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味(饮食卷) 人间有味(饮食卷) 评价人数不足

《诗说中国》编辑手记

西北偏北
2018-07-04 10:42:22

中华古典诗词蔚为大观,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结晶。基于此。《诗说中国》企图用一种全新的视角,即诗人的视角、诗歌的视角来说中国文化,讲中国故事,发现藏在汉语诗歌中的经典中国、美丽中国、人文中国。

高远的立意加之精良的文本,打动了叶嘉莹先生,她在看到图书清样后当即决定予以推荐!

丛书主编薛保勤 、李浩,都是国内研究诗歌和古典文学的知名学者。薛保勤 教授系著名诗人、学者,编审、陕西省记协主席,著有《读悟天下》《送你一个长安》《给灵魂一个天堂》等著作。有两部作品荣获全国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一部作品荣获柳青文学奖。

李浩,教授,长江学者,博士生导师。西北大学中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在复旦大学中文博士后流动站师从王水照先生,进行博士后研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教育部高等学校教学指导委员会中文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副会长兼《唐代文学研究》主编、陕西省诗词学会副会长。

各卷作者也都是精心选择,作者阵容中,既有在古典诗歌领域沉浸多年的学者如陕西省诗词学会副会长、陕西省赋学学会副会长刘炜评教授;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组成员,陕西省节庆促进会副会长张志春教授,以及董雁、储兆文、王潇然等中青年作家学者。也有近年来致力于继承发扬传统文化,创作成果斐然的青年一代,如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人民音乐出版社精品图书“琴梦中国”系列主编曹雅欣,《中国书房》丛刊执行主编刘蟾,《唐诗风物志》作者毛晓雯,以及倾蓝紫、那罗等。为了保证丛书在历史、文学领域所有知识点准确无误,出版社还特邀了杨恩成、魏耕原、阎琦、费秉勋四位古典文学研究专家 对书稿进行全面审读。

《诗说中国》内容上的创意:

1、《诗说中国》分为九卷:九卷的内容也是说中国人最关心最重要的东西,经过反复斟酌,我们选择“民俗”“饮食”“行旅”“园林”“家国” “耕读”“战争”“乐舞”“情感”九个方向的内容。九卷图书都有精炼传神且诗意的书名:《诗语年节》《人间有味》《行吟天下》《明月松间》《家国情怀》《耕读传家》《铁马冰河》《乐舞翩跹》《情寄人生》。

2、精选诗词:

用诗来说中国 是件十分有意义的事,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在浩如烟海的古典诗歌中,选什么诗,怎么选,怎么说,说到什么程度,都需要谋划者的良苦用心和解析者的殚精竭虑。丛书主创人员精心选择了近6000首古典诗词,这些诗歌不仅具有一种文学形式本身的审美价值,更是中华文明进程别样的记录,我们将看到诗歌是如何直观反映我们祖先的所看、所思、所想、经历与感情的。我们将发现诗歌是如何深入地渗透于中国人日常生活中去,让现代社会的我们与千年前的祖先产生精神上的联系,情感上的共鸣的。具体到每篇文章,则根据设定意象、精选与其风骨、内涵、感悟一致或相关的诗词进行精要的阐释,文章既有诗人对于自然、对于生命、对于人生的个人主观感受,也有诗人的经历境遇、思想情操和道德信仰介绍,而最终升华到诗人所处的时代环境,与主题相关的历史文化知识的宏观层面。

比如《耕读传家》第一篇《白发渔樵江渚上,观看秋月春风——渔樵耕读的符号》中引用的古诗词就有42首,引用的文献资料达20处。通过引用柳宗元、王维、郑谷、陆游、吴镇等人的诗词,以及《汉书》《论语》等文献,运用生动活泼的言,让读者非常具体地感受了渔樵耕读这四种农耕职业在古代社会的地位。

3、“点”“线”“面”有机结合,沟通古今。形成多元化完整叙述空间。

为了便于大众阅读,文章采用散文式的笔法、九卷除总序外,每卷图书还撰有自序,介绍该卷的写作宗旨及文化流变,各篇前设有导读,勾勒本章内容,提炼诗说本章的要义。一首首古典诗歌如同是“点”,用历史长河中的这些“点”来连接成“线”(纵向的时间线上历史的变迁),用“线”勾勒出“面”(某一文化类型的全貌),使“点”具有经典性,“线”具有延续性,“面”具有代表性,通过“点”“线”“面”的有机结合,沟通古今,形成完整的叙述空间体系,从而再现曾经的中国社会全貌。

比如 诗说中国·园林卷《明月松间》,分为七大板块,首先介绍园林的起源,时间线上溯商周下至明清;接着介绍园林的形制、景观、人物、韵味、情感、隐喻。除了总序,作者还撰写自序,篇首配有导言。通过一首首 古典诗词,引出园林的方方面面,通过每一篇文章纵向打通古今园林演变。最后组合七大板块,展示中国园林的整体风貌。

4、多维度阐释经典中国、美丽中国、人文中国。

独具匠心的内容设计更体现在 编者、作者的多视角维度,每一卷都从诗歌出发,将探究领域扩展至历史、社会学、哲学、美学、心理学等多学科,对具体的文化现象做发散的探讨与阐释,从而围绕美丽中国的阐释建构起一个多元文化框架。

下面 我举文中几个例子做一说明:

饮食卷《人间有味》中《诗说古代素食清供(前篇)》中提到:

最早的佛门清规中并无不能吃荤这一条,仅要求佛门弟子不食特地为僧众所杀的肉。重点就在“特地”二字,但凡不是特地为僧众杀的,那肉便被称之为净肉,但吃无妨。这个规矩到了史上最狂热的佛教徒梁武帝萧衍手里,一下就变了,佛门从此只能吃素,连五辛都一并禁了。至此,佛家饮食取消了最后一抹刺激,佛家子弟的味蕾彻底陷入沉寂。再说道教,道家追求淡泊宁静的境界,挚爱的修炼大法是辟谷。想想便知,连五谷杂粮都需要避开,肉食对他们来说显然是太重口味了,还是素菜更能助人抵达清澈澄明。

总之,佛教与道教算是中国素食发展的助推器,这从某些写及素食的诗歌中就能看出,如唐代姚合诗“道友怜蔬食,吏人嫌草书”,明代石沆诗“蔬食寻常饭,荤腥间或尝。净神三遍咒,暖室一炉香。念念归真境,心心向道场”。

该篇介绍了中国素食发展的脉络,指出佛道对中国素食发展的助推作用,举出相关诗歌内容作为佐证。同时让我们了解了佛教、道教的一些小知识。

再如民俗卷《诗语年节》中《东风夜放花千树——诗说元宵节》,作者敏锐地抓住了元宵节的精神内核“闹”。他指出,这并非我们后人的归纳总结,而是历史智慧的沉淀,文中提到“这个节日在古人的体验里就一再提及“闹”字”,作者以诗证史、举出元好问诗歌《京都元夕》为例:“袪服华妆着处逢,六街灯火闹儿童。长衫我亦何为者,也在游人笑语中。”

作者也在讲述诗歌中传达给我们的节日精神内核的同时,也不放过对节日历史源流,民俗演变的考证。文中写道:

如果说大年是太阳的节日,那么元宵节便是月亮的节日,新春降临时第一个圆月的节日。元宵节原是汉代兴起的中外合璧敬神礼佛的节日。因为隋炀帝的铺张扬厉,此节表演娱乐仪式得以张扬,方显出世俗“闹”的特色。“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崔液《上元夜》),唐宋以降,灯笼、汤圆、焰火等逐渐成为成熟的欢乐元素,以及更多的故事与诗词渲染着这一节日里官民同乐的祥和氛围。如果说大年闭门守家,重团聚仪式与祭礼仪式,是娱神;那么,元宵节则是走向广场,倾向于群体的狂欢仪式,是娱人 ……张灯观灯赛灯叫“闹花灯”,芯子竹马柳木腿等叫“闹社火”,一言以蔽之:人取代神而成为主体,以娱人的世俗演义呈现于广场,就是正月十五闹元宵。

再举一例,乐舞卷《乐舞翩跹》中,提到中国最富诗情的乐器之一 ——琴。文中是这么说的:“琴,作为不折不扣的中国自有古乐代表,在这种乐器身上,承载有非常典型、非常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理念。所以,古琴才能被誉为是‘琴有九德’、才能被看作是‘乐以和情’。唯有琴,能够不仅于对“琴技”的练习、更上升为对“琴道”的研习。“道”的层面,传递的就是精神气息、价值理念。”

琴传达的是“和”的品质。作者举出白居易一首听琴诗《听弹古渌水》:

闻君古渌水,使我心和平。

欲识慢流意,为听疏泛声。

西窗竹阴下,竟日有馀清。

琴如流水,淌过心田,心绪平和,疏影西窗。

在谈到琴的构造时,作者这么说:

根据《易经》,山泽必相对,而在古琴的构造上也充分印证着古人的这种宇宙观,“泽”即是琴轸部位的“轸池”,也是琴底部的两个音槽,也就是两个发声孔,其中位于底板中部、较大的一个称为“龙池”,尾部较小的一个称为“凤沼”。山泽相应,龙凤相对,这便是万象天地。

如此看来,小小一具琴身上,有天、有地、有年、有月、有山、有水、有龙、有凤、有君、有臣、有文、有武、有时间、有空间。天地之道,万物之和,便是古琴的化身,亦是古琴的精神。

短短四百字,我们就充分感受到琴与中华传统文明的密切联系,琴中反映了中国古人的世界观,以及蕴含在古人身上那种平和淡然、天人合一的品质。而这种种讲述更由于古诗的存在得以印证和增色。

这样的文字,在《诗说中国》九卷本中比比皆是,正是全体创作人员在内容上的独具创意,审读专家在文字上的精益求精,使得这部作品历时五年打磨终结硕果。

《诗说中国》形式独具特色:

1、诗画一体,排版疏朗:精选近200幅古代名家名画,诗画一体,排版精心设计。这既是诗心的视觉化呈现,也是一次传统文化的展示。

2、装帧考究,突出细节:采用80g 纯质纸四色印刷,封面采用传统银色勾边工艺和凸字油工艺,呈现良好的立体效果。

出版后反响强烈:

2018年1月11日,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上,《诗说中国》丛书隆重推出,以五年的精心编纂,为广大读者献上一份讲述经典中国、美丽中国、人文中国的文化大餐。社会反响十分热烈。

《光明日报》《文汇报》《中华读书报》《北京青年报》,新浪读书,凤凰文化,澎湃网,中新网,搜狐网联合推荐!《光明日报》发专版书评推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人间有味(饮食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