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生活家的村上,和作为小说家的村上

PhoeNix
2018-07-04 看过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俄罗斯世界杯鏖战正酣。首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整个国家人口只有30多万人的冰岛,也是掀起了一阵议论的热潮。

若非世界杯,恐怕绝大多数人在地图上都找不到冰岛这个国家在哪里。至于那里的人说着什么样的语言,有着什么样的神话传说、历史典故,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物种存在,就更无从了解了。

是呀,以冰岛所处的地理位置而言,的的确确称得上世界尽头这个名号,以至于素来热爱旅行,满世界跑来跑去的村上春树也不得不承认,若非作家会议的邀请,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主动跑到什么冰岛去。

不过终究好奇心占据了上风,让一向不喜欢参加应酬活动的村上春树决定答应前去冰岛出席会议。

在《假如真有时光机》里面,村上照例事无巨细地将他的冰岛之行娓娓道来,此外还包括纪录了探访纽约街头巷尾,重返希腊小岛、意大利,去老挝旅行,探访熊本县等一系列的游记文章,内容不可谓不包罗万象。

旅行究竟意味着什么?多年以来,村上有着自己的一套看法,或者称其为村上式哲学。村上曾写道:“归根结底,(旅行者)想以自己的眼睛看那个地方、以自己的鼻子和嘴巴吸入那里的空气、以自己的双腿站在那个地面上、以自己的手触摸那里的东西

...
显示全文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俄罗斯世界杯鏖战正酣。首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整个国家人口只有30多万人的冰岛,也是掀起了一阵议论的热潮。

若非世界杯,恐怕绝大多数人在地图上都找不到冰岛这个国家在哪里。至于那里的人说着什么样的语言,有着什么样的神话传说、历史典故,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物种存在,就更无从了解了。

是呀,以冰岛所处的地理位置而言,的的确确称得上世界尽头这个名号,以至于素来热爱旅行,满世界跑来跑去的村上春树也不得不承认,若非作家会议的邀请,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主动跑到什么冰岛去。

不过终究好奇心占据了上风,让一向不喜欢参加应酬活动的村上春树决定答应前去冰岛出席会议。

在《假如真有时光机》里面,村上照例事无巨细地将他的冰岛之行娓娓道来,此外还包括纪录了探访纽约街头巷尾,重返希腊小岛、意大利,去老挝旅行,探访熊本县等一系列的游记文章,内容不可谓不包罗万象。

旅行究竟意味着什么?多年以来,村上有着自己的一套看法,或者称其为村上式哲学。村上曾写道:“归根结底,(旅行者)想以自己的眼睛看那个地方、以自己的鼻子和嘴巴吸入那里的空气、以自己的双腿站在那个地面上、以自己的手触摸那里的东西。”

无论是旅游也好,还是写作也好,很大程度上都得保持好奇心。若无好奇心,那么旅游恐怕就成了负担,对人来说,无非又去了一个地方而已。若无好奇心,那么就无法从那些平淡甚至日常性的行程中找到有趣的点。村上曾表示,旅行虽然简单,但写出有趣的游记却绝非易事,这里面需要技巧性的东西。

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好奇心可谓是成为作家——毋宁说是成为最优秀的作家必不可少的条件。

要时时刻刻保持好奇心,那无疑需要对生活持有无比热爱的姿态。村上便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村上的小说与随笔就像一个人的两面。写随笔的村上是温和谦逊的生活家,还能在恰当的时机讲一个笑话,调节气氛。

村上的随笔总是带着对生活的热爱,以极其细微的目光去审视生活中的一切,读者一打开书,生活的气息便扑面而来,不容分说地将读者卷入其中,进而被村上那种随性自在的笔调和幽默感所触动。

而写小说的村上总是蔓延着离群索居的决绝之气,仿佛暗夜里孤独摸索的灵魂,徘徊在现实与非现实的边缘,审视自己的内心,或者独自舔舐身上的伤口。

也就是说,作为生活家的村上是入世的,而作为小说家的村上是出世的。

作为读者,我是把这种巨大的差异作为一个整体来接纳的,小说也好,随笔也好,出世也好,入世也好,那都无疑属于村上春树,属于村上式文体,写小说的村上和写随笔的村上之间并不存在天然的分界线,若说有,那也是极其模糊暧昧的。

或许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需要两种姿态,以面对不同的情境。出世与入世,热爱生活与离群索居,这些体现在一个人身上并不矛盾。反而使我们认识到生活很多时候都是一种矛盾体。正如村上那样的生活。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假如真有时光机的更多书评

推荐假如真有时光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