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瓦乔:没有希望,就无须恐惧

若易巴克
2018-07-02 20:29:24

卡拉瓦乔的一生比小说更为传奇。他英年早逝,不到39岁就离开了人间,为后世仅仅留下了48幅作品,却留下了17份指控他的警方报告。他杀过人、当过骑士,还从世界上最严密的监狱中越过狱。他无疑是西方艺术史中最具创造力的艺术家之一。他在世时,就引发了“卡拉瓦乔热潮”,随后似被遗忘般沉寂,直到19世纪又再次引发卡拉瓦乔研究热潮,且持续至今,一发不可收拾。

《这就是卡拉瓦乔》为我们生动再现了这位伟大艺术家的一生。初次拿到《这就是卡拉瓦乔》,我就被书籍精美的印制所吸引。全书采用独特的平切三边的精装方式,所有文字配图均为彩色印刷,易于翻阅而又充满质感。本以为本书的讲解是市面上流行的戏仿体,八卦体,读后才发现竟是一本严肃的艺术科普,文字严谨,简明易读,是一本名副其实的“大家小书”,一会儿就能读完,不会给读者造成过分的阅读压力。篇幅的短小并不意味着内容的缺失,相反,是得益于作者对卡拉瓦乔的研究之透彻,使得作者能够对卡拉瓦乔的生平事迹删繁就简,言简意赅而又形象生动的将其一生呈现给读者。

《这就是卡拉瓦乔》是由后浪出版公司推出的“这就是······系列”艺术启蒙读物的第10部作品。作者是

...
显示全文

卡拉瓦乔的一生比小说更为传奇。他英年早逝,不到39岁就离开了人间,为后世仅仅留下了48幅作品,却留下了17份指控他的警方报告。他杀过人、当过骑士,还从世界上最严密的监狱中越过狱。他无疑是西方艺术史中最具创造力的艺术家之一。他在世时,就引发了“卡拉瓦乔热潮”,随后似被遗忘般沉寂,直到19世纪又再次引发卡拉瓦乔研究热潮,且持续至今,一发不可收拾。

《这就是卡拉瓦乔》为我们生动再现了这位伟大艺术家的一生。初次拿到《这就是卡拉瓦乔》,我就被书籍精美的印制所吸引。全书采用独特的平切三边的精装方式,所有文字配图均为彩色印刷,易于翻阅而又充满质感。本以为本书的讲解是市面上流行的戏仿体,八卦体,读后才发现竟是一本严肃的艺术科普,文字严谨,简明易读,是一本名副其实的“大家小书”,一会儿就能读完,不会给读者造成过分的阅读压力。篇幅的短小并不意味着内容的缺失,相反,是得益于作者对卡拉瓦乔的研究之透彻,使得作者能够对卡拉瓦乔的生平事迹删繁就简,言简意赅而又形象生动的将其一生呈现给读者。

《这就是卡拉瓦乔》是由后浪出版公司推出的“这就是······系列”艺术启蒙读物的第10部作品。作者是安娜贝尔·霍华德,于牛津大学基督教会学院取得艺术史学士学位,后在英国和意大利的博物馆从事教学工作,是有着扎实艺术史学养的艺术工作者,同时还是一名优秀的传记写作者。她曾出版过《这就是康定斯基》《艺术梦想者》,还为《Glass》《白色评论》《旁观者》等杂志撰写文章。本书的插画作者是世界知名插画家伊克尔·斯珀齐奥,他的作品常见于世界各地的出版物,但他主要活跃于音乐领域,为世界各地的独立唱片公司设计作品。译者吴啸雷主要研究西方古典艺术和当代艺术,曾供职于中国美术家协会。总而言之,《这就是卡拉瓦乔》是一本由专业艺术人才联手打造的值得收藏的艺术启蒙经典。

卡拉瓦乔原名叫米开朗基罗·梅里西,由于他出生在意大利北部一个叫卡拉瓦乔的小村庄,所以人们更愿意以出生地代称他为卡拉瓦乔。卡拉瓦乔出生于1571年9月29日,他所生活的16世纪下半期,意大利的艺术开始走向低潮,艺术流派纷杂,主要有三种艺术流派,首先是样式主义,也叫矫饰主义。样式主义最大的特点是摒弃了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观察自然的优良传统,而直接将大师们的艺术作品作为范本,将其在构图、人物形象还有色彩等方面进行极度夸张或故弄玄虚所呈现出的风格。其次是比样式主义稍微一些的学院古典主义,学院派要求艺术家们遵循古代艺术家和文艺复兴大师开创的道路。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样式主义,但却缺乏创造性,远离了时代和生活。简单地说,样式主义模仿大师作品,将大师作品稍作修改夸张表达,而学院派古典主义,顾名思义,就类似于我们现在所说的学院派,走正统精英路线,但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接地气。在16世纪下半期,与样式主义和古典主义相对立的第三派势力的崛起就是以卡拉瓦乔为代表的现实主义艺术。

