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戈 挥戈 8.7分

去他妈的行侠仗义

夜小紫
2018-07-03 看过

《挥戈》终于出版了,在出版业不景气的如今,作家出版社能有余裕出版一本“小众的”、已经退流行的武侠小说,实在是难能可贵。

更不用说,《挥戈》是我内心十分珍爱的小说。

在我心中,《挥戈》系列可以称得上是当代最好的武侠中篇。杨虚白的书,内蕴深刻,语言风格朴素内敛,而宝光自蕴,他的写作状态与达到的最终效果,都是我特别追慕甚至于妒嫉的。

还记得第一次看《挥戈》,还是在《今古传奇武侠版》。忘记了是不是2007年,残暑未收,恹恹如病,百无聊赖间翻起了宿舍里不知道谁买的武侠版,就看到了那个叫《风神镇》的故事——

捕快吴戈在漆黑的雨夜中来到这个小镇,他为了一桩多年之前抢劫官银的旧案,来镇上捉拿一位叫风神的人。

这个镇子,就是风神的镇子。十六年来,江湖上传言,风神在这镇子里收留了不知多少恶贯满盈的黑道人物,说是任你犯下滔天大罪,逃到这里就无人能管,天下英雄也拿你这小镇束手无策。

看到这里,您应该觉得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风神是大恶人,镇子里全是被他庇护的恶人,我们的好捕快拼了命,打败了恶人风神,皆大欢喜。

但是,远远不是。故事里的风神说了:

黄大侠,你可知老
...
显示全文

《挥戈》终于出版了,在出版业不景气的如今,作家出版社能有余裕出版一本“小众的”、已经退流行的武侠小说,实在是难能可贵。

更不用说,《挥戈》是我内心十分珍爱的小说。

在我心中,《挥戈》系列可以称得上是当代最好的武侠中篇。杨虚白的书,内蕴深刻,语言风格朴素内敛,而宝光自蕴,他的写作状态与达到的最终效果,都是我特别追慕甚至于妒嫉的。

还记得第一次看《挥戈》,还是在《今古传奇武侠版》。忘记了是不是2007年,残暑未收,恹恹如病,百无聊赖间翻起了宿舍里不知道谁买的武侠版,就看到了那个叫《风神镇》的故事——

捕快吴戈在漆黑的雨夜中来到这个小镇,他为了一桩多年之前抢劫官银的旧案,来镇上捉拿一位叫风神的人。

这个镇子,就是风神的镇子。十六年来,江湖上传言,风神在这镇子里收留了不知多少恶贯满盈的黑道人物,说是任你犯下滔天大罪,逃到这里就无人能管,天下英雄也拿你这小镇束手无策。

看到这里,您应该觉得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风神是大恶人,镇子里全是被他庇护的恶人,我们的好捕快拼了命,打败了恶人风神,皆大欢喜。

但是,远远不是。故事里的风神说了:

黄大侠,你可知老朽一死,这个小镇便如何?我这里收留的,有坏人,也有好人,有会武艺的,更有不会武艺的。我收留他们,一个条件便是必须按我的规矩在这里过日子。那些大盗们决不准重回江湖,练家子也决不能找不懂武功的人麻烦。在这里所有的过去都被抹掉了,大家都重新做人。所以只要老朽一天还在,那些恶人便不做恶事。

他说:“所以,我活着,还有这小镇活着,实在是武林之福。”

风神是这个小镇的法律,他收容这些无处可去的人,却也钳制他们。我看到镇子里暗涌流动,镇上的人并不感谢风神,想要杀掉他的人多了去,因为风神的威严,因为他的暴力,这些恶人们无法作恶,只能规规矩矩在镇上生活。你看——

街角上一个苍老的妇人,正牵着一个呀呀学语的婴孩游戏着。孩子刚刚学会走路,手里拿着一根小树枝,兴高采烈地挥舞着,嘴里念念有词。风神定神看向孩子的口,从他的口型知道,孩子高兴地喊着:杀,杀……

而,那时候的吴戈,还相信着时间的正义,法律的威严。他说:依《大明律》,强盗罪,不得财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得财者首从皆斩。

这个局里,无论怎么运行,都是颠覆传统善恶观的。风神和吴戈的最终决斗,风神赢了,则王法死了;吴戈赢了,则恶人们挣脱了囚笼,这世间不知又将掀起多少腥风血雨。

当恶人风神被吴戈的锈剑贯穿——

这个小镇陷入大乱,一切都完了。

这个故事的结尾,我没有获得什么正义战胜邪恶的快感,放下书,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那是我第一次思考这些问题,这世界上的事情,真的能用善恶这样简单的词汇来概括么?

那个夏天我想了很多,后来零零碎碎,读完了杨虚白剩下的四个故事,风神之前的《吴村之战》 ,之后的《金陵残梦》《吴钩霜明月》《枕戈京华》。

我当时一直在想,为什么作者会选择一个这样的小人物来做主角?

