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犯焉识 陆犯焉识 9.3分

满肚子的不合时宜

Joanna
2018-07-04 16:17:20

CHAPTER1 婉喻和焉识的爱情是不幸的,是悲哀的,是苦涩的,是甜蜜的,是坚韧的,也是浪漫到极致的。他们的婚姻发端于恩娘冯仪芳的操纵,而爱情发端于婉喻一头热的崇拜。年少的焉识不屑着也抵抗着恩娘强加的这把名唤婉喻的锁,从来没有真心相待过。而在经历了战争和牢狱的苦难后,在二十多年的荒芜空洞的劳改生涯中,已经变成老几的焉识他靠着记忆中的场景一点点回味,才终于品出了婉喻的好,那沉静下的坚韧不屈,平淡下的风情万种,越品越动心,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对婉喻早已倾注的爱,只不过这爱在被锁住的苦闷下隐藏了这么多年!他们的爱情注定是一场相隔了二十多年的爱情。 即使是相隔了二十多年,这场爱情也浪漫到了极致,赋予它浪漫的是两人几十年不变的等待与坚守,即使病痛和死亡也无法阻隔他们为重聚而努力。为了婉喻,老几拼死从劳改农场逃出,奔波千里到上海,只为见婉喻一面,见了面又不敢相认,只是在旁默默地参与婉喻和儿孙的一天就已满足,为了不连累婉喻,他又冒着被处死的风险去自首,谨小慎微地做个好劳改犯。为了焉识,婉喻在战火和贫困中辛苦操持着这个家,以超常的坚韧忍受一切来自邻里的冷眼和敌对,把儿女体体面面地养大成人。她抛弃自尊

...
显示全文

CHAPTER1 婉喻和焉识的爱情是不幸的,是悲哀的,是苦涩的,是甜蜜的,是坚韧的,也是浪漫到极致的。他们的婚姻发端于恩娘冯仪芳的操纵,而爱情发端于婉喻一头热的崇拜。年少的焉识不屑着也抵抗着恩娘强加的这把名唤婉喻的锁,从来没有真心相待过。而在经历了战争和牢狱的苦难后,在二十多年的荒芜空洞的劳改生涯中,已经变成老几的焉识他靠着记忆中的场景一点点回味,才终于品出了婉喻的好,那沉静下的坚韧不屈,平淡下的风情万种,越品越动心,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对婉喻早已倾注的爱,只不过这爱在被锁住的苦闷下隐藏了这么多年!他们的爱情注定是一场相隔了二十多年的爱情。 即使是相隔了二十多年,这场爱情也浪漫到了极致,赋予它浪漫的是两人几十年不变的等待与坚守,即使病痛和死亡也无法阻隔他们为重聚而努力。为了婉喻,老几拼死从劳改农场逃出,奔波千里到上海,只为见婉喻一面,见了面又不敢相认,只是在旁默默地参与婉喻和儿孙的一天就已满足,为了不连累婉喻,他又冒着被处死的风险去自首,谨小慎微地做个好劳改犯。为了焉识,婉喻在战火和贫困中辛苦操持着这个家,以超常的坚韧忍受一切来自邻里的冷眼和敌对,把儿女体体面面地养大成人。她抛弃自尊一家家地去求人,忍受一切求人的辛苦不易,把焉识的死刑改成了死缓。她为焉识着迷,即使被时光和牢狱折磨得变了样,她还是一眼看破了焉识的伪装,认出了在电车上,在饭店外,在小摊前回来见她的焉识。这样的焉识值得婉喻的守候,这样的婉喻也值得焉识的浪子回头。 CHAPTER2 主人公陆焉识,也唤作老几。十六岁考上大学,十九岁出国留学,取得博士学位,精通四国外语。他天生一副好样貌,是个风流多情的浪子;他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也是个“没用场”的读书人。 陆焉识身上有知识分子的纯粹,他天真倔强,本性善良,向往自由。他总以善意和简单去揣测他人,他人却总以恶意和复杂去伤害他。他性格随和,总愿意迁就他人,就连婚姻大事也可以迁就。但他有自己的坚持:不认输,不求人,在真理和思想自由上绝不妥协。不愿将论文借给大卫,是他对学术诚信的坚守。因为报纸上的学术文章得罪了当局者而入狱,写一封公开的道歉信就可获释,他不愿做,这是对知识分子的尊严和骨气的坚守。一直以来不结党派,是他不愿自己的笔杆成为被他人操纵的武器,这是对言论自由的坚守。他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在文人的笔墨战争中孤立无援,受人排挤,不懂得嗅闻政治的风向,也没有一个靠山,吃了笔墨官司的苦头仍不知悔改,最终把自己变成了罪大恶极的大政治犯,造成了妻子儿女的不幸。可是,这些“坚守”已烙印在他的本性之中,他不愿改也改不掉。即使在大草漠上受几十年折磨,归来的他学会了察言观色,放下自尊,忍受屈辱,骨子里仍然剩有一分天真,倔强和自由未曾泯灭。 陆焉识是个浪子,但他对家庭也有崇高的责任心。他在重庆入狱两年,托人每月寄信,只口不提入狱一事,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上文提到他去自首,也可以说明他的责任心。命运不让他做个好丈夫,好爸爸,不代表他心里不想。小说开篇花了大量笔墨去讲老几去看电影中的女儿的事,多次尝试打通关节,雪天里步行,只在银幕上看了小女儿五分钟,激动得全身冲血,回来差点葬身狼腹。为了看女儿一眼,他真的太不容易了。他对家人的爱其实无比崇高和无私。儿女不知道也不理解,只会埋怨他给家庭带来的不幸。家庭的不幸确实起源于他,但他的慈父之心不该被否定。 陆焉识此人的可恨在于他的“没用场”,空有学识,没有和世人打交道的本事。一心独善其身,也免不了满腹学识被人利用的结果。处处被人算计,在纷争中越陷越深。但他的可贵之处也在于此,始终怀有知识分子的清高,天真,自由思想,不被世俗所污染。自古以来有很多这样典型文人代表。陶渊明隐居东篱下,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的清高。苏东坡“满腹不合时宜”,言论不知禁忌,因“乌台诗案”差点丢掉性命,不愿向当局屈服,被一贬再贬,只能自嘲“问吾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是文人的倔强和坚守。陆焉识完美地继承了这些世代流传的品质,这就是他可贵的地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陆犯焉识的更多书评

推荐陆犯焉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