作为与当时主流艺术流派样式主义与古典主义相抗衡的第三势力,卡拉瓦乔的现实主义成了那个时代的先行者。卡拉瓦乔的艺术作品真实再现了16世纪末17世纪初意大利的动荡时代,文艺复兴思潮席卷欧洲,人文主义者在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各个领域开始向既有的宗教观念发起挑战,罗马教庭为巩固自己的统治,残酷迫害进步人士如布鲁诺,并向普罗大众施压,所以卡拉瓦乔笔下的人物多是饱受摧残的悲剧人物。他的画作真正成为了那个时代的记录者,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现实性。

卡拉瓦乔初到罗马,就像一个十八线青年在北京北漂,坚毅而又身无分文,在最初的三年里,他过着居无定所,朝不保夕的生活。他的漂泊经历使得他的风俗画妙趣横生,充满了情节和故事性如《老千》等。

老千

同时他摒弃了当时艺术家对于静物画的偏见以及对学院古典主义的僵化坚守。而是坚定的坚持自己的写实主义风格,强调对自然以及对宗教题材中经典主题和作品中的形象进行重塑。因此卡拉瓦乔的静物画是赋予客观存在以人的感性、智性和内涵,《水果篮》是这一时期静物画的代表。

水果篮

他的宗教画中的形象更是众生百态,有光脚的圣母,有祈祷的贫民,甚至圣徒们都是具有人性的常人,他们有疑虑有恐惧。而这重塑过程的实现,则依靠卡拉瓦乔对光影的运用,通过强烈的明暗对比强化画面的戏剧性冲突,从而使画面充满了无尽的言外之意。作为一个天才的编剧家,凝炼的叙述、神秘的暗调子、对比强烈的用光,则是卡拉瓦乔的利器。

洛雷托圣母

同时卡拉瓦乔在绘画技巧上的革新也对后世影响深远。他对光影的运用达到极致,通过明暗来表现形体的立体感。追求戏剧化的视觉效果,突出光影在画面中的作用,使画面更具表现力。同时采用开放式构图,多将人物置于前景,尽量使画面中的人物与观众结合在一起,使之产生感情的交流。如在卡拉瓦乔创作的《洛雷托圣母》中,画面中光脚的圣母站在门槛上,前面是两个疲乏的朝圣者,他们虔诚地跪在圣母的面前祈祷。将人物置于前景,当朝圣者举起双手虔诚的向圣母下跪祈祷,就好像观看这幅祭坛画的观众一样,他们跪着观看的视线正好停留在朝圣者脏兮兮的脚的位置。好像观众对这两名劳苦农民的痛苦感同身受,虔心向圣母祈祷,以期得到救赎。观众好似感受到了他们的痛苦,他们的虔诚以及怀抱圣子的圣母所带来的平静和安详。

而卡拉瓦乔的个性则游走于天使和魔鬼之间。他冷漠无情、报复心强而又盛气凌人。同时他又充满智慧、自信大方,魅力无穷。它既暴力又敏感,这种矛盾的个性贯穿他的一生,他终其一生都在与另一个自我斗争,直至最终斩下”自己”的头颅与自己的一生和解。

当21岁的卡拉瓦乔只身前往罗马之时,因为瘟疫和战争导致流民四散,整个罗马城变得混乱拥挤而又充斥着各色喧嚣与诱惑,然而在这种混乱环境中,卡拉瓦乔却能自得其乐,他与妓女相交,与乞丐,流民,扒手为伴。他夜间或流连于花街柳巷或罔顾教会的宵禁限制流落街头,夜夜笙歌与一群亡命之徒纵情狂欢。

即使是在他成名之后,他也丝毫不顾忌自己的声誉,与人争风吃醋,打架斗殴,为一点小口角便恶言相向,大打出手,向警察投递石块,侮辱官员,他无法获得安定和平静,他的暴脾气愈演愈烈甚至超出了他的个人控制。另一方面又对自己的名誉有一种病态的捍卫,这或许也是出于当时誓死捍卫个人荣誉的骑士传统。等待他的是一封又一封的指控,他却不以为意。直到1606年犯下谋杀罪,成为在逃杀人犯。在逃亡后期他创作了《手提歌利亚头颅的大卫》,在这幅画作中。大卫和歌利亚都是由由卡拉瓦乔自身肖像构成,身为卡拉瓦乔的大卫低头看着惊恐的拥有卡拉瓦乔面容的歌利亚,目光柔和而厌恶。这一次天使和魔鬼做了了结,卡拉瓦乔终于和自己和解了。

