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书谣》杂评(内含严重剧透,入内请三思。不定期更新中)

叶尘
2018-07-04 23:28:34

竹书谣是部很特别的小说,通过家国情仇下的爱恨纠缠,由背景冲突引发了各种矛盾冲突,最终带来对人性的思考、对信仰的选择。它架构庞大、情节丰富、故事饱满,而最让人称道的是,一部小说能做到让虚构故事与真实历史无缝对接,逻辑上毫无违和之感,糅合的恰到好处,让人有种真真假假分辨不清的玄妙之感,真是特别神奇。

竹书谣读了数遍,沉迷其中,实在是有太多太多的感想,遂做此杂评,以表心中喜爱之情。

一、关于《竹书谣》的背景解读

春秋末年, “天子衰,王室贬,礼崩乐坏”。而其下诸侯国亦多如此。在晋,表现为韩、赵、魏、智、范、中行六卿共主国政,专擅晋权。而上卿之位,人死权移。

公元前497年,当时六卿之一的赵鞅派家臣董安于修建好了晋阳城,准备将卫国早先进贡的500户良民从邯郸迁往晋阳,而做为赵鞅宗亲的邯郸大夫赵午,担心一旦这500户从邯郸迁走,就失去了抵挡卫国的人质,于是拒绝了赵鞅。本来,邯郸大夫赵午做为赵氏的宗亲,却与六卿中同位于南方的范氏、中行氏频结姻亲,越走越近,让立志于北拓土地的赵鞅忧虑不已,担心长久下去会失去对邯郸城的控制,于是此番被拒后,原本就暗怀试探之心的赵

...
显示全文

竹书谣是部很特别的小说,通过家国情仇下的爱恨纠缠,由背景冲突引发了各种矛盾冲突,最终带来对人性的思考、对信仰的选择。它架构庞大、情节丰富、故事饱满,而最让人称道的是,一部小说能做到让虚构故事与真实历史无缝对接,逻辑上毫无违和之感,糅合的恰到好处,让人有种真真假假分辨不清的玄妙之感,真是特别神奇。

竹书谣读了数遍,沉迷其中,实在是有太多太多的感想,遂做此杂评,以表心中喜爱之情。

一、关于《竹书谣》的背景解读

春秋末年, “天子衰,王室贬,礼崩乐坏”。而其下诸侯国亦多如此。在晋,表现为韩、赵、魏、智、范、中行六卿共主国政,专擅晋权。而上卿之位,人死权移。

公元前497年,当时六卿之一的赵鞅派家臣董安于修建好了晋阳城,准备将卫国早先进贡的500户良民从邯郸迁往晋阳,而做为赵鞅宗亲的邯郸大夫赵午,担心一旦这500户从邯郸迁走,就失去了抵挡卫国的人质,于是拒绝了赵鞅。本来,邯郸大夫赵午做为赵氏的宗亲,却与六卿中同位于南方的范氏、中行氏频结姻亲,越走越近,让立志于北拓土地的赵鞅忧虑不已,担心长久下去会失去对邯郸城的控制,于是此番被拒后,原本就暗怀试探之心的赵鞅一怒之下杀了赵午。消息传回邯郸,引发邯郸叛乱,赵午之子赵稷被拥为邯郸君,而做为其姻亲的范氏、中行氏,联合出兵攻打赵鞅,一直将赵鞅逼得走投无路退守到晋阳。

作者真是眼光独到,选取了这么一段充满冲突与对抗的历史,精巧的构思了一首竹书谣嵌入其中,以竹书谣中的女婴的成长史开始了一个充满悬念的引人入胜的故事------------

赵鞅被困后,太史墨借《竹书谣》假传天命,谓“狐氏生孙,在彼牛首,其阴青目,失国失邦”。又借方士之言告诉此时正恶疾缠身的晋国正卿智跞,该女婴食之永寿。亡晋自立与长生不老,对智跞来说是正中下怀,于是在赵稷拒绝交出怀孕的妻子后,派兵攻打了范氏中行氏,抓走了赵稷的妻与子,接下来,就是序章里出现的情形了。

题外话1:《竹书谣》的上半阙,“狐氏生孙,在彼呕夷,其阳重瞳,兴国兴邦”,借晋文公重耳的身世来让人对竹书谣的内容深信不疑,于是下半阙“狐氏生孙,在彼牛首,其阴青目,失国失邦”就这么顺理成章的被打上了神谕的烙印。与其佩服史墨编的巧妙,不如佩服作者编的巧妙,这脑洞我服!而历史上的重耳,确实传闻其为重瞳,其母狐姬,作者很能考据并利用的相当巧妙啊。。。而且据说狐姬善酿酒,不由联想到阿拾亦善酿酒,难道是狐氏的天分。。。如果这也是作者故意为之,请收下我的膝盖。。。

