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书谣》杂评(内含严重剧透,入内请三思。不定期更新中)

叶尘
2018-07-04 23:28:34

竹书谣是部很特别的小说,通过家国情仇下的爱恨纠缠,由背景冲突引发了各种矛盾冲突,最终带来对人性的思考、对信仰的选择。它架构庞大、情节丰富、故事饱满,而最让人称道的是,一部小说能做到让虚构故事与真实历史无缝对接,逻辑上毫无违和之感,糅合的恰到好处,让人有种真真假假分辨不清的玄妙之感,真是特别神奇。

竹书谣读了数遍,沉迷其中,实在是有太多太多的感想,遂做此杂评,以表心中喜爱之情。

一、关于《竹书谣》的背景解读

春秋末年, “天子衰,王室贬,礼崩乐坏”。而其下诸侯国亦多如此。在晋,表现为韩、赵、魏、智、范、中行六卿共主国政,专擅晋权。而上卿之位,人死权移。

公元前497年,当时六卿之一的赵鞅派家臣董安于修建好了晋阳城,准备将卫国早先进贡的500户良民从邯郸迁往晋阳,而做为赵鞅宗亲的邯郸大夫赵午,担心一旦这500户从邯郸迁走,就失去了抵挡卫国的人质,于是拒绝了赵鞅。本来,邯郸大夫赵午做为赵氏的宗亲,却与六卿中同位于南方的范氏、中行氏频结姻亲,越走越近,让立志于北拓土地的赵鞅忧虑不已,担心长久下去会失去对邯郸城的控制,于是此番被拒后,原本就暗怀试探之心的赵鞅一怒之下杀了赵午。消息传回邯郸,引发邯郸叛乱,赵午之子赵稷被拥为邯郸君,而做为其姻亲的范氏、中行氏,联合出兵攻打赵鞅,一直将赵鞅逼得走投无路退守到晋阳。

作者真是眼光独到,选取了这么一段充满冲突与对抗的历史,精巧的构思了一首竹书谣嵌入其中,以竹书谣中的女婴的成长史开始了一个充满悬念的引人入胜的故事------------

赵鞅被困后,太史墨借《竹书谣》假传天命,谓“狐氏生孙,在彼牛首,其阴青目,失国失邦”。又借方士之言告诉此时正恶疾缠身的晋国正卿智跞,该女婴食之永寿。亡晋自立与长生不老,对智跞来说是正中下怀,于是在赵稷拒绝交出怀孕的妻子后,派兵攻打了范氏中行氏,抓走了赵稷的妻与子,接下来,就是序章里出现的情形了。

题外话1:《竹书谣》的上半阙,“狐氏生孙,在彼呕夷,其阳重瞳,兴国兴邦”,借晋文公重耳的身世来让人对竹书谣的内容深信不疑,于是下半阙“狐氏生孙,在彼牛首,其阴青目,失国失邦”就这么顺理成章的被打上了神谕的烙印。与其佩服史墨编的巧妙,不如佩服作者编的巧妙,这脑洞我服!而历史上的重耳,确实传闻其为重瞳,其母狐姬,作者很能考据并利用的相当巧妙啊。。。而且据说狐姬善酿酒,不由联想到阿拾亦善酿酒,难道是狐氏的天分。。。如果这也是作者故意为之,请收下我的膝盖。。。

题外话2:历史上赵鞅在公元前513年铸刑鼎,将法律条文刻在刑鼎上,然后在前497年范氏中行氏和赵氏爆发那场内乱后,三卿先后被冠以“始祸者”, 很好奇“始祸者死”是不是就刻在那只刑鼎上如一把高悬的利剑,三卿皆没有挽回的余地。范氏、中行氏被迫流亡在外,而赵鞅的心腹谋臣,晋阳城的建造者董安于,为护主自认“始祸者”,自缢后曝尸晋阳城中,真是让人唏嘘。。。也不知道赵鞅有没有后悔过。。。

二、关于阿舜与赵稷

阿舜是个笔墨不多却极其出彩的女子,序章里盗跖对她的印象是------------“仅她稀薄月色下淡淡笼着的一弯眉,就足以让雍门街上那些细腰扭捏的楚女们汗颜”,而后文中五音说----------“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约莫只有十二岁,一头长发生得同齐地黑锦似的,又柔又亮。明明还是个孩子,却偏偏喜欢在耳边簪花。她那天就穿了一件素白的单衣骑在范吉射的肩膀上,按着他的脑袋从那木槿花枝上摘花。摘一朵,扔一朵,扔了一地的花才选了朵桃中带紫的簪在耳边。范吉射是谁,晋国上卿范鞅的儿子,范氏的世子,新绛城里杀个人跟杀只鸡一样的人。可你阿娘就骑在他头上,娇娇地喊,左一点,右一点,高一点,低一点。”爱极作者这种刻意留白的描写,没有花容月貌的一一刻画,没有锦衣玉食的细细铺陈,可盗跖和五音的所见所感,就这么传神地、深深地印在了读者们的眼中:红颜娇俏、万千宠爱于一身,莫过于此。可惜一首竹书谣,一切都变了:彼时她身怀六甲,被囚于密室,身畔是被取血挖肉的幼子,而她试图抓住能抓住的一切机会,努力想摸准闯入密室的盗跖的心,在认出盗跖时用往昔的恩情逼迫盗跖相救,并甘心做出决绝的选择。犹记得看到“为了一个孩子,舍下另一个,她生不如死”,我默默地红了眼眶。逃出生天太难,遇上史墨、躲避史墨、被认出、生女,直到被放过,她却不能选择去挚爱之人身畔,亦无法相救受尽折磨的阿藜,而只能带上初生的阿拾远遁、逃亡,她不是不聪慧的,她以为当下的隐忍能换回云开月明重聚首。但也许前半生太过顺遂美满,老天终不肯对她再多加眷顾,颠沛流离、郁郁数载,终于还是在得知邯郸失守之时绝望离世,天人永隔。

