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老和死亡下的医学关怀

carlo
2018-07-04 15:58:21

闲来无事又重温了一遍这本书,翻到了我本科阶段写的读书报告,搬到这里以做纪念。


《最好的告别: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常识 》一书是外科医生阿图·葛文德 所著关于衰老、死亡中的种思考一本书。作为名经验丰富医生,者给我们展示了他对于这一话题的独特见解,也让我印象深刻。下面将 简单介绍并 阐述几点令我感触 颇深 的几点内容。

一、衰老意味着什么?

衰老,是每个人都不可回避又想谈起的话题。我们以看到电视上一再播出化 妆品广告,保健无不体现着人们希望衰老要来的这么快愿。但只是容颜的变化,身体不佳书中描述是一个漫长 的过程:从三十 岁开始,心脏的泵血 峰值逐年下降 ;四十岁左右,肌肉的质量和力开始走下坡路五骨头以每年 1% 的速度丢失骨密;七十岁时候,大脑灰质使头颅空出差不多 2.5 厘米空间, 厘米空间, 会 很容易发生颅内出血;八十岁时,我们会丢失 25%25% -50% 的肌肉;大脑处理速度在四十岁 的肌肉;大脑处理速度在四十岁 之前就开始降低, 到八十五岁40% 的人都患有教科书所定义老年痴呆。细想,这 是多么可怕的过程!

受益于临床医学与公共卫生的发展,现如今大部分人都可以几乎完整地体会这一过 程,衰老问题也显得 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突出 。我对书中那三个曲线图 印象深刻,在过去 死亡是稀松平常的事,所以曲线往由高处直下降也就少了些痛苦过程。而现在大部分人是两种曲线中的一,因为慢性病治疗而缓起伏、如颠簸山路;一种是阶梯状的下滑,最后寿终正寝。而这两者无不伴随着长久知尽头对衰老的一点感知和恐惧。

同时 衰老 引发 问题 还有着 社会因素 。文中 指社会老龄结构 额改变 。过去,能够活到老 年的人并不多见,而 那些能够活到老年的人常作为传统、知识和历史维护者,具有特 殊的作用。一 直到死, 他们往维持着一家之长的地位和权威。在很多社会老年人不仅 老年人不仅 享有 (晚辈的)尊重和顺从,而且主持神圣仪式支配政治权力。 而现在, 老年人 处 都 是, 他们 不再 神圣, 而随之而来 的是劳动力不足 和赡养 问题。 有能力 养活自己 的老年人 问 题还不会 这么 突出, 而像文中爱丽丝 这样 “步履不稳、记忆衰退,失能智的情形越来

越严 重,独立生活状态维持不了多久 ”, 这将 引起 越来普遍 的社会 问题。

现在的我, 处于二十岁年纪谈起它未免不那么感同身受但从我的祖父辈也能 对它有着一些印象。我爷比整年长 60 岁,现在已经 岁,现在已经 82 岁高龄了,奶因病去世 岁高龄了,奶因病去世 后,他已经独居了二十多年。这来留给 我的印象一直是住在乡下间瓦房 中,每 天种菜、做饭读圣经,毫无新鲜感可言。 他总是盼着过节后辈们的到来,而我诚实地 说,却往很讨厌那里的生活感到无趣和乏味。现在回想起来正是书中有关马斯洛理论和所谓的社会情绪选择理言,年轻或老需求差异是不同。如 书中 来日无多 的伊万·里 奇,没有了野心、虚荣只求舒适和情谊。

不过,衰老并止需要舒适否则和死亡有什么区别。托马斯的疗养院计划令我动 容。两条狗、 4只猫、 100 只鸟,救活了一个疗养院抗击所谓的三大瘟疫 只鸟,救活了一个疗养院抗击所谓的三大瘟疫 —— 厌倦感、 孤独感和无助。 人是社会的动物,都 有着一颗需要交流和关怀的内心。 美国有着先进的 疗养院系统,但也避免不了这三大瘟疫在国内有着许多的孤寡老人他们得到疗养院的救助, 更不要谈如何摆脱厌倦孤独, 这让我对 国内的这方面工作产生了深忧 虑。