题外话2:历史上赵鞅在公元前513年铸刑鼎,将法律条文刻在刑鼎上,然后在前497年范氏中行氏和赵氏爆发那场内乱后,三卿先后被冠以“始祸者”, 很好奇“始祸者死”是不是就刻在那只刑鼎上如一把高悬的利剑,三卿皆没有挽回的余地。范氏、中行氏被迫流亡在外,而赵鞅的心腹谋臣,晋阳城的建造者董安于,为护主自认“始祸者”,自缢后曝尸晋阳城中,真是让人唏嘘。。。也不知道赵鞅有没有后悔过。。。

二、关于阿舜与赵稷

阿舜是个笔墨不多却极其出彩的女子,序章里盗跖对她的印象是------------“仅她稀薄月色下淡淡笼着的一弯眉,就足以让雍门街上那些细腰扭捏的楚女们汗颜”,而后文中五音说----------“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约莫只有十二岁,一头长发生得同齐地黑锦似的,又柔又亮。明明还是个孩子,却偏偏喜欢在耳边簪花。她那天就穿了一件素白的单衣骑在范吉射的肩膀上,按着他的脑袋从那木槿花枝上摘花。摘一朵,扔一朵,扔了一地的花才选了朵桃中带紫的簪在耳边。范吉射是谁,晋国上卿范鞅的儿子,范氏的世子,新绛城里杀个人跟杀只鸡一样的人。可你阿娘就骑在他头上,娇娇地喊,左一点,右一点,高一点,低一点。”爱极作者这种刻意留白的描写,没有花容月貌的一一刻画,没有锦衣玉食的细细铺陈,可盗跖和五音的所见所感,就这么传神地、深深地印在了读者们的眼中:红颜娇俏、万千宠爱于一身,莫过于此。可惜一首竹书谣,一切都变了:彼时她身怀六甲,被囚于密室,身畔是被取血挖肉的幼子,而她试图抓住能抓住的一切机会,努力想摸准闯入密室的盗跖的心,在认出盗跖时用往昔的恩情逼迫盗跖相救,并甘心做出决绝的选择。犹记得看到“为了一个孩子,舍下另一个,她生不如死”,我默默地红了眼眶。逃出生天太难,遇上史墨、躲避史墨、被认出、生女,直到被放过,她却不能选择去挚爱之人身畔,亦无法相救受尽折磨的阿藜,而只能带上初生的阿拾远遁、逃亡,她不是不聪慧的,她以为当下的隐忍能换回云开月明重聚首。但也许前半生太过顺遂美满,老天终不肯对她再多加眷顾,颠沛流离、郁郁数载,终于还是在得知邯郸失守之时绝望离世,天人永隔。

而赵稷呢?邯郸大夫赵午的公子,一个爱弄琴鼓瑟,喜山乐水的贵家子弟,得知父亲被杀后,他奋起,他抗争,他维护,却亲身经历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亲眼目睹了城破粮尽、饿殍满目。于他来说,深爱的都已经远去,珍惜的一样都留不住。从此他是萧索的身影、悲鸣的琴声,他是宁愿活在回忆里的男人,他是从黄泉地底爬出,周身燃着复仇火焰的人,他逃亡、他设计、他布局,他想不惜一切的毁灭报复,甚至不惜利用阿拾,可是当他说:“你和你阿兄的头发都随了你娘,阿藜出生时就有满头的乌发,别人家的小娃到三岁还只薄生了一层黄毛,他那会儿就已经能梳一个极漂亮的总角了,你阿娘爱打扮他,总亲手给他绣包巾,你祖父怕他落冠时戴不了寻常的发冠,还特地托人到楚国玉山采买了一块半尺宽的碧玉,只等着他长到二十岁时,给他制冠戴。”怎么能怪他心狠,又怎么能恨他利用,“那是他挚爱的女人的发,是曾经蜿蜒在他膝上,他抚摸过无数次的发。那一年,那一日,他明明想要送她去一个更安全当的地方,却再也没有见到她。当年,他们没有从容的告别,今日阳光下别样的重逢一下便击碎了这个男人荒芜多年的心。”琴瑟和谐、岁月静好,转眼成空。又有谁能不恨呢。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竹书谣壹·秦国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竹书谣壹·秦国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