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喜是我的武器

J鱼果ade
2018-07-05 17:28:26

书名《高兴死了》是作者对自以为对抑郁症的有力反击,怀有着一种“既然你想弄死我,那我偏不让你得逞,你甚至让我更加疯狂的快乐!”的叛逆精神,大概还有一丝希望,希望抑郁症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无能,并能够知难而退。

仔细琢磨,抑郁症在这里的“拟人化”也反证了作者痊愈的希望“渺茫”。

人类对于自身的认识真的是令人担忧,如果百分之九十的疾病我们无法治愈加上百分之九十我们没有能够发现的疾病,我们的医学大概在上帝眼里不过就像是原始部落的巫术而已。

甚至,抑郁症真的是一种病吗?这个疑问都困扰了我很多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医学界对它的专业诊断都那么模糊不清,网上有各种测抑郁指数的帖子,让这个病的诊断能够可以轻易的进行,专家甚至没有办法对此辟谣,毕竟他们对此也是一知半解。但如果这个判断是可靠的,大概百分之八十的人自我诊断都会是一个抑郁症患者,只不过我们不会声张,因为我们以为我们不是大多数。

作者说很多人看了她的故事后,好像也变得放得开了,包括她的父亲。不再试图掩藏自己觉得羞耻的事情,甚至主动分享自己的挣扎,这让大家了解到原来自己并不是异类,原来大多数人有恶心的经历,甚至还会更恶心。当自我怀疑能够被认同,抑郁症也不需要再隐藏,大概健康的人才值得拿来研究。

不敢相信的还有直到现在我们竟然还不能判断灵魂到底存不存在,更不用说一个身体里究竟能住多少灵魂,书里作者一直强调自己没有精神分裂,各种证明和对此的争论好像都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病了,整本书都是异常疯狂的故事,里面却藏了一处伤感的表达特别打动我,她说只是受伤了……在内心,于是每当她撕裂自己的外在的时候,就会感受到内心的撕裂减少了一些。她以此来解释自我伤害,这让暴戾的自残听起来甚至变成了乖巧的自我保护。旁人当然不得而知这一种诡异的平衡是否存在,但假设这种平衡真的存在并发生在此刻你的身上,你会选择撕裂外在以期达到某一种平衡带来的释怀,还是任由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撕扯你的内心?

病痛让人的感官更加的敏锐,痛苦被无限放大,甜蜜也被无限扩散,我们普通人一生所累的不过是一世罢了,而她的肩头就好像负着几个平常世界的重量,如此一来,所有的沉重得喘不过气来,疲惫到绝望哭泣,这一切情绪,就都合理了。

“我提醒自己:我是幸运的,因为我能够感受如此巨大的痛苦,以及如此巨大的快乐。我能够抓住每一个快乐的时刻,并活在那些时刻里,因为我从黑暗走向光明,又从光明回到黑暗,我看见它们之间鲜明对比。我享有一种特权:我能够意识到,笑声是一种祝福,是一首歌;我能够明白,与我的亲朋好友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刻是值得收藏的无价之宝,因为那些时刻对我而言是一种药物、一种镇痛软膏。那些时刻向我承诺:为生活而斗争是值得的。当我的抑郁症令现实世界扭曲变形并想说服我放弃一切时,那个承诺拉着我渡过难关。
或许能够衡量人类情感的天平对我不起作用。或许我的天平更大,也可能更小。或许我已经迷失了方向,走进了一个不存在的地方,而你在那里等我。又或许有一天,我会被找到,会有人对我解释为什么我会是这个样子。或许不会有这一天。毕竟有些故事是不应该讲出来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