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暗黑白

之龢
2018-07-05 00:22:18

  世间本没有黑白,人类之所谓色彩,也不过是人类眼中的世界。

  自然没有是非,牛羊马鹿无所谓苛责豺狼虎豹的猎捕,反之猎手也无从指责猎物的逃遁。自然,自然是自然的一套“生存之道”和天定的运命。

  只有“智慧”如人类,发明了规则与是非,从而大大降低了冲突的代价。如果,谈判与交易可以解决问题,谁还愿意用血和命的代价去抢夺?习惯了规则,人无比珍视命,生怕轻易失去。

  然而,人类的规则几乎从来不曾,“普遍适用”。那些不用、不愿或取巧的人,常常是人类规则制度下,最大的赢家。而不适用规则的规则——“潜规则”——或许才是人类社会真正的规则。这种规则迎合了人从动物界带来的“生存之道”。

  台湾海峡两岸官方对戴笠的评价显然是两极化的。至于两岸民间乃至政党轮换后的台湾地区,观点恐怕更加纷杂。1949年,中共军队进入南京,发掘了戴笠的坟墓,毁弃其遗骨。[1]稍晚,戴笠唯一的儿子与胞弟被押解回到江山县(今江山市)当众枪决。[2]只剩下养女戴淑

...
显示全文

  世间本没有黑白,人类之所谓色彩,也不过是人类眼中的世界。

  自然没有是非,牛羊马鹿无所谓苛责豺狼虎豹的猎捕,反之猎手也无从指责猎物的逃遁。自然,自然是自然的一套“生存之道”和天定的运命。

  只有“智慧”如人类,发明了规则与是非,从而大大降低了冲突的代价。如果,谈判与交易可以解决问题,谁还愿意用血和命的代价去抢夺?习惯了规则,人无比珍视命,生怕轻易失去。

  然而,人类的规则几乎从来不曾,“普遍适用”。那些不用、不愿或取巧的人,常常是人类规则制度下,最大的赢家。而不适用规则的规则——“潜规则”——或许才是人类社会真正的规则。这种规则迎合了人从动物界带来的“生存之道”。

  台湾海峡两岸官方对戴笠的评价显然是两极化的。至于两岸民间乃至政党轮换后的台湾地区,观点恐怕更加纷杂。1949年,中共军队进入南京,发掘了戴笠的坟墓,毁弃其遗骨。[1]稍晚,戴笠唯一的儿子与胞弟被押解回到江山县(今江山市)当众枪决。[2]只剩下养女戴淑芝由其在重庆中美合作所共事的美国同事梅乐斯上校(U.S. Navy Captain Milton E. Miles)供给在美生活及求学。[3]不过稍早之前,蒋中正夫妇数访戴笠墓园,亲与指导,倍极哀荣。[4]数年后,军统故旧在台北为他们的“老板”建起了纪念堂。[5]今天,戴笠在家乡江山保安乡为母亲营建而“后继无人”的宅子也已成为一处引人好奇与遐想的旅游景点

  戴笠是个好人吗?“在本书接近尾声时,一位中国朋友不带倾向地问:‘最终,他到底是坏人还是个好人?’”作者答道:

  “像戴笠这样一个模糊不清的异种是无法用如此简单的语言来概括的。他曾一度是法西斯恐怖的象征,现代警察国家的化身,严格的儒家理想的执行者;在他永不休止的梦想中,他是传说中的中世纪那些在王朝颓落时应运而生的战略家们的一个雄心勃勃的继承人。在所有这些形象下面,戴笠在很大程度上是他所处的复杂时代的产物,身居传统与现代政治斗争的顶峰,坚信自己生必逢时,但终究难以摆脱命运的叵测无常。"[6]

  戴笠谱名春风,14岁取学名征兰。30岁报考黄埔时,改名“戴笠”。[7]戴笠后来自己解释说,“有一首古诗这么说:‘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8]

  戴笠的一生几乎都活在他与蒋中正的“君臣”关系中。而戴在蒋数度危机中的选择,都进一步加深了蒋对这一“臣”的器重。西安事变中,戴笠怀着必死决心飞赴西安,劝说张学良释放蒋。戴笠在西安初见蒋时,戏剧性地“冲向前去,跪在总司令面前抱住领袖的腿失声痛哭,责骂自己保护领袖失职。”“蒋介石当然被戴笠愿冒生命危险赶来西安与他会合而感动。”[9]

  这一切,始于民国十六年,戴笠决定进入蒋时任校长的黄埔军校,成为黄埔六期的一员。而他自己,则曾后悔,没有早一点投奔蒋。[10]

