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城闭 孤城闭 9.7分

孤城落日,盛世哀歌

青兮子衿
2018-07-05 01:59:44

《孤城闭》是米兰lady创作的一本古代小说,名为言情,但是又比言情小说有深度。古色古香唯美如梦的封面上,一个小小的淡淡的古装红衣女子背影,“孤城闭”三个大字磅礴大气,从天而落,形成一种浓重的压迫感。先声夺人,未见文字,已经倾心。 内容也没有让我们失望,平静委婉,缓缓道来,如春风拂面,春雨绵绵,美丽忧伤,不忍卒读。我必须仔细认真来读,生怕错过什么。 这是一曲太平盛世中的悲歌,哀而不伤,怨而不怒。 这是一个政治清明、言路广开的时代,一个知识分子精神最为放松的时代。皇帝节俭仁厚,谨守本分,“事无大小,悉付外廷议”,给了大臣们最大限度的决策权和监督权。 这是一个名臣云集才俊辈出的时代。人才鼎盛,君子满朝。三苏、欧阳修、曾巩、王安石、包拯、司马光、富弼、韩琦、文彦博、曾公亮、柳永……光听这些人名就如雷贯耳。 生活在这个时代的老百姓,幸福指数应该挺高的吧。然而,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女主人公——衮国公主成为一个悲剧人物。或者,正因这样的年代,才有了她的悲剧人生。 初见,她是那个白衣跣足对月为父祈祷的小女孩,清冷夜风中,长发泛着幽蓝光泽,脸上泪珠清如朝露。再后来,她是那个天性纯真无邪活泼可爱的公主,会好奇地问:“班婕妤是谁?”会得意地笑:“我只写了几个字而已:‘魏国大长公主好,甚好,非常好。’”还会口无遮拦:“你说张娘子是赵飞燕没错啊!”更会古灵精怪地假装跳水,以引出暗地里伺候她的随从们。 她幸运地拥有家庭天伦之爱,健康快乐成长。不高傲,不做作,真实自然与人相处。

梁怀吉就像一个从小陪伴她长大的哥哥。他看着她从天真烂漫懵懂女孩长成看见美男子会害羞的情窦初开的少女,看着她与心爱的少年两情相悦,看着她跟曹评闹别扭,看着她刻苦练习箜篌,为了技艺不输于假想情敌的那份倔强。看着她和曹评重归于好,又被拆散。看她那晚自尽未遂,雨夜的哭泣。看她妥协于父命,穿上最美的嫁衣,嫁给自己平庸鄙陋的夫君。

公主与李玮婚后的生活是苦闷的。她不接受李玮,并且渐生龃龉,积不相能。梁怀吉看着她应付世俗精明的婆婆,看她一天天抑郁寡欢。看她一天比一天依恋自己,直到对他情不自禁的初吻。公主被婆婆打耳光,最后大打出手,披头散发。雨夜奔赴皇城,在雨中却被不认识的禁卫猛地抛在地上。她为爱抗争,却困守孤城,郁郁而终。

这个时代,成就了很多有志之士,是被歌颂的一个时代。连欧阳修都说,纵然被它所伤,也无怨无悔。 强势的台谏制度是一把利剑。其于国家大事的治理,益处多多。 奈何当那时,公主的婚姻也是一项国家大事。 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她那么美好,却没有办法嫁一个喜欢的人。 她的父亲爱她如珠如宝,却也不得不在政局中权衡。 有时会想,如果仁宗从一开始,就没有自作主张为她选择李玮,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悲剧吧?公主可以不嫁给曹评,为什么非要嫁给李玮?可那么多的衰旧之门,那么多的 布衣卿相之家 ,皇帝偏偏选择了除了钱一无是处的李家。 而选择李家简直是一种必然。除了对章懿皇太后(这位早已去逝的皇太后就是民间传说《狸猫换太子》的李宸妃人物原型)的愧疚报恩之情作祟之外,朴陋敦厚也是仁宗下定决心选择李玮做女婿的重要原因。因为,女婿不聪明就不会威胁他的江山,不聪明就不会设计利用他的公主女儿,不聪明就会对公主死心塌地。

