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隐 侠隐 8.1分

下了船的1900

jinying
2018-07-04 看过

看完《侠隐》,突然觉得李天然很像一个人——朱塞佩托纳多雷电影里的1900。一个处在两个大时代交替中的小人物,时代之间的撕扯变成了他的内心撕扯:侠的世界即将远去,新的世界中,是继续守着旧,还是适应新?家仇易报,国恨难除,报了家仇之后,是选择隐,还是甘心当一枚棋子?整本书围绕着复仇展开,然而在最接近目标前的一天,李天然居然产生了动摇。借着蓝青峰的口,道出了他内心的纠结:

“你到底是想干吗?”蓝青峰静静地问天然,“你是想证明你比你大师兄厉害,武功比他高?还是想把他给干掉,给你师父一家报仇?”

太行派掌门李天然(李大寒),最终选择用一把四五手枪,而不是自己的盖世武功终结仇人的性命。然后,肩负起下一个组织委派给自己的任务。

所以,他是那个下了船的1900。

不难想象,电影导演们在见到这本书时,心里该会勾引得有多馋。《侠隐》既有历史小说的丰富和驳杂,将老北平的衣食住行描绘得事无巨细,仿佛《清明上河图》般栩栩如生,又有武侠小说的快意恩仇和铁肩担道义,飞檐走壁、弹指神功,在法律和手枪都登场的新时代,还潜藏着一个旧江湖,好人、坏人、面目不清的人一一登场。

可以说,小说本身提供了一个非常扎实的故事基础,给电影留出了很多空间,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些障碍等待着编剧去克服。

最大的障碍无疑是作为头号大反派而且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朱潜龙,出场太晚了。张北海在写作时,采用的悬疑策略是mystery(谜),但作为电影,其实应该(至少在叙事进行到一半篇幅时)采用希区柯克经常使用的dramatic irony(戏剧讽刺),也就是,观众已经知道了朱潜龙的身份和他在哪儿,但主角李天然不知道。

另外,女性角色在故事中稍微偏弱,只承担情感功能,几乎没有叙事功能。不管是蓝兰、巧红还是唐凤仪,她们仿佛都是整个复仇故事的外围人员。

还有,李天然的美国经历与复仇之间的关系松散,没有起到作用。倒是书中有一笔闲笔“现在不用那把‘四五’,那你可真是白在美国学了那手好枪。”给了编剧很多可以拓展的空间。

再者,李天然的记者身份略显松散,虽然给了他整天吃吃喝喝东游西逛的机会,但在电影中很难表现。他必须要寻找到一个更合适的职业作为掩护的身份。

另外,以小说的写法,李天然作为年轻一代掌门功夫了得,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一下子除掉四名汉奸(虽然靠的是一把手枪),而阻碍他成功的主要阻力就是不知道朱潜龙在哪儿。但显然,这个阻力在电影中还不够有戏剧性。

最后,就是蓝青峰想要达到的目的,揭露得太晚了。这个在小说中面目不清的人如果出现在电影中,应该在第一幕结束时就亮出自己的身份,指引李天然踏上复仇之路。

带着这些疑问,很想看一下姜文是怎么把这些坑在电影里填上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侠隐的更多书评

推荐侠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