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园林的面貌

心匠
2018-07-05 00:03:41

几乎可以说作为开山之作的《南宋园林史》是一本值得反复阅读的书。书分八章,我以为其精华全在前三章。前三章着重论述了南宋园林的特色,其中尤其以讨论南宋临安(即今杭州)园林最为精彩。后五章以南宋各地皇家园林,私家园林,官署园林,寺观园林,邑郊理景为题分别列成章节。与前三章精彩纷呈的论述相比,后五章的可读性,有趣性显然削弱很多。但其作为南宋园林目录清单的价值是巨大的。本书笔下的南宋园林有着怎样的不同于明清园林的形象呢?

(1)转折中的南宋园林山石欣赏

“南宋园林叠山审美风格发生了从土到石、从置到叠、模仿对象从大到小的转变。”

北宋末期皇家园林艮岳仍是土山上置石峰。古制不会立刻发生巨变。到了南宋,土山上置石列峰的山石欣赏仍然在延续,这一点可为诸多南宋绘画所论证。

《归去来兮辞书画图》即是土山上环列石峰的做法。从图中可以看到数座石峰置于山坡上。尽管石峰密集却难成后世所见的那种整体合一的山。石峰仅仅是石峰,数个石峰群也难以有一种石林成山的面貌。但我们可以感到,石峰的密集又很快要融化成一座山了,此种石林很可能就是置石与叠山之间过渡的中间阶段。

归去来兮辞书画图

徽州南宋培箬园遗迹尚存石峰二座,与上述石阵不同,此园中的石峰却是孤置的。它的形象峭拔高耸。宛如马远《雕台望云图》中的石峰。马元的画即使在南宋绘画中独具风格,很难找到相似的山石画法,却在一座真实的园林中找到同胞。在明清时期这类置石做法成为了一种古风,不见流行。虽然案例难寻,但就笔者所知晚明天启年间曾主持修复过故宫的张文郁归隐天台建造的故居中就有大量庭院置石。晚明是一个叠山艺术高度发达的时代,但作为晚明建筑师的张文郁却仍然选择置石的做法无疑有着尚古的独特品味。

培筠园置石,图片来源于网络
培筠园置石,图片来源于网络
晚明张文郁故居置石
晚明张文郁故居置石

在南宋,与这类置石并行发展的是叠石为山的兴起。本书作者就指出“南宋皇家贵族园林模仿飞来峰叠山,带动了园林叠石为山的全面流行。”

随着园林的发展,简单的孤立峰石或石林已不能满足人们构想的园林山石情趣。在园林中制造可游可居的假山洞壑成为宋以后园林发展的主流。北宋郭熙早就在《林泉高致》中提出了山水的“可行,可游,可居,可望”观。这样的理论虽然是对山水画而言的,但也影响了后世园林的审美。从土山到石山的变化在我看来首先是宋人审美意识的觉醒,毕竟从观感到体验,石山的嶙峋多姿多骨更有自然的真气与人文的情节。一个自足的山石世界成为了大园林中一个方外世界。其次叠山为石也是工程技术进步在园林上的表现。虽然这一点仍然有待深度研究,但当时已经出现了技艺高超的叠山名家却是肯定的。将自然的石山搬入宫苑宅院内固然满足意趣,技术的进步又固然是先决条件,但如若没有经典的模仿对象,无中生有的创造又何从谈起。

临安城外灵隐寺前的飞来峰承担了这个历史使命。平地起山,犹如飞来,故名飞来峰。李渔在《闲情偶记》中指出了叠山的最高境界“然能变城市为山林,招飞来峰使居平地,自是神仙秒术,假手于人以示奇者也,不可以小技目之。”灵隐寺前的这座飞来峰完全符合这种意向,更奇特的是其天生峰石林立,千岩洞壑,蹬道盘桓。在今人看来 简直天生一座石假山。而在南宋,在没有太多先例的前提下,这座尺度不大的天然奇山,自然成为了模仿对象。

南宋的德寿宫万岁山即仿建于此。在这座皇家宫苑中甚至出现了可容纳百人的洞壑。这种飞来峰写访一直影响着后世园林,现存的杭州胡雪岩故居大假山和西泠印社小泓洞之蓝本也源自于此。本书作者花了一章篇幅讨论飞来峰,实在是本书最有含金量的一章。

本书从文献,园林遗址和写访对象等角度论证了南宋园林从土山置石到叠石为山的转折。叠石为山全面流行。我想到宋画里去寻找有关叠出洞穴的假山的印记,但是匆匆浏览了很多却没找到一张。难道实物会先于绘画而出现吗?为什么南宋绘画没有出现这样的内容呢?相反的置石列峰却很多,在本书中在讲到叠山之时,作者也没有给出有关南宋绘画中叠山的信息。