这也 体现了, 对于 衰老, 医学 的发展 是缺失的。 诚然 我们 大约 可以解释 衰老 的秘密, 但对于 衰老 的人们 我们 却关切 太少。 文中 说到:“ 说到:“ 我们擅长处理特定的、个别问题:直肠 癌、高血压膝关节炎。交给 我们一种病,能够采取些措施。但是给个有 高血压、膝关节炎以及 其他各种病痛的老妇 人,一个面临失去所喜欢生活危险人,我们几乎不 知道该怎么办,往只会把事情搞得更加糟糕。 ”前文 疗养院 的案例, 可以 看出 许多 疗养院 满足了 老年人 的基本 生活 需求, 却让他们 同时 被厌倦、 孤独 和无助 笼 罩。

二、挣扎 ?妥协?面对死亡的抉择。

与衰老相比,死亡给人的必然是更大恐惧和窒息感。最不 同是它在生命中的位置 —— 当你经历了衰老,可以习惯它但人无法死亡乃 是终点。

对于 死亡, 在医学 的学习 生活 中也会 常 遇到, 不仅是 文中 得到 一具皮革似的干尸 用于解剖 之事, 因为 我们学习 的每一种 病患 背后 都有着 死亡 带来 的威胁。 在我 看来, 死亡 虽然可怕, 确是一个 不可或缺 的存在。 在电视剧《 黑镜》 第三季 第四集 中, 描绘 了一个 没 有死亡 的世界, 死亡 的人们 的大脑 被计算机 备份, 到了一个 没有死亡 的圣朱尼佩洛 城中, 但城中 的泥潭 中的人 却一个 面孔扭曲、 寻欢作乐, 如行尸走肉, 因为 他们没有 了死亡 ,

没有了 追求, 生活 还有什么 意义? 正如 老子 所言, 有无相生, 难易 相行。 没有了 死亡, 生 命也就 没有价值。

阅历尚浅的我还未太了解死亡, 直到去年老家叔因食道癌世“前几日还能说会笑 “前几日还能说会笑 的一个人就这样没了”,我并不能用更复杂 的一个人就这样没了”,我并不能用更复杂 的一个人就这样没了”,我并不能用更复杂 的语言描 述我感觉,只能用这种朴素述死亡,朴素得可怕让我瑟发抖。

在医学的角度去看死亡,更重要一个问题是 :医学本着救死 扶伤的宗旨,在面对亡无能为力时,是不放弃地挣扎还就这样妥协面对现实呢?

文中提到一项研究 :“使用机械呼吸、电除颤胸外按压,或者在临死之前入住监护 使用机械呼吸、电除颤胸外按压,或者在临死之前入住监护 室的末期癌症患者,其生命最后一周质量比不接受这些干预措施病人差很多。对大数人来说,因为不治之症而在监护室度过生命的最后日子完全是一种错误。你躺那里, 戴着呼吸机每一个器官都已停止运转你的心智摇摆于谵妄之间永远 意识不到自 意识不到自 己可能生前都无法离开这个暂借的 、灯火通明的地方。大限到来之时,你没有机会说‘再 见’‘ 别难过见’‘ 别难过见’‘ 别难过见’‘ 别难过我很抱歉’ 或者‘我爱你很抱歉’ 或者‘我爱你。”这其中的道理显而易见,面对死亡有些人 ”这其中的道理显而易见,面对死亡有些人 认为生命最后阶段的体验十分重要,而不断地挣扎和抢救是对质量破坏。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边。 那时我叔 病危住进 ICU ,选择了在医院不断抢救 选择了在医院不断抢救 ,直 到去世也没有见他赶来的儿子最后一面,生命时刻只插管和呼吸机陪伴着。那时我父亲对说 :“以后再这样,直接开车拉回家好歹能在人身边走啊! 以后再这样,直接开车拉回家好歹能在人身边走啊! ”