而仁宗却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忘了他的公主女儿,是如何的冰雪空灵,又是经过后天怎样的文学艺术的熏陶,怎可与污浊混沌、书画不通之徒混居一室?李玮不光是虎背熊腰肥头大耳睡觉会流哈喇子的李玮,更是挥金如土却买回来一堆书画赝品的李玮啊。 李玮有错吗?也没错。他那个原生家庭就是不太书香世家的。李玮没有随了他母亲那种尖刻市侩,已经万幸。他只是朴陋敦厚,庸碌混浊,气质并不空灵。但是他真心地喜欢公主,视若仙女神袛,崇拜爱慕。他努力学习书画,不惜金钱买各种文房四宝,还要给公主盖新宅,那一点卑微笨拙的努力讨好也让人叹息。 但是,这一切临时抱佛脚的努力,有用吗?这不得要领、收效甚微的讨好靠拢,还来得及吗? 风雅淡泊的怀吉就如清风细雨,悄悄住进了公主心里啊。虽然一直以来谁都没有察觉情愫的暗生,包括当事人自己。暮然回首,他在她身后,陪伴多年。 岁月蹉跎,少女心事都落空,而怀吉还在。情意像一杯酒,越酿越浓。

她说:李玮爱的是公主,而不是赵徽柔。怀吉看见的不是公主,而是一个他珍视的女子。 两次不被容许的爱情。第一次,她惊慌:他是不是死了?爹爹说不会放过他的…… 她说:爹爹,如果你杀了曹评,我就杀死你唯一的女儿! 第二次,她说:爹爹,我可以跟怀吉分开。 因为怀吉在公主心里。你们夺不走的。 但期年年节庆日,枝头花胜如旧约。 今生相见已无望,见花胜如见公主。 那夜,她谆谆嘱咐:“下辈子我肯定不会是公主了,就做一个寻常人家荆钗布裙的女子吧……你呢,多半会是个穿白襴的书生……有一天我挽着篮子采桑去……你从我采桑的陌上经过,拾到了我遗落的花钿……” 熙宁三年春,大长公主薨。 这是分离后的第八个年头。他等了一天,夜幕降临时,等到了结果。墙头升起的不是彩色的花胜,而是刺目的白幡。

如果说父命把公主推进了婚姻的悲剧,那么台谏和言官便是堵死了她的退路,将她围困在名存实亡的婚姻里,无法挣脱。她与怀吉,就如他们眼中口里的怪物,罪孽深重,世所难容。

言官们虎视眈眈,逼死了侍宠生骄僭越中宫的张贵妃,也困住了富康公主短暂的一生。 小公主曾经说:“难道你入了宫,还能想出去就出去,想见谁就见谁么?” “怀吉,我们都被困在这里了。” 一语成谶。不同的是,怀吉被困在残缺不全的身份里。公主被困在她荣华无上的身份里。 不同的是,未出嫁前,她困在宫中。出嫁后,她困在不和睦的婚姻里。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孤城,那是有形或无形的画地为牢。 秋和也凄然说过:怀吉,我被困在这里,再也飞不出去了。 就连皇帝,也觉得自己身处孤城。“怎么连你都在为她奔走?我身边原本就围满了她的人。” “我被她困在这里了。” 说到底,困住人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欧阳修说:我很庆幸生在这个堪称海晏河清的时代……虽然我们都曾被时代误伤。 多少人的牺牲,才有了这才尽其用言路开明的时代。

才四十岁,梁怀吉就觉得自己很老了。独自静坐时,他也常怀想她。她曾说:我希望她们每人都能觅得如意郎君……过快乐的生活……不要像我,一辈子被困在这里,不得脱身。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孤城闭的更多书评

推荐孤城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