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自由 逃避自由 9.0分

《逃避自由》笔记

doe
2018-07-03 看过

1. 个人之出现与自由之暧昧

个人化过程中的现象: 1) 一方面,个人的身体情绪与精神日益强壮,其行为由意志及理性引导。 2)另一方面,个人产生日益增长的孤独。

(个人的条件及社会的环境限制了个人化的成长,每一个社会只能达到某一个程度的个人化,一般的人不能超过这个程度。)

不可承受的孤独使人产生放弃独立的冲动,其方法有二: 1)服从 (权威) 2) 与人类及自然自动地建立关系,在不否认个人的情况下,把个人与世界联系起来,其极致就是爱与创造性的工作。

2. 宗教改革时期之自由

中世纪的背景及文艺复兴运动:

中世纪与现代社会的不同:缺少个人自由,在社会秩序中只能扮演制定的角色。人们在社会中有明确地,不会改变的和没有疑问的位置,因而并不感到孤独与孤立。社会秩序使得人有安全感与相属之感。社会几乎没有竞争。那时,“个人”还不存在,人依然靠原始关系与世界联系起来,尚未发现自己是独立的人,或发现他人和世界,是个独立的个体。

中世纪后期,资本,个人经济动机和竞争日益重要,新的有产阶级产生。个人主义诞生,且影响到了人类活动的各个方面。安全感和安定感开始丧失,每个人都成为潜在竞争者。人与人的关系变成敌对和疏远。

对于大资本家,一方面,他们可以扩展和聚集财富,因而可以享受新的自由的成果,可以得到统治人主动的新感觉;另一方面,他们必须统治群众,且必须彼此作战,因而也不能免除不安全感和焦虑感。在文艺复兴的文化中,他们表现出人类尊严,意志,与自主的新精神,却也表现出失望和怀疑态度。

对于较低的阶级,他们渴求自由,希望积极参加政治革命及宗教运动。

最重要的中产阶级,兴起的资本主义提高了他们的独立性与主动性,却也带来威胁。自由带来孤立与不安全感与个人的不重要。此外他们对有钱阶级的奢侈及权利充满憎恨。

3. 现代人的两种自由观念

现代社会对人们的影响产生了两种现象:1)人变得更加自立自主,且不满现实,喜爱批评;2)更加孤单无依,不安全感明显。

现代社会阻碍人们自由的因素减少,但新的敌人并不来自于外在,而是许多内在的因素阻碍了我们对自由的认识。(例如,盲目崇拜权威,相信舆论,丧失自己的价值观等等。)

资本主义社会中,个人的努力和作为是成功的重要要素,因此使人不再受传统的约束,对于增加人类更多的自由训练人们进取,有鉴赏力和负责任等方面有重大作用。但也使得人在社会中感到孤独,无意义和无权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日趋淡薄。

4. 逃避的心理机构

所谓心理的正常或健康,定义有二:1)站在社会功用的立场,一个正常或健康的人只要履行其社会上应尽的义务即可;2)从个人角度讲,对个体的成长与幸福最适宜的条件即为健康或正常。而通常情况,二者有着很大的差异。一个适应性好的正常人反而不如一个有人类价值的精神病人健康。前者常常抛弃其真面目逐渐改变成其希望的人,而精神病人并未完全屈服,虽然战斗并未成功,但为了拯救自己乃至于产生精神病的症状,因此站在人类价值的立场,这些人比那些失去个性的正常人要有活力。

当个人失去原始关联,因而感到不安全和孤独感时,其克服方法有二:1)靠自己与世间的爱去工作,真诚的去表现情绪,感觉与智能,他无须放弃其个体的独立性与完整;2)后退,放弃自由。后者的逃避是强制性的,并不能解决问题。

