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般

June
2018-07-04 12:18:14

Micheal Keevak的这本书偏于考据,从17、18世纪欧洲的旅行日记和对非欧洲人群的观察开始着手,再延伸到19世纪欧洲所谓的“科学”和“分类法”(taxonomy)对人种差异的研究,去探讨现在我们习以为常的“黄皮肤-东亚人”的关联是如何建构起来的。

让人不太满意的地方有几个吧。首先,Keevak讨论了欧洲的旅行者、科学家和观察家在19世纪将东亚人逐渐“染黄”的过程(毕竟在17、18世纪的著作中东亚人的肤色通常被认为是白[white]或者苍白[pale])。但是,Keevak并没有认真地考察“黄皮肤”这个西方的“舶来品”是如何顺利地为中国人所接受(真的就这么顺利吗?就没有异议者和别的方案吗?在孙中山的五族共和旗上,黄色代表“满“人,而红色则代表者“汉”人),却又被日本人所摈弃。在第五章里面,他一共花了大概10页去讲这个问题,而这明显是不够的。

同样地,他在讨论17、18世纪欧洲的各种作品对肤色的理解的时候,少有考虑those accounts were probably not informed by modern racial thinking but by the humoral theory这种可能性。换言之,不论17、18世纪的欧洲人将自己或者亚洲人看成是什么肤色,在很大程度上他们对肤色的分门别类并非像19、20世纪的种族主义者一样僵化,而是变动不居、受诸多影响的。也就是说,在17、18世纪的时候,肤色和种族并无固定的联系。

最后,Keevak分析了不少原始材料,却并没有逐一指出他的分析有不少是来自前人的研究,而非他本人的原创想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Becoming Yellow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