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象蹄 死于象蹄 8.7分

《死于象蹄》:老弱病残必读

参观票
2018-07-02 看过

朱一叶一天班没上过,这太横了。我也不想上班,但不敢,因为工作是我和社会的唯一联结,我怕我融入不了这个社会,而融入不了所带来的那种被抛弃感会让我焦虑。想到《死于象蹄》这本书里《绿洲》的最后,叙述者讲到和他女朋友分手后,打算抛弃她在他屋子里养的两只狗、三只猫、两只仓鼠、一只小白兔、两只鸡。他一次抛弃一种动物,每次都开大半天车绕出市区来到他选好的那个地方。他描述每一种动物被抛弃时的不同表现:

一只鸡在路边啄石子,另一只鸡一只脚收缩着始终不愿着地。

两只狗追车追了很远。

两只猫勾着座椅不愿下车。

兔子在马路中间被一辆呼啸而过的汽车轧成兔皮。

仓鼠溜达出笼子,“获得了自由,进入这个凶险的世界,好奇而欢快”。

这些动物不仅是人类的好朋友,还是我们的比喻,我大概是猫+独脚鸡,对外面的世界既恐惧又有点不以为意。朱一叶大概是仓鼠吧,她只要觉得她获得了自由,她就拥有了自由。

我们都向往自由,所以我们写字、听音乐。当我发现我能虚构的时候,那感觉不亚于得知自己还有一条命。处理不了的情绪,说不出的想法,就让笔下的人物经历一番。乐评人马库斯说: “我们讲述的故事有关禁锢,但我们制造的音乐有关自由,你从你并不拥有但不得不过的生活中偷来的,微小的自由时刻。”

朱一叶不光写字听音乐,她真真实实走出去了。我没有环游世界的愿望,因为我体力不行,还会晕车,所以我对那些真正看过世界的人由衷地佩服。读这本书时我竟然也有了旅途上那种颠簸眩晕的感觉,可能是写得太好了,有真实的质感。

在路上的颠簸感如此真实,远方反而具有欺骗性。书中的故事常常给我这种感觉。《绿洲》里讲到“我”在缅甸帕安遇到一个美国人,美国人讲了他在老挝推自行车过河、结果旁边走过一头大象、河水顿时上涨让他全身湿透的故事,从此这个没见过的画面便成了“我”对帕安全部的记忆。

“这就是旅行的奇妙之处,你到达的并不一定真的是地图上的那个地方。”

还有《哈扎尔之匙》里男女主人公看火车的故事。他们买了新房搬进去住,其他的户型都可以看见大海,他们的特价户型看不见大海,却可以看见南边高架桥上的火车,于是每当有火车经过的时候,他们就停下手上的事情跑到窗前看火车。他们摸清了所有火车经过的时间以及它们从哪来到哪去。他们之所以要做这件事,是因为女主人公娜娜厌倦了眼前的生活而对远方有无限的向往。当她拥有了“哈扎尔之匙”, 沉醉于虚幻的远方,最终付出了生命。

贾木许的《神秘列车》里也有主人公站在窗口看火车的场景。一对日本少男少女,几乎不懂英文,以朝圣的心态来到猫王的故乡。他们在孟菲斯的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无意中路过太阳录音室,猫王的传奇经历被解说员用几分钟就说完了。晚上男孩站在旅馆房间的窗口看着一辆火车经过,他说孟菲斯和横滨很像。他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但画面很是忧伤。哪里似乎都差不多,我现在也是这样相信的,但这不妨碍我看到轨道看到火车时还是会产生一刹那的兴奋。电影里的日本女孩睡前说:“我真爱睡觉,因为可以做梦,我真怕死去,因为死了就没法再睡觉了,也就没法再做梦了。” 她根本就是《哈扎尔之匙》里的娜娜。

有朱一叶在真好,代我们这些老弱病残去到我们去不了的地方。为我们造梦,又狠狠戳破。她就是《在路上》里说的那种人啊,“他们热爱生活,不露锋芒,他们从不疲倦,从不讲些平凡的东西”,疯疯癫癫的真正的人。

1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死于象蹄的更多书评

推荐死于象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