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性之舞 空性之舞 8.3分

认识并成为最真实的自己,享受全身心的自在。

西小小
2018-07-05 看过

关于“我是谁”这个问题,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这样回答,我是一名学生,我是一名家庭主妇,然而,这些都不过是特定的角色和身份,在平时的生活中,我们扮演着这些特定的角色和身份,经历得到与失去,并且执着于其中

...
显示全文

关于“我是谁”这个问题,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这样回答,我是一名学生,我是一名家庭主妇,然而,这些都不过是特定的角色和身份,在平时的生活中,我们扮演着这些特定的角色和身份,经历得到与失去,并且执着于其中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这一切就好像上了瘾一样,不可自拔。想要打破这个迷局,我们只有认清楚真正的自己是什么,获得深层次的自我实现。

禅宗里有一种说法,当你得到深层次的自我实现时,整个身体会非常地轻盈,好像就在跳舞。在《空性之舞》这本书中,作者阿迪亚香提帮助我们认识自己真正的本质,并且分享了自己觉醒的亲身体验,帮助我们成为最真实的自己,实现自我,打破迷局,从自己做梦的头脑所预设的想法、信念和冲动中,回到真实的世界里,享受全身心的自在之舞。

《空性之舞》这本书的作者阿迪亚香提19岁的时候在一本书上看到了“开悟”这个词,从此就走上了实现自我的道路。1996年,阿迪亚香提被自己的老师邀请去分享自己实现真我的心得,几年之内,就从一个非常小的团体聚会变成了每周固定向几百个学生传授心得。从第一次传授心得以来,阿迪亚香提的许多学生已经获得了深层次的自我实现。

接下来我将为你介绍一下书的重点内容:我们平日里的所说的,所看见的“你、我、他”并不是各自真正的本质;想要认识并成为最真实的自己,只需要打破小我;实现真我,可以让我们在这个悲欢离合的世界中享受全身心的自在。

一,我们平日里所说的,所看见的“你、我、他并不是各自真正的本质。

我们先来想一个问题,我是谁呢?或者,我是什么?比如你可能会说,在家里,我是一个父亲,也是一个儿子,在外面,我是一名工程师。可是再仔细一想,我们就会开始犯迷糊了,这些不就是我们在这个社会中的角色和身份吗?褪去这些身份和角色的话,我们又是什么呢?

带着这个问题,我们来看看在阿迪亚香提在书中提到的两次经历,正是因为这两次经历,他找到了自己真正的本质是什么。

实现真我的前几年里,阿迪亚香提每个星期天早上,去参加老师两三个小时的静坐禅修之前,五点就起床,自己先做额外的静修,坐在一个房间里静心,哪怕常常会被冻的要死。

在这些静坐的日子里,有一天,接连发生了两件事情,并且两件事情看起来好像是非常矛盾的。第一件事情是,他突然感觉到一切皆是一。怎么说呢?有那么一刻,他好像听到了鸟的声音,就在他的前院里,于是他就开始在心里想,这个声音究竟是什么呢?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猛然间他开始意识到,我就是这个声音,这只鸟儿,以及听见鸟叫的那一个,而那个听觉、那个声音以及鸟儿全都是来自同一个东西的呈现。不过,阿迪亚香提自己也无法说清楚那“一个东西”是什么,只能说那些都是“一”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睁开双眼,发现房间里也正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情,墙壁以及看着墙壁的那一位是同一个。他当时心里想,这真的是太奇怪了,而后他也意识到,这个想法也是来自那个“一“的另外一个呈现形式,这时候,他开始起身,想要找到那个不属于“一”的东西。但是,他强烈的感觉到,所有的东西都是那个“一”的呈现,也就是说,一切都是一,无论他是物质的存在还是精神的存在。

后来在自己迈开的脚步间,一切似乎都消失了,他的眼前好像升起了一个电影屏幕,前世的无数次投胎都以数不尽的面目的形式一个接着一个地排列在面前,望不到尽头。那一刻,他猛然意识到:原来他已经有无数个前世认同于不同的身体了,在每一世中,意识深深地认同于当世的肉身,以至于他自己真的认为自己在这一世中真的就只是肉身而已。

