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 张居正 8.4分

世间已无张居正

bighippo
2018-07-02 14:58:42

身居高位、位极人臣,然心系天下苍生

宵衣旰食、事必躬亲,为国事鞠躬尽瘁

铁面无私、手段狠辣,不惧生前身后名

若说张居正是明朝第二名臣,恐无人敢居第一。柄国十年,张居正凭一己之力,让濒于崩溃的大明王朝再度中兴且又苟延残喘了六七十年。他初登宰辅之位时,国库竟连中央官员薪俸都拿不出来;官场充斥着自恃清高沽名钓誉的道学先生和精通阿谀专营之术的贪官污吏。他在位十年,耗尽心力“采取考成法”整饬吏治肃清官场风气、“清丈田地”并“首创一条鞭法”改革税收。他去世时,国库充盈“太仓粟可支十年,周寺积金,至四百余万”、天下太平。

张居正虽不贪墨但也并非普通意义上的“清官”——为实现政治目标不惜与内臣权宦冯保勾结,为了获取后者的支持和东厂的情报,对冯保的卖官夹私行为从来都是默认,柄国期间铁面无私且手段狠辣。张居正不是完人,但作为宰辅,他的缺点也成为优点。他不贪钱、不营私、不沽名,虽恋权但只因权利能够助他实现匡扶天下的心愿,他一心只在乎“是否做成了事”、“是否为国、为天下谋到了大福祉”,而将个人荣辱、得失、生死置之度外。就像他的第一心腹干臣金学曾悟到的那样,“张太师不是不懂得防身

...
显示全文

身居高位、位极人臣,然心系天下苍生

宵衣旰食、事必躬亲,为国事鞠躬尽瘁

铁面无私、手段狠辣,不惧生前身后名

若说张居正是明朝第二名臣,恐无人敢居第一。柄国十年,张居正凭一己之力,让濒于崩溃的大明王朝再度中兴且又苟延残喘了六七十年。他初登宰辅之位时,国库竟连中央官员薪俸都拿不出来;官场充斥着自恃清高沽名钓誉的道学先生和精通阿谀专营之术的贪官污吏。他在位十年,耗尽心力“采取考成法”整饬吏治肃清官场风气、“清丈田地”并“首创一条鞭法”改革税收。他去世时,国库充盈“太仓粟可支十年,周寺积金,至四百余万”、天下太平。

张居正虽不贪墨但也并非普通意义上的“清官”——为实现政治目标不惜与内臣权宦冯保勾结,为了获取后者的支持和东厂的情报,对冯保的卖官夹私行为从来都是默认,柄国期间铁面无私且手段狠辣。张居正不是完人,但作为宰辅,他的缺点也成为优点。他不贪钱、不营私、不沽名,虽恋权但只因权利能够助他实现匡扶天下的心愿,他一心只在乎“是否做成了事”、“是否为国、为天下谋到了大福祉”,而将个人荣辱、得失、生死置之度外。就像他的第一心腹干臣金学曾悟到的那样,“张太师不是不懂得防身,而是根本不屑于一防。像张太师这样身居高位的人,如果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先将自己的退路想好,则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做成”。

张居正出身平平,父亲是多年不中第的老秀才,且全族并无能够助他一臂之力的人,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智慧计谋。混迹官场二十多年,他终于位极人臣。按理说他可以像之前以及之后的任何宰辅那样,过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人人艳羡富豪闲逸的生活。但他事必躬亲,为推动改革呕心沥血甚至不惜背上不孝的罪名,所以年富力壮才堪堪挑担十年,最后几乎是油尽灯枯而死。有人说他霸道,内阁中其他臣子几乎都是摆设;可也正是这样的霸道能够助他在短短十年内达成别人三十年都实现不了的政治事业。

孟子曰,“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熟读圣贤书的张居正何尝不知道这点。但他为了国家从来不怕拿豪门巨室开刀——清丈田地、对子粒田课税、施行一条鞭法,每条财税改革几乎都是与豪门巨室为敌;此行种种,聪慧如他,必然知道自己死后,豪门巨室集团肯定会反扑,局面会变得很坏,但他依然毅然决然做了这些老虎嘴里拔牙的事情。

世间再无张居正,无论是胸襟、是智慧、是大局观、还是为政的手段、心智、毅力,甚或是在世时的运气,自他出生至今五百年内,无人能出其右。对,他就是这么牛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张居正的更多书评

推荐张居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