(2)南宋园林理水特征

临安城湖山甚好,山以飞来峰为第一,湖以西湖为魁首。南宋园林除了对飞来峰的写访外,不断的在园林中重现西湖是当时园林的又一特征。实际上西湖就在城外,但仍然不遗余力的将湖山搬入园内,也是中国园林发展到壶中天地时代的缩影。

南宋园林对西湖冷泉的写访则体现了园林纳凉消暑的功能性需求。飞来峰下,灵隐寺前建有冷泉闸,冷泉亭,每当开闸放水,水花四溅,凉意习习。南宋德寿宫就有对这处冷泉景观的写仿:“聚远楼高面面风,冷泉亭下水溶溶。人间炎热何由到,真是瑶台第一重。”留存下来的南宋界画-“水殿招凉图”几乎是冷泉景致的注解。夏日三伏来袭,大屋檐的空阔敞厅下,伴水花乘凉,实在惬意。水池景观是后期园林的重点,所谓无水不成园,园林造景第一在水。但这种利用大规模的动水改良环境气候的做法在后期园林中已十分少见。

水殿招凉图

如果说南宋园林理水写仿西湖具有地域局限性的话,那么方池欣赏在南宋园林理水中则具有更大的普遍性。方池文化与王羲之墨池,庐山白居易草堂方池,南宋朱熹的半亩方塘有莫大关系。著名文人事迹和方池的关系成为后世池意追求的主题。在园林实物中北宋艮岳有大方沼,四园苑中有金明池,而反映南宋皇家园林的的宋画中也有大量方池,如《汉宫乞巧图》。本书更详细讨论了临安城杨皇后宅院遗址中留存的方池假山组合。在现存实例中,杭州玉泉的玉泉池,晴空细雨池,古珍珠泉等皆是宋代方池残迹。

方池在明代造园家计成那里遭到了猛烈的批评,明中晚期以后更自由更具有变化的曲池成为了新的园林风尚。而今方池造园也成了一种古风。

难能可贵的是本书没有仅仅停留在方池形态论层面。方池来水的探讨是更深度的挖掘。“注方池”成了南宋园林理水的重要艺术特征。《四朝闻见录》记载“(刘婕妤寺)泉自风山而下,注为方池,味甚甘美”周密《癸辛杂识》又载“(刑部侍郎俞澄宅园)乃于众峰之间,萦以曲涧,甃以五色小石,旁引清流,激石高下,使之有声音,淙淙然下注大石潭。”

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利用高差地势自山顶引水注方池的整个过程。水源在泉,水线在曲涧。由于高差的存在,这个过程中又形成瀑布。上文中提到的冷泉做法实际应当是这一过程中重要一环。

《纳凉观瀑图》中水源从山顶峰峦间倾注而下,其巨大的高差形成动态的瀑布。瀑布注入下部潭池中,潭池水又穿建筑地板而下,以叠溪形式注入更低标高处的池中。画中整个理水的过程简直是文献的注解。 除了自然的石岸,人工所做之池岸皆为规则形。宋人玩转流水,利用高差,改造环境小气候的水平较明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纳凉观瀑图

不过这种全局性的理水也都只停留在文献和绘画中了。作者根据杨皇后宅院的考古发掘推测它的“造园理水手法有可能是取水于水井或雨水,再将其人工注入假山顶的容器内,然后缓缓流入方池中。”这可能是最接近记载的一处。

南宋园林理水还有一个不得不谈的主题。王羲之等东晋士人的兰亭雅集中所涉及的曲水流觞成了后世极力模仿的园林模板。南宋延续了这一现象,在园中多有出现流杯渠等景致。水流多半从一端注入 经过九曲十绕,从另一端流出。诚如书中所言水槽由整石凿出或由条石为底,条石垒砌而成。

除了园林叠山理水上的特色外,南宋园林还利用天文学造园,如杭州凤凰山月岩奇观。宋人利用天文学精确计算成月时间,在月岩主峰上穿孔,唯在中秋之时,月光穿壁而过,定量化制造中秋望月奇观,营造“月循窦中入,地下玉镜旋”的奇境。这种经过计算的理性在以感性为主调的园林中并不多见。据我所知南宋西湖三潭印月,利用残月与三塔(三塔与残月形成心字)形成心境合一的园林情境。

以上即是本书呈现的南宋园林中给我阅读体验最深的一些观点,以及我自己在此基础上的延伸和想象。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汉唐和北宋的发展,园林在北宋已经有了很高的水平,特别是北宋末期艮岳的设计。而随着宋氏南迁,带来了最高水平的造园思想和造园技艺。南宋是这些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与江南的自然山水相碰撞。他们带动了江南地域包括临安,吴兴,徽州,绍兴等地园林的巨大发展。这些能工巧匠在与江南地域的碰撞中,也找到了园林发展的南宋特性。这些特性深深影响了这一地域,乃至整个中国明清园林的形象。

193
5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南宋园林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