一下子,意识从形体的局限中跳脱并独立开来了,它不再以任何的形式来定义自己,它是空无的,无论这个形体指的是一个肉身,一个头脑,还是某一世,某一个思想,或者某一段记忆。当他看到这些时,他简直无法相信,对此,他这样比喻道,有一天你在路上走着,突然之间,有一个人在你的口袋里塞了一百万的钞票,可是,你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突然间拥有了这一百万,于是你不断地往外抽着。但是,不管是你突然间拥有了一百万的事实,还是关于空无的想法,都不能被否认,因为,即便是我在用“我”这个词,也没有一个所谓的“我”在那里,只有那个“一”,那个虚无。

这两个体验一个接着一个发生,最开始的时候,阿迪亚香提与万物合一,接下来,他又变成了一个从所有的认同中醒来并开始跳脱开的意识和灵性,甚至也从与万物的合一中跳脱开来,因此,所谓的觉醒,具备着两个面向,一个是,我是一切,另一个是,我也是绝对的空无。这就是觉醒,也就是真我的实现。

简单地讲,觉醒就是,放下我们的自我中心,与万物合一,回归虚无。虚无也就是真正的我。

二、打破小我,成为最真实的自己。

所谓的小我也就是我们脑袋里那个说着“这个是我的”,“那个是我的”,“这个不是我的”,“那个不是我的”的人。也就是说,小我是对一个事件,或者是对一个想法或者情绪的解释。在这个事实发生之后,会说,它是我的,但是,在另外的一个事实发生之后,小我则可能会说,它不是我的。不管是,它是我的,或者,它不是我的,这两者都是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解释,也就是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一种说明。

不要老是去宣称那是我的,那不是我的,那样的话我们就会离真正的自己越来越近了。当我们试着去远离每一个,这个是我的,那个不是我的,那么神圣的真我就会慢慢地显现,并且完全地解放我们自己,享受自己,真正地爱上自己的方方面面,这个真实的神圣的爱就是对这个世界真实面目的爱,而不是对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的爱。

不管你相不相信,大千世界,不过只是一个幻象。当有人跟我们说,我爱你,然后我们就会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其实,那只是一个幻象而已,那并不是真的。或者有人跟我们说,我恨你,我们就会想,哦,天啊,我知道,我确实不是太招人喜欢,这个也是不真实的。因为当某一个人说,我爱你,或者说我恨你时,他只是在告诉你关于他自己的事情而已,并不是告诉你关于你自己的事情。

三、实现真我,可以让我们在这个悲欢离合的世界中享受全身心的自在。

当我们实现自我后,一定会有超乎我们理解的祥和存在的。只要我们拥有祥和,那么,即便生活依然像海浪般起起落落,但是却不会再忧伤,你不需要你的人生变的更好,只需要像从前一样就行。而你自己,则心中了无挂碍。

觉醒开启了智慧。当然了,我们在这里所说的智慧并不是说我们变得聪明了。它只是意味着我们获得了真理。这个真理就是关于空无的真理,也就是万物都是“一”,同时一切皆是虚无。其实,纵观大多数人的生命,都在逃避这个关于空无的真理。因为,我们打心眼里不愿意相信自己其实什么也不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和其他人一直以来所坚信的东西都是错误的;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观点是错误的,哪怕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正确的观点;我们不愿意相信佛陀所说的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我。因此,这个智慧就是意识到真实的你是谁,明白这个世界其实是空无的。也就是说,接受这个世界的真相,接受人生的真相。

当觉醒发生的时候,你的头脑非常地清明、开悟,让你以一种非常深入的方式去了悟,继而当你的心打开时,万物都变得生机勃勃,你再继续打开你的腹部时,就会有一种深深的、深深的无法衡量的稳定就此敞开,最后你变成了那个绝对的存在。明白了你自己就是那个实相。

然后,你就会像阿迪亚香提在书中所说的一样:“当你的心随着头脑一起打开时,你的存在才能开始跳舞。然后万物都变得充满了生机。之后,当你打开你的腹部时,才能体会到一种深切到无法度量的稳定就此打开,那个你就像死在了那份透明里。你舞蹈,也是那个空性在舞蹈。”

在《空性之舞》这本书里,最大的启发就是人生大部分的痛苦来自于对真相的逃避,这个真相也就是关于我们真正的本质是虚无的这个真相,只有认识并接受这个真相,才不会过多地纠结于人生的悲欢离合,得失,最终才能够从容地面对人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空性之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