虐待狂与被虐狂: 个人放弃自己的独立倾向,而希望与他人或某事结合。其最明显的表现便是企图服从与支配他人。 被虐待狂:轻视自己,依靠他人。他们常常不想体会“我是”“我要”的这种感觉。在他们看来生活犹如一个不可抗拒的力量,无法主宰亦无法控制。常常不断苛责自己,折磨自己,对周围的人喜欢反抗。 虐待狂:一种是想使别人依赖他们,视别人为工具;第二种,驱策,利用,瓦解他人;第三种,愿意使别人痛苦。他们常常以一种过分善意及过分关心他人的方式来掩盖其虐待行为。虐待者只有在大权在握时才宣布“爱”。渴望权利是虐待狂行为最显著的现象之一。 两者有一共同来源,即不能忍受自己的孤独及懦弱。“共生体”。

极权主义: 所谓权威,并非每一个人所具有的内在特质,而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现象。当某一人自视高与他人时即存在。合理的权威与抑制性的权威。其原动力不同。前者是为了帮助他人,后者是为了驱动他人。“匿名”的权威,例如公众舆论,一般常识等。

破坏倾向: 欲借消除外界的威胁,来增强自己的力量。没有客观的理由,无端发泄破坏性的泄癖性。生命有生长及表现自我的倾向,如果这种倾向受到阻碍,以发展为目的的精力变会走上分解过程,转为以破坏为目的的精力。

大多数正常人在现代社会中的解决办法:个人不再是他自己,完全承袭来文化模式所给予他的人格,这样“我”与世界的矛盾就消失了,对孤立与无权利的恐惧感也消失了。

思想的真伪:要知道一个人是“如何地思想”,而不是“想些什么”。凡事由积极的思考所产生的思想,则是创新的,思想的人把思考作为一种工具,用以发现外界或内心中的一些新鲜事情,是为了洞悉世事真相的工具。

5. 民主与自由 民主主义的最大威胁来自于个人觉得不重要和无权力。

现代社会的现象: 教育: 消除自发性,用加添的感觉,思想,和希望,来代替原有的心理行为。 真实的情感不受鼓励。“感情冲动”被视为是不健全的或不平衡的。个人的思想变得贫乏,平淡。另一方面,由于情感不能完全的予以扼杀,其结果是产生低级而不真实的多愁善感,电影与流行音乐便用这种情绪来满足情绪饥渴的顾客。 推崇专家的文化。一种结果是对说出来写出来的任何事情,抱着怀疑和讥笑的态度;另一种结果则是幼稚地相信权威人士的话。 人们失去创造力。多数的人从未怀疑过他们所追求的东西是否真的是他想要的。现代人在幻觉下生活,他以为他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他以为拼命活动就是有果断行为的证据。 自我的丧失使得人们迫切地希望符合他人的期望,靠着和他人没有什么不同而得到安全感。

我们深信一定有一种积极的状态存在,自由发展的过程不会构成恶性的循环,人可以是自由而不孤独的,可以具有批评能力,而不会充满怀疑,可以独立,而仍然是全人类的完整的一部分。

积极性的自由在于整个而完整的人格的自发活动。 1)爱。以保留自己为根据,来把自己与他人合为一体。 2)工作。借由创造的行为,与自然合为一体。

“生命只有一个意义,那就是自发自动地生活。” 每个人的本质都是不同的,自我的真正发展,永远是依照此本质而发展的,是因人而殊的。这种对自我的特有特性的尊重与培养,乃是人类文化最有价值的成就。

人类生而平等的含义是,他们有相同的基本人性,他们具有人类的基本命运,他们对获得自由与幸福,都具有同样不可让与的权利。

真正的理想:任何可以促进自我生长,自由与幸福的目标就是真正的理想。而那些主观上是快乐的,但实际上对生命是有害的强迫性和非理性的目标,则是虚伪的理想。

关于“牺牲”,真正的牺牲是为了追求精神的完整,那些为了牺牲而牺牲的牺牲,不过是已经失去精神完整的牺牲,是为了掩盖其精神的瓦解。

区分民主制度与法西斯主义之间的区别只有一个方法:民主制度是一种创造经济,政治及文化的条件,以便可以充分发展个人的制度;法西斯主义则是要使个人服从外在的目标,和减弱个人个性的发展。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逃避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逃避自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