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介赋权下看UGC模式下的版权危机

Priscilla
2018-07-04 23:04:16

“如果技术与西方只是一种改变个人的生活和人际交往方式,那么对于中国而言,技术改变的则是人的社会存在状态、价值和意义。”

随着新媒介技术的发展,媒介社会化、社会媒介化已经成为时代的主题,网民由过去大众传媒主导的信息传播的被动接受者转变为互联网时代下主动的信息生产者。他们通过自我赋权,在众多主张UGC模式的平台不仅积极主动的生产、传播、再生产着属于自己的信息,并且积极的对来自其他信息源的知识产品、文化产品进行再创造。在这种环境下,可写文本逐渐成为互联网主流信息。而可写文本的繁荣也不可避免的引发了版权问题。

新媒介技术的最重要特征就是交互功能的持续创新、整合,新媒介赋权对个体的赋权中,可能带来个体的“增权”也可能带来“减权”。UGC模式下的版权危机中,对经典作品进行二次创作的网民实现了自我赋权,通过自身主体性加强积极在一些平台上进行着表达,而对于那些经典作品的原创作者来说,很多再编辑、恶搞都是他们未知情的,往往很多原创作者更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传播来提升自身社会地位、资源。

同样在从传播的信息到社会关系网络的流动性、可视性趋势下,对于版权问题的监督主体

...
显示全文

“如果技术与西方只是一种改变个人的生活和人际交往方式,那么对于中国而言,技术改变的则是人的社会存在状态、价值和意义。”

随着新媒介技术的发展,媒介社会化、社会媒介化已经成为时代的主题,网民由过去大众传媒主导的信息传播的被动接受者转变为互联网时代下主动的信息生产者。他们通过自我赋权,在众多主张UGC模式的平台不仅积极主动的生产、传播、再生产着属于自己的信息,并且积极的对来自其他信息源的知识产品、文化产品进行再创造。在这种环境下,可写文本逐渐成为互联网主流信息。而可写文本的繁荣也不可避免的引发了版权问题。

新媒介技术的最重要特征就是交互功能的持续创新、整合,新媒介赋权对个体的赋权中,可能带来个体的“增权”也可能带来“减权”。UGC模式下的版权危机中,对经典作品进行二次创作的网民实现了自我赋权,通过自身主体性加强积极在一些平台上进行着表达,而对于那些经典作品的原创作者来说,很多再编辑、恶搞都是他们未知情的,往往很多原创作者更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传播来提升自身社会地位、资源。

同样在从传播的信息到社会关系网络的流动性、可视性趋势下,对于版权问题的监督主体也呈现出多样性。过去相关组织机构、作品作者及作者粉丝即使关注作品版权问题,也由于大众传播单一的线形传播而使全面监督很难做到。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的双向网络化,也使网络中各个主体接触到的信息量大大增加,网络中弱关系的积累也远远扩大了个体的社会网络,进而使监督扩展到整个社会层面。

在UGC模式盛行的互联网中,禁止UGC模式是不现实的,也是发展的倒退,如何对UGC模式下的侵权问题进行治理,让UGC模式可以在透明、开放的环境下自由发展。首先需要政府部门制定相关措施,对侵权问题及互联网UGC平台加强管理;也可以通过一些组织协会专家,来协商一些提高UGC版权问题自治的措施;其次平台可以制定一些规定,加强平台内的自治;同时也可以通过对受众的教育,提高受众的媒介素养,增强受众对侵权问题的认识,最后鼓励受众创造属于自己的文化,表达自己的观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新媒介赋权及意义互联网的兴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