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推理

宝儿-天使宝贝
2018-07-03 看过

最近看到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的唐缺作品《九州·黑暗之子》,一看封面和书腰就有些心里打鼓,因为上面图案阴森文字晦涩,显得鬼气拂拂,猜不透里面究竟藏了些什么妖魔鬼怪。书还没看呢,心里倒先有了几分怕怕。这是书的装帧者设下的圈套高明,让读者把书拿在手里一瞄就已经中招。

唐缺,80后,北航毕业,自称是“无业游民卖文为生”。航空大学的毕业生不搞发明创造却舞文弄墨,想来也是个“不务正业”的奇葩。早先看见过他一些作品,如《英雄》、《星痕》、《云之彼岸》之类,都是立意古怪有趣好读的妙品。这部《九州·黑暗之子》则标榜是“独树一帜的推理幻想小说”。

推理小说,是以推理方式解开故事谜题的小说,通常都含有凶杀与侦探,或找寻失物或解开奇异事件等等,这方面高手如英国的柯南道尔,日本的江户川乱步,中国的程小青。幻想小说,是以超现实方式手法表现未实现事物的小说,广义地说包括科幻、奇幻,玄幻,魔幻各类小说;狭义地说是建立在东方玄想基础上的小说,这方面高手如英国的罗琳,日本的安房直子,中国香港的黄易。

唐缺把上述两种小说风格搓揉混合,写出《九州·黑暗之子》,“妙手著文章”推理与幻想风味兼而有之,就像新村里的烧饼铺子,卖出的“甜夹咸”烧饼因为又甜又咸、风味独特而倍受顾客青睐。书中故事是这样的:在某个隐秘小城接连发生凶杀案,“有关方面”派人侦查,随着工作深入,注意到一个个“犯罪嫌疑人”,牵出了一桩桩陈年旧案,揭开了一件件可怕秘密等等,终于真相大白。

因为是幻想性质推理小说,所以故事情节荒诞不经,人物形像怪异。但是怪异归怪异,却也是涉笔成趣。例如书中主角,即派出的侦查人员,一个是“不会说谎的浪漫女魅”、属于“魅族”;一个是“放浪形骸的捕快”,属于“人族”。“女魅”是什么?外貌漂亮讨人欢喜的年轻女鬼?就像《聊斋志异》中的聂小倩之辈?何况还是“不会说谎”加“浪漫”的呢!就此一端足引得帅哥浮想联翩心旌摇荡。再说那名“捕快”,以其身份来说总归是青石城里从事公安工作的公务员,总得有点包青天、狄仁杰手下工作人员的气质才对路,可是偏偏离谱太远。作者笔下一魅一人搭档干活。四个案件都充满曲折离奇。如果小说通篇就是恐怖血腥,不但单调乏味,恐怕也要吓退一些读者,所以作者善解人意,适当添加类似爱情的元素,既贴近人性又显出几分暖色。小说写了女魅和捕快在扑朔迷离的侦查中,不知不觉产生了一种“隐秘而复杂”的情感。朦胧迷惘柔肠百结,人鬼未了情究竟属什么?如何表现如何归结?又为读者编出几多故事。在《九州·黑暗之子》这本书中间或还会冒出来一些“警句”来,虽然比较难以读解,甚至还有些拗口,但倒是意味深长,闪耀着作者智慧光芒。这可能也是唐缺作品的一个特点,记得他此前一些作品也有类似风格。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九州·黑暗之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九州·黑暗之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