了,我们在这里所说的智慧并不是说我们变得聪明了。它只是意味着我们获得了真理。这个真理就是关于空无的真理,也就是万物都是“一”,同时一切皆是虚无。其实,纵观大多数人的生命,都在逃避这个关于空无的真理。因为,我们打心眼里不愿意相信自己其实什么也不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和其他人一直以来所坚信的东西都是错误的;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观点是错误的,哪怕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正确的观点;我们不愿意相信佛陀所说的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我。因此,这个智慧就是意识到真实的你是谁,明白这个世界其实是空无的。也就是说,接受这个世界的真相,接受人生的真相。

诞生在觉醒中的第二种品质是纯真。觉醒过后,大脑不会再继续执着和比较,所以每一时刻都像是一场新的体验一样,就像一个小孩子的大脑状态一样,看见什么都是新奇的东西。与之相反,成年人的大脑则喜欢把东西吸收进来,与之前所发生的陈芝麻烂谷子的概念相比较,这个好,那个不好,去过那里,做过那个等等,这是相当的贫乏而干涩的。只有当这种比较不再发生的时候,才会升起纯真的心智。然后我们就会用一种纯然的形式去接触和感受每一个时刻。你会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个孩童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心。

升起的第三种品质是爱,这份爱是针对这个世界的存在的,是对世间万事万物的爱。当然了,这种爱与我们拥有了自己想要的或者是找到了一个完美的伴侣时所产生的爱完全不同,而是像我们拥有了鞋带或者拥有了脚趾甲的存在那么简单。这份爱,仅仅只是因为我们觉得生命本身就是一场最大的奇迹。

不仅如此,这种爱是无分别的。有关耶稣的很多故事就形容了这种爱。举个例子,有一次,耶稣身边的人跟他说:“这个妓女,我们想要扔石头砸死他,因为,神是不喜欢这样的人的,她是不纯洁的。”但是,耶稣深藏着这种爱,知道这种爱是无差别的,爱不是因为某一个人很好或者很高贵才到来的,爱仅仅只是爱而已。耶稣无分别地爱着每一个人。他也对那些对他的死负有责任的人表达这种爱。耶稣说:“天父,请原谅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个声音是从那个无分别的爱中出来的,即使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它也只是一份单纯的爱而已。

当觉醒发生的时候,你的头脑非常地清明、开悟,让你以一种非常深入的方式去了悟,继而当你的心打开时,万物都变得生机勃勃,你再继续打开你的腹部时,就会有一种深深的、深深的无法衡量的稳定就此敞开,最后你变成了那个绝对的存在。明白了你自己就是那个实相。

然后,你就会像阿迪亚香提在书中所说的一样:“当你的心随着头脑一起打开时,你的存在才能开始跳舞。然后万物都变得充满了生机。之后,当你打开你的腹部时,才能体会到一种深切到无法度量的稳定就此打开,那个你就像死在了那份透明里。你舞蹈,也是那个空性在舞蹈。”

好了,我们今天的内容已经讲完了,那么我们现在来总结一下今天所说的要点。

首先我们讲到了:阿迪亚香提在静修期间,接连两次的经历让他体会到了,所谓的觉醒,就是明白我们自己真正的本质,是那个与万物同在的“一”,同时也是绝对的空无。心理治疗帮助你一层层地剖析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你越来越舒服,而觉醒就像是你坐在沙发上讲着自己的故事,你感觉一切一团糟,后来你意识到原来一切都是梦,是你编造了自己的故事。

其次我们讲到了:小我,灵性的瘾症,幻象,控制,会阻挡我们实现真我的脚步。小我就是大脑中那个在说着这个是我的,这个我不喜欢的那个我。灵性的瘾症对灵性的巅峰体验上瘾,只有明白觉醒包括但不限于巅峰体验,我们才能慢慢脱离这个瘾症。幻象指的是我们所认识的这个世界其实就是一个幻象,只有放下这表层的幻象,我们才能够拥抱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最后的一只拦路虎就是控制,最常见的就是人们总是忍不住去控制彼此,想要克服掉这个控制的欲望,最好的做法就是要放下,放下自己对当下的要求。

最后我们讲到觉醒之后的我们会升起三种品质,智慧,也就是接纳了关于空无的真理;纯真,指的是像孩童一样保持对这个世界鲜活的兴趣;爱,指的是无条件的、无差别的、单纯的爱。当自我实现得更深的时候,脑、心、腹三个层面都打开时,我们会感觉到,身心轻盈,如同在舞蹈一样。

人生大部分的痛苦来自于对真相的逃避,这个真相也就是关于我们真正的本质是虚无的这个真相,只有认识并接受这个真相,才能够从容地面对人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空性之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