而赵稷呢?邯郸大夫赵午的公子,一个爱弄琴鼓瑟,喜山乐水的贵家子弟,得知父亲被杀后,他奋起,他抗争,他维护,却亲身经历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亲眼目睹了城破粮尽、饿殍满目。于他来说,深爱的都已经远去,珍惜的一样都留不住。从此他是萧索的身影、悲鸣的琴声,他是宁愿活在回忆里的男人,他是从黄泉地底爬出,周身燃着复仇火焰的人,他逃亡、他设计、他布局,他想不惜一切的毁灭报复,甚至不惜利用阿拾,可是当他说:“你和你阿兄的头发都随了你娘,阿藜出生时就有满头的乌发,别人家的小娃到三岁还只薄生了一层黄毛,他那会儿就已经能梳一个极漂亮的总角了,你阿娘爱打扮他,总亲手给他绣包巾,你祖父怕他落冠时戴不了寻常的发冠,还特地托人到楚国玉山采买了一块半尺宽的碧玉,只等着他长到二十岁时,给他制冠戴。”怎么能怪他心狠,又怎么能恨他利用,“那是他挚爱的女人的发,是曾经蜿蜒在他膝上,他抚摸过无数次的发。那一年,那一日,他明明想要送她去一个更安全当的地方,却再也没有见到她。当年,他们没有从容的告别,今日阳光下别样的重逢一下便击碎了这个男人荒芜多年的心。”琴瑟和谐、岁月静好,转眼成空。又有谁能不恨呢。

三、关于史墨

史墨是竹书谣里一个特别的存在,序章里他甫一登场,是晋国高高在上地位尊崇的太史,神秘莫测、善恶难辨,貌似与阿拾之母颇有牵扯;后来,阿拾拜蔡书为师,他是阿拾心中恩师背井离乡、一生悲凉的缘由,冷血自私;再后来,阿拾因机缘巧合找上门来拜史墨为师,他面对阿拾总是心事重重、不可捉摸。史墨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在他惊疑不定、变幻莫测的目光中,藏着许多看不懂,猜不透的心事,而跟随着情节的进展,那些不欲人知的往事,终于慢慢地显山露水了。

在竹书谣整个故事中,对史墨的描写往往是点到即止,却不能否认,他绝对是书中的灵魂人物。如果说在整本书中有两个人物对阿拾的人格塑造和精神成长起到了不可磨灭的推波助澜作用,使其完成了从璞玉到美玉的打磨,那么,史墨一定是其中之一。

当阿拾问史墨为何不安心侍神做个安稳太史,而非要早早地选择了赵鞅,卷入权力之争,史墨说“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其唯有道者。” “最接近天道的人,该得天命。”这大概是书中可以对史墨一生所为做出最深刻解读的描述。---------遥想年轻时的史墨,应是聪慧通透,自恃窥破天机,欲助得天道之人施人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是他的理想、他的追求,他以此为己任,一旦择定了赵鞅是他心中那个最接近天道的人,为了偏帮赵氏,他施诡计,不惜背弃对好友的承诺;他用心机,只凭一首歌谣,便让朝野变局,邯郸生乱,六卿失其二,终使赵氏逢凶化吉。史墨一生,为赵氏最终登上历史舞台,可谓功不可没。为此,他舍下了很多,放弃了很多,背叛了很多,辜负了很多。他与蔡书、阿鸾的故事无从知晓,他与阿拾外公的情谊也只偶尔提及,他只教导阿拾,一个人的爱恨,在数千、数万生灵面前,微不足道。但是,一个心中有大爱的人,又怎么可能真正做到无视其他一切呢?年轻时踌躇满志、运筹帷幄,以为是心怀天下、治世救人,那么,理想与情感,责任与道义,总要有所牺牲,总要有所舍弃。待到须发皓白,转身回望,原来这一路,为了行天道,竟是踏过被其牺牲之人的累累白骨,更遑论对挚友挚爱至亲之人的背信弃义、冷漠无情。

时光不复,往事已矣,最初那虽千万人吾往矣的信念纵然还在,却早已换得一身萧索、满心落寞。他这一生,内心的歉疚和折磨,只能深埋心底无人可说、无从辩解。但是当看到书中写到,他曾对明夷说,“这世间种种不论何人何事,终必成空。能不在乎的就不要在乎,在乎的少了自然就得了解脱。”这话是说给明夷听的,又何尝不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与其说是他对明夷的劝诫,不如说是他对自己的催眠。当看到他对阿拾说,“别让他们把我葬在公陵旁,我死后不想再侍奉任何人”,当看到他对阿拾说,“不用原谅我,无妨的,这样已很好了……”只语片言中,又深藏了多少心事,饱含了多少挣扎与痛苦。

曾今犯下的错早已无可弥补,这位年逾七旬的老者,如今只希望在守护天下百姓之时,亦能张开羽翼护阿拾一世平安。“为师此生做了很多错事,辜负了很多人,可只有你,你是我唯一可以弥补挽回的错误。”还好,阿拾是懂他的,在这个尚未出生便被他用一首泄露了“天机”的歌谣注定了悲惨命运的徒儿的身上,他最终看到了自己曾有的理想在散发着光芒。也许这一切本是天意,本是命中注定,正如史墨对阿拾所言:“我蔡墨一生侍神,却在你身上第一次听见了昊天的声音。”原不原谅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遵从自己的心,走一条无悔的路。这样的阿拾,足以让他欣慰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竹书谣壹·秦国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竹书谣壹·秦国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