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

2018-07-05 看过

作者就像是在天上俯瞰着这群人的人生,把他们的故事提前剧透,而后又细致有序的讲完。

———————————————————

他们之所以不会互相厌倦,是因为从来不听对方说话。

———————————————————

“我就是喜欢男孩子的这一点,”玛丽恩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照常过日子。”

———————————————————

所以,埃克塞特的毕业生给南汉普顿的离异人士写了一封措辞恳切的信,直抒胸臆:嗨!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我给特德·科尔当过作家助理。上次我去你店里,你说要给我一份工作。你想起我是谁没有?对,我曾经是玛丽恩·科尔的情人,虽然时间不长!

佩妮·皮尔斯的回复也不客气:嗨你个头。不记得你?六七个星期搞了六十次——谁还能把你忘了?想要暑期工作?来吧!

———————————————————

埃莉诺还毁掉了女儿六岁那年的生日派对:她自作主张,给参加派对的孩子们播放了女儿出生过程的现场录像。

牛X!

匿名捐精者的女儿已经十二岁,她把埃莉诺的假阳具 —— 电池供电的震动棒 —— 带到布里奇汉普顿中学(该校采取非传统的教学方法),拿着它在课堂上进行“展示与讲述”(“展示与讲述”这门课显然是美式教育欠缺考虑的那一面的典型表现)。继在六岁女孩的生日派对上观看妇女生产的现场录像之后,珍妮 · 达什的儿子又一次近水楼台,窥见了埃莉诺的私密生活片段。

哈哈哈哈哈!

———————————————————

我的小说不是点子 —— 我没有任何点子,”露丝回答,“我先从人物开始,然后根据人物的性格构想出他们可能遇到的问题,最终形成故事 —— 每次都是这样写的。”(埃迪在后台听着,觉得他应该做个笔记。)

嗯嗯,看到这里我也想做个笔记。

———————————————————

玛丽恩穿着象牙色的衬裙,披散着头发——长度及肩,银灰的发色比埃迪的更白——悄悄来到厨房,突然搂住埃迪的腰,从背后抱紧他。他们在埃迪床上保持了一阵子这样的姿势,然后玛丽恩伸手摸到埃迪的勃起。“还是个小男孩嘛!”她轻声说,握住佩妮·皮尔斯曾经用“勇敢无畏”来形容的阴茎——很久以前,佩妮还说这东西很“雄伟”,玛丽恩就不会说这种傻话。

读到这里想笑又想哭。

———————————————————

玛丽恩确实打呼噜,埃迪自然也不会告诉她或者踢她。听着她的鼾声,他幸福地进入梦乡,直到他们再次被3:22的东行列车吵醒。

“上帝,如果露丝不把房子卖给我们,我就带你去多伦多,去哪儿都行,但不能待在这里。”玛丽恩说,“连爱情都不能让我留在这种地方,埃迪,你觉得呢?”

这回是真心笑出声了,这个少女老奶奶真的很可爱。

———————————————————

汉娜错了,埃迪知道,时间也会等人,也会暂停,比如现在。所以,我们必须提防这种时刻。

“别哭啦,亲爱的,”玛丽恩对她唯一的女儿说,“不就是埃迪和我嘛。”

时间又回到三十七年前。

这本书好赞!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独居的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独居的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