孤儿,被一个老捕快收养,傍身的武功是老捕快教的普通刀法,做了多年的小捕快,领着二两银的俸禄,虽然破了很多大案子,却连个捕头都不曾当得上。后来辞去公职,蓬头垢面如乞丐,靠旧友在京城打比武来赚取生活费,却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巅峰时候的身手。

后来我慢慢明白了,作者其实是要通过这逐渐灰色的五个故事,通过主人公在不同年龄段的经历,不断重复传达着他对这个世界的绝望。

吴戈年幼之时,吴村因为村里的宝贝,被悍匪挟持,他去搬救兵的时候,那个老捕快说,我实在是帮不了你,知县大人也没有办法。他的爷爷捍卫村里的宝贝,最后的下场却是惨死。

人们告诉他,你逃走吧。但是吴戈不逃,没有救兵,他还是回到了那个祠堂。他说,狗强盗,我给爷爷报仇来了。他真报了仇,一个半大小子,面对江湖上有名的恶煞淮北七虎,他居然获得了惨胜。

村里的人没有逃走,他们都立在雨里,密密地围在祠堂外,远远地看着他。

但是吴戈还是当上了捕快,他信这个世界的正义,信王法的威严。但是风神的死冲击着他的信仰,终于,他辞去了捕快的公职。故事越来越灰色,辞去公职后的主角要更进一步,去领悟这个世界究竟是如何的。

他订过婚的名妓玉笙死了,被金陵一霸宫虎臣杀害。人们说,那女子不知怎么没侍候好宫爷,打死后谎称是麻疯病人,烧了。最是草菅人命的,恰恰是那些王法管不了的人。

也是在《金陵残梦》,我看到了最让我心酸的一段对话。吴戈责难他的朋友项裴为何不管这件事,嘲笑他不过是个求田问舍胆小如鼠之辈,玉笙看错了他。

项裴却说:

你这浑蛋,自命清高,说什么不贪功名利禄,全是假的!你有原则,可你连老婆都娶不起,有什么本事!不错,你救过玉笙,你挑她不过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应该有一个老婆。可是你一年到头在外面,家徒四壁,你对玉笙算有交待吗?订了婚又全不把她放在心里,你算什么男子汉?姓吴的你扪心自问,你可有一天真心爱过她?你他妈才最自私!

项裴向地上啐了一口,说:去他妈的行侠仗义!

这一段毫不留情的臭骂,也正是世俗对下侠客英雄们的审判。他们是最自私的,也是注定了不会获得幸福的。

吴戈亲手违背了自己之前的坚持,违背王法替玉笙报了仇——我心中的尺子,就是这样的,王法不管用,我便自己来。

之后吴戈隐于俗世,以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形象出现。他以一个乞丐的身份,审判了整个大明王朝,《吴钩霜雪明》中,朝廷与流民的互动,权利与公义的互动,善与恶的互动……这其中传达出的思想是悲观的,吴戈逆势而动,获得了敌人的尊重。一心要杀了他的少年傅仇,给母亲的信里几番变改,最后被吴戈的人格所打动,谎称自己未曾找到仇家:

儿跪禀,母亲大人万福金安。两淮流贼已为谢将军所抚。仇人吴戈,皆云已亡于乱军之中。儿不能手刃仇雠,斯诚可憾;然此事既了,儿自当回乡侍慈君以天年。仇儿顿首。

日本的大剑客平野人也想不通,这个世界顺势逆势之间,聪明人都能看出来,吴戈的武功比自己都强,为什么蠢到看不明白。他永远不会明白,在吴戈的心里头,这个世界是如此绝望,除了逆势而为,还能还该怎么办?

最后一个故事《枕戈京华》中,吴戈回归了世俗,在第一章,他便弯下了曾经挺直的脊梁,向一个女人借钱。当吴戈从孓然一身,行走江湖的日子回到现实,项裴对他的审判就变得更加凌冽。

求田问舍,回归了现实的吴戈不再无牵无挂,当骨骨、荻小姐、芸官夫妇进入了他的生活,他才发现求田问舍是那么的难,他要顾及的太多,这让他不得不去忍受屈辱。

他的戈锈了,钝了,京华英雄会的擂台上,他只是在谋求着生计二字。但是一切都在打着他的脸,荻小姐嫁了,骨骨死了,他昔日的好朋友卓燕客,居然是一个大恶人。

面对卓燕客对自己的辩解,吴戈说:

我还是会说,面对未知的无尽苦难和无边黑暗,咱们只有拼命活下去。就算咱们的子孙看不到,子孙的子孙总有一天会看到,一个更加干净的世界。

知不可为而为之,主人公的做法和结局或许也正传达着作者对世界的无能为力和对每个个体的期许,而后者,是我们的希望。

吴戈的京华,成为了一个屈辱的迷梦,他妥协了,失去了一切。然后,他离开了——

在乌斯藏以南大雪山横亘之处,有碧蓝的玛旁雍措湖和雄伟的冈仁波齐雪山。吴戈说过,再往南去,那里有更高更圣洁的雪山。

结尾处的荻小姐想,吴戈的丹玛嘉玛就在彼岸。她想对她说,请你回到人间。

而丹玛嘉玛又是什么呢?

孤独是英雄的常态,而这份孤独背后的坚守,最后又将通向何处呢?

1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挥戈的更多书评

推荐挥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