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有花 不知有花 9.4分

一朵花可以开出整个春天

舞童生
2018-07-02 看过

一个微风的午后,我坐在窗前看天空的流云,它们缓缓移动的样子突然就让我感觉有些可爱。恍然间我想起张晓风的那句话:而当你飞翔时,容我站在较高的山头上,去为你担心每一片过往的云。

这句话是从晓风老师的新书《不知有花》中读到的,在我看来这是一本能轻易融化人心的散文集,让我读到了她的柔软,她的感性,读到她对这个世界所有生命的感悟和释然。

晓风老师的文字,是不存在任何限制的,山川大地可以是天空的倒影,一朵花可以开出整个春天,早晨的露水有时候比高山还要厚重。她对万物的书写,脱离了所有关于想象的约束,那些近乎于放肆的比喻,像一枝刺破天空的树枝,打破了文字墨守成规的界限。我突然发现,语言的美感是十分独特的一种享受,或欢快,或空灵,或感知,或放纵。她的每一段话都有其特有的功能,也许温暖了生命,也许洗礼了心灵。终于明白,文字的力量是如此磅礴,而晓风老师索取了我对文字所有的感叹。

“蝉鸣浮在市声之上,蝉鸣浮在凌乱的楼宇之上,蝉鸣是风,蝉鸣是止不住的悲悯。”当我读到此句之时,窗外炽烈的夏天正气势汹汹地扑向人间。如今城市很少会听到蝉声,楼群投下巨大的阴影,覆盖一切搁浅在此地的人生。我似乎能想象到晓风老师写下这句话时的心情,带着细微的惊喜,听见蝉鸣在燥热的空气中缓缓上升,仿佛高过楼宇,升到云间,编织成巨大而细密的网,罩住人世那些浮躁的心。

很多时候,我都在期待一场雨,没有任何预兆和准备,就那样突如其来而又漫不经心。我对雨声的赞美始终是不加克制的,我喜欢那种滴落石阶的破碎感,细密绵延也好,急冲猛打也好,云端而下的雨声在我心里做了最体贴的判断,它带给我无限的安慰,让我心安。晓风老师说她很喜欢在雨天去拜访朋友,出其不意地去叩湿湿的大门,迎着友人的惊呼进到屋中,在落雨的窗前话旧。那是一件极其美妙的事情,甚至都不想再去奢求什么了,单单与那雨点产生一面之缘,就是莫大的满足。

从某种角度看过去,这是一个容易破碎的年代,人与人之间很难经得起推敲,仿佛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都能毁掉一场辛苦经营的关系。人与生活也是一样,你从生活的口袋里掏出的是幸福,你会感恩,你掏出的是痛苦,你就会憎恨。不得不说,晓风老师是为数不多跳出那种破碎的人,她在生活的荒野里走出了一片花田,也走出了一片春天。善待生活、感悟生活的人,生活往往会反馈给你无尽的爱和宽容。

读完《不知有花》,当我再次合上这本书,看到封面上那个仰头张望的女孩,看到那倾泻而下的春天,突然有些莫名的感动。我不禁想,在这个快速流失的时代,做个像晓风老师那样柔情的人,是一件如此难得的事情。很多时候我们都对这个世界过于不满足,欲望的沟壑是生命的深渊,让我们变得不再像原来的自己。而晓风老师用自己的人生观给予了我们最圆满的回答: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s�p/�W?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不知有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知有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