  随后的几十年间,戴笠成为蒋最为得力的干将之一,“甘愿为他效劳,做他的‘鸡鸣狗盗之徒’”。[11]

  虽然,戴笠也曾作过许多慷慨激昂的抗日、反共讲演。然而他整个情报生涯的使命都是为蒋一个人做事。后来人无从知道,是戴笠对蒋太过信任,以至于将自己所有安国兴邦的理想转换为对蒋的无限忠诚;亦或,出自对蒋的忠诚,而以蒋之哲学为自己之哲学。恐怕二者兼有,而后者约略多一些吧。魏斐德认为,情报工作者天然地隐匿于大众,从而幻觉出一种无比安全与控制大众的优越感。[12]作为军统的最高领导,恐怕戴笠对这种感觉的迷恋尤为强烈。着多少也可以解释,为何戴笠在公众场合尤为低调,且极其敏感于被人摄入相片。[13]

  历史不容假设,甚至往往难以证实。戴笠之死至今观点纷呈,偶然的故障或者美方、中共的成功谋杀。如果,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并未形成文字或留下铁证,随着当事人的纷纷逝去,当年尚且无法厘清的事实,又从何而留待后人去解其未解?

  假如,戴笠不曾死于当年?

  戴笠是不可替代的。几十年的经营,使军统网络遍及几乎所有有华人的地方,使戴老板的面子几乎在所有的场合有用。戴笠一个人的离开,大概使得军统所赖以维系的最重要的关系网,全断了。这也能够理解,为何有观点认为,是中共在内战行将开始之际,设计谋杀了戴笠。

  假如这一切设想是对的,共产党人当然不乐见其成。共产党人宏大的解放人民与国家的事业或许因此而夭折。这无疑是令人扼腕叹息的。

  然而,也幸而历史不容假设,共产党人解放了人民与国家之后短短二三十年的故事,大家都亲眼看到了。这无疑是更加令人喟叹的。

  假如蒋公赢了呢?

  1960及70年代,因应大陆文化大革命,蒋公在台湾兴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蒋是民族主义者无疑,然而蒋公的复兴运动这瓶酒里装的到底文化多一点,还是政治多一点?

  老蒋去后的台湾,如果不是因为被迫依附美国,以蕞尔小岛实在无以抵抗外界的压力,台湾会解严吗?台湾人民会在世纪之交亲身参与、亲眼参与华人社会的第一次真正民主选举与“和平政变”吗?

  泱泱中华民国以南京而武汉而重庆而昆明,抵御住了日本的侵略,会以泱泱大国而轻易屈服于美国的民主说教吗?试看今日之沙特阿拉伯?

  所以,戴笠是英雄吗?军统昌盛的几十年,死了那么多人,折磨了更多的人。它带给国家和人民的除了恐惧,还有什么?

  他们以崇高的理想和国家、人民的字眼辩护自己的残忍。他们以未来的蓝图来鼓动人们加入他们宏大的计划,让所有的死与牺牲都显得光荣、伟大、正确和值得。

  但从来也没有谁,可以让世界依着他或他的主子的理想而进展。他们的信念越强,国家和人民的悲剧越沉痛。北方的大国苏联,南方的小国高棉,不过目下悲剧未远。


[1] 陨落之星[M]//魏斐德.间谍王:戴笠与中国特工.北京:新星出版社.2017:467.

[2] 同上.465-466.

[3] 同上.467.

[4] 同上.466.

[5] 同上.467.

[6] 同上.467-468.

[7] 打流[M]//魏斐德.间谍王:戴笠与中国特工.北京:新星出版社.2017:23.

[8] 多面人戴笠[M]//魏斐德.间谍王:戴笠与中国特工.北京:新星出版社.2017:6.

[9] 裙带[M]//魏斐德.间谍王:戴笠与中国特工.北京:新星出版社.2017:298.

[10] “他曾对文强说,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早一点投靠蒋介石。”投奔[M]//魏斐德.间谍王:戴笠与中国特工.北京:新星出版社.2017:45.

[11] “蒋听说戴笠甘愿为他效劳,做他的‘鸡鸣狗盗之徒’,非常高兴。”同上.36.

[12] 多面人戴笠[M]//魏斐德.间谍王:戴笠与中国特工.北京:新星出版社.2017:16-17.

[13] “他【戴笠】许多令人费解的特点与他不让人察觉他在场及保持隐姓埋名的奇妙能力有关,部分也与他不愿被拍照有关。”同上.11.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间谍王:戴笠与中国特工(增订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间谍王:戴笠与中国特工(增订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