但说的轻松,死神来临时又有多少人能放弃在医 院获得最 。后一点希望的机会 呢? 死亡是这么可怕,我们每个人都盼望它晚点儿来临就算身患绝症也肯定有着那一 丝侥幸心理,“万一奇迹出现了呢”。可以说每个放弃治疗的人里都怀着纠结情, 丝侥幸心理,“万一奇迹出现了呢”。可以说每个放弃治疗的人里都怀着纠结情, 丝侥幸心理,“万一奇迹出现了呢”。可以说每个放弃治疗的人里都怀着纠结情, 丝侥幸心理,“万一奇迹出现了呢”。可以说每个放弃治疗的人里都怀着纠结情, 因为这样做就等于给自己判了死刑。所以我们十分理解那些有着不治之症仍倾家荡产四处寻医的人,他们是我中大多数无法承受面对死亡带来压力。之前看过一部美剧《周一清晨》中,有着这样个故事年男人已经濒临死亡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一旦拔下管子他将停止呼吸。但的生前预嘱写到如果可以用机器维持要直维持。医生私 下认为这样维持没有必要了,便去问病人的妻子是否同意拔管。想 到无法挽回了,便同意放弃治疗随后哭的撕心裂肺。最医院主任批评那位生他说:“让患者家属决定放弃治疗,无异于谋杀而且是死自己最心爱的人!” 他说:“让患者家属决定放弃治疗,无异于谋杀而且是死自己最心爱的人!” 他说:“让患者家属决定放弃治疗,无异于谋杀而且是死自己最心爱的人!” 他说:“让患者家属决定放弃治疗,无异于谋杀而且是死自己最心爱的人!” 给家人宣 给家人宣 布死亡都这样痛苦,何况要杀自己呢?

选择 面对 死亡, 医学 也相应 发展了 善终 服务, 文中 提到:“ 提到:“ 善终服务就 是姑息治疗,是通过给予相应的照料帮助病人处理这些 困难。 他会有一个姑息治疗医 生帮他调整药物和

其他治疗,尽可能减轻的呕吐、疼痛和 其他症状;会享有护 士上门探视,以及一天 24 小时紧急电话护理支持。他享有每周 14 个小时的家庭健康 个小时的家庭健康 助理服务,包括帮他洗澡、穿衣 服、打扫屋子 —— 任何非医疗事务。还有一位社工 和精神顾问可以为他提供服务。会得 到他需要的医疗器械,还可以随时 废止(停止善终服务)。 (停止善终服务)。 ”可见, 如何 帮助人 走向 死亡 也 是医学 在发展 的一个领域。

死亡是一个永远解决不清的话题,面对大限将至我怎样做?还未从可知。

三、什么指引着医学的发展。

谈完了衰老和死亡,该有关医学的话题。

前文也提到过,葛德作为一名优秀的 外科医生在谈论衰老和死亡时有着浓厚医学人文气息。而的起源,不正是于 人类对衰老和死亡的恐惧吗?

还记得《西游》里, 驱使着美猴王离开花果山的导火索正是一只老子死亡对死亡的恐惧让他产生了学习仙术长不老想法。而人类社会,也正如这群猴子一般为了 对抗 死亡, 开始了 一而再三 的探索。 而对于 衰老, 显然 它在死亡 面前 不值一提, 就像前文 提到的 三条曲线, 过去, 人们 还未 体验 衰老 就一命呜呼 了, 所以 医学 的起源 中, 衰老 并不是 主要地位。

现阶段 的医学, 我们 有出色 的临床 技艺和公共卫生 研究成果, 保证了 社会中 的绝大多 数人 能在未患病 时得到 保障, 患病 时得到 有效 处理, 但对死亡 的研究 并不仅 是如何 赶走 死神 ,甚至 有的 研究 是如何 让死亡 来的 更快, 文中 提到:“ 提到:“ 到 2012年,每 年,每 35 个荷兰人就有 个荷兰人就有 一个在死亡的 时候寻求辅助死亡 。”

最让我 心灵 触动 的是朱厄尔·道格拉斯 的案例, 卵巢癌 扩散 阻碍 了她的肠道 ,按照 病 情, 葛文德 医生 提出了 几个方案, 包括 化疗、 手术 绕开 肠梗阻, 或者 做一个 回肠造口术。 但她都没 选择, 她认为 这样 就没法 参加 亚瑟 弟 的婚礼, 同时拿生命 冒险、 回肠造口术 等 造成 的心理 屈辱 感也是 其中的 因素。 这些 在学校 中都是 学不到 的东西, 作为 一个 医学生, 我只知道 如何 去诊断, 如何 去治疗, 如何 去指导 康复, 但不会 解决 这位可怜 母亲 的问题。

后面 葛文德 医生 的做法 令人敬佩, 他给了 患者 基本 的选择 的权利 和尊严, 所以 文中 说:“ 说:“ 选择比风险计算更复杂 选择比风险计算更复杂 。”因为 你的对象 是一个 会思考 有感情 的人,而不是 简单的 风 险计算公式。

什么 指引着医学 的发展? 过去 是衰老 、病痛 和死亡, 现在 是作为 一个 人的需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最好的告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好的告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