手提歌利亚头颅的大卫

卡拉瓦乔的颠覆叛逆不仅体现在他的性格上,还体现在他的作品上。

暴力、宗教和是性爱拉卡瓦乔画作的三大主题。

卡拉瓦乔超过三分之一的作品都涉及暴力主题,这其中又以斩首为他最爱的题材。

美杜莎

卡拉瓦乔的作品中除《美杜莎》外,其他所有的斩首故事均取材于宗教故事。这既与卡拉瓦乔的个人性格有关,也与当时的时代背景有关。教廷鼓励画家以暴力死亡方式来描绘圣徒殉难,通过栩栩如生的再现圣徒殉难的现场使得观众有真实围观之感,从而起到教化民众的作用。

犹滴斩杀荷罗孚尼

然而卡拉瓦乔的暴力题材作品太真实,太注重细节了,以致使他的作品很难被当时的主流社会所接受。就拿卡拉瓦乔的名作《犹滴斩杀荷罗孚尼》来说,画中斩头的一幕太逼真了,鲜血从脖子动脉溅出,流淌的到处都是,犹滴一手拿刀一手用尽力气固定住荷罗孚尼的头部,好像全身都在使劲。太可怕了,就像是现场亲历一般。同时画中的细节,也深受诟病,如犹滴凸起的乳头、原型来源为现实中的一名妓女。争议性似乎一直伴随着卡拉瓦乔,直到卡拉瓦乔创作出具有突破性胜利的《召唤圣马太》和《圣马太殉难》,一个巨星的时代真正被开启。

召唤圣马太

巨星时代开启,卡拉瓦乔也迎来了自己的创作巅峰,然而即使他佳作频出,仍然无法获得内心的安定,他对宗教没有丝毫的虔诚和热忱,所以没有办法从宗教中获得平静和内心丰盈。相反由于年少时期北意伦巴第省的现实主义创作风格影响,卡拉瓦乔对展现真实的自然有一种执着的坚守,他越是强调展示自然,作品就越真实,相反的,距离远离人民的再现古典时期的理想社会的宗教画就越遥远。所以在卡拉瓦乔的宗教画中,他几乎是以反宗教的立场出发。

圣彼得殉难

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们在表现宗教题材时,即使缺少了某些神圣性,但画面始终是庄严的。但是在卡拉瓦乔的作品中,高雅、虔诚、神圣、理想被野蛮、赤裸、粗旷、现实所取代。《圣彼得殉难》讲述的是罗马教庭的奠基者圣彼得殉难的场景,按理说应该充满了神圣的自我奉献光辉。然而在卡拉瓦乔的画面中,唯一与传统宗教图像相一致的是圣彼得的殉难姿势,不同于基督,圣彼得是被倒钉在十字架上,同时还有前景中标示圣徒的蓝、黄长袍。除此之外,卡拉瓦乔的画面再也找不出与圣彼得殉难相关的信息,在他的画面中,我们看不到圣彼得在殉难时的无畏和从容,看不到被圣光笼罩下的圣人光环。相反卡拉瓦乔给我们描绘的圣徒殉难场景是:面带惊恐的老人被倒钉在十字架上,三个劳力正用尽全力把十字架拉起。没有圣光,没有泰然自若,有的只是一个普通老人在将死之际,面对未知和死亡的惊恐和惶惑不安。他将宗教画中的人物形象进行重塑,剔除掉他们的神性,赋予他们以人性的光辉。卡拉瓦乔把现实中的场景搬进圣经故事,以贫民形象替代神的化身,把无以至上的抽象的神世俗化,非神圣化。他的宗教画,没有一丝宗教感情。

卡拉瓦乔早期为红衣主教创作过一批带有性爱暗示的私密作品,如《酒神巴库斯》、《音乐家们》、《弹鲁特琴的年轻人》。其中《酒神巴库斯》面带潮红,目光暧昧而又充满着肉欲的探寻;《音乐家们》则展示了充满性暗示的的年轻人的形象;《弹鲁特琴的年轻人》则充满了性爱元素的暗示,象征性爱的鲁特琴,象征爱情的水果,“你知道,我爱你”的乐谱歌词以及画中人慵懒而又带有一丝魅惑的眼神,在等待着他的同伴,因为画面中还有一把小提琴。在这些作品中卡拉瓦乔都运用了自己的形象,同时这些画中人比较女性化,或者更准确的说性别特征不是很明显。这些都为我们提供了卡拉瓦乔自身性取向的线索。这幅挥舞着性爱之剑的《胜利的爱神》玩火到即使是老于世故的朱斯蒂尼亚尼看到,也心有顾虑的将其藏匿不肯示人。

酒神巴库斯
音乐家们
胜利的爱神

卡拉瓦乔在临死时,拒绝了亲吻十字架,而是拼命的握住了那把刻有“没有希望,就无需恐惧”的匕首。这既是他奉行的处世原则,也是他一生的写照。而这也是《这就是卡拉瓦乔》一书所要再现和诠释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这就是卡拉瓦乔的更多书评

推荐这就是卡拉瓦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