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短促,没有时间又谈恋爱又搞艺术

令希丰
2018-07-05 看过

文/令希丰

毛姆这本《月亮与六便士》,都说他写的是高更的故事。全书给人最大的一个观感是,作者在小说中提到的道理、描述的情景、概括的警句,似乎在其他作品中被多次引用过。这本小说是否适合改编成电影呢,我认为是不太适合的。因为更优秀的文学作品,会超越故事精彩这个层面,令其他艺术形式难以复制和超越。更优秀的作家,不但能讲述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还能使得这个故事只能在自己的笔下活色生辉。

关于女人的注解,区别弱者与强者

又刻薄又准确的描述,看似有失偏颇,其实击中要害。作家较之科学家,任性的地方就在于,笔下的描绘就是事实之全部,不需要任何的论证,也不接受任何的质疑。这种恣意妄为的才情很容易令读者很容易投怀送抱。

“因为女人除了爱情什么也不懂,所以她们把爱情看得非常重要”。

“女人总喜欢在爱人临终前表现得大度不凡,这始终让我感到不安。有时候,好像她们不情愿男人寿命太长,就是怕没机会把这一幕好戏尽早上演”。

“她安然地忙碌在锅碗瓢盆之间,使家务成为一种仪式,从而获得道德的意义”。

“因为她很软弱,控制欲极强,没有什么能让她满足”。

“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是:女人可以一天到晚谈恋爱,而男人只有几分钟”。

这里提到的女人,并非现实中所见到的女人。而是在爱情中,更偏向“女人”特征的那一方角色和势力,我不认为这是过度解读。更依附另一方、更弱势、更无用的特征概括了“女人”。更“女人”的意思等同于说那个人更依附另一方、更弱势、更无用,而可以忽略那个人本来的性别。

关于艺术家的注解,区别月亮与六便士

毛姆在小说中诠释了不少关于“艺术家”的涵义,在《月亮与六便士》的世界里面中只存在两种人,一种是艺术家,另一种是非艺术家。不是艺术家的都是普通人,区别凡人和非凡人的点在于他是不是符合“艺术家”的注解。能时时抬头看见月亮的是艺术家,要时时盯住六便士的是普通人。作者并没有对这两者作优劣上的评判,旨在描画一个人无法同时抬头又同时低头的一个瞬间。

“我告诉你,我必须画画。我身不由己。一个人掉进水里,他游泳游得好不好没关系,反正他得挣扎,不然就得淹死”。

“我没时间干那种蠢事。生命短促,没有时间又谈恋爱又搞艺术。”说明谈恋爱和搞艺术都是特别消耗生命的事情,只是最后的作品不同。前者的成果是婚姻和家庭,后者的成果是艺术品。

“美是美妙,是奇异,艺术家唯有通过灵魂的煎熬,才能从宇宙的混沌中创造出美。而当美出现,它并非 为了让每个人都认出它自己”。

“哪怕是一个人最漫不经心的创作,也会泄露他灵魂深处的秘密”。

“他创造了一个世界,也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之后,带着傲慢和不屑,又将它完全毁掉了”。这里讲的是斯特里兰拖着病体在弥留之际终于完成了那幅后来被奉为神作的作品,释然之际在小说里将它毁灭。


日期:2018年7月4日

首发公众号:希丰评论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月亮与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与六便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