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领导最懂电影

潇湘夜语
2018-07-02 11:19:25

究竟到什么程度才能说自己懂电影?电影学院、传媒大学专攻电影的学者们可能也要谦逊一番,说自己一知半解,虽然在我们普通人看来,大部分电影没什么难懂的,看的就是热闹,评判的标准就是好玩不好玩。有的电影更是简直无需要懂,因为里面可能包含了所有热闹的材料,唯独忘了勾兑智商。

但如果对电影的要求止步于此,电影也就和艺术沾不上边了。为了能在热闹好玩之余,让电影电视不至于像古代市井间说书人的平话,速火速朽,失去流传的价值,我们还要在一些电影里追求一点深刻的东西,融入可以供人咀嚼的复杂。作为一个观影者,如果看不到简单背后的复杂,我们真的可以说自己懂电影吗?

毛尖懂不懂电影,作为外行我不敢说,不过,大部分人还是把毛尖看作专业的影评人,她说“不懂电影”,只能算作谦辞。毛尖看的电影电视真多,一部部如数家珍,中外通吃,新旧不弃,生冷不忌,让人只剩羡慕。一个人怎么肯花那么多时间看那么多的电影电视,其中还有不少烂片,该有一颗多么坚强的心,同时还得有多少闲暇拿来耗损啊。

毛尖的影评不搞解构的一套,不用一些专业词汇来充专家,故意搞得你听不懂,来显示自己的专业水平;不用一些泛而化之的词语来评论,像古时候

...
显示全文

究竟到什么程度才能说自己懂电影?电影学院、传媒大学专攻电影的学者们可能也要谦逊一番,说自己一知半解,虽然在我们普通人看来,大部分电影没什么难懂的,看的就是热闹,评判的标准就是好玩不好玩。有的电影更是简直无需要懂,因为里面可能包含了所有热闹的材料,唯独忘了勾兑智商。

但如果对电影的要求止步于此,电影也就和艺术沾不上边了。为了能在热闹好玩之余,让电影电视不至于像古代市井间说书人的平话,速火速朽,失去流传的价值,我们还要在一些电影里追求一点深刻的东西,融入可以供人咀嚼的复杂。作为一个观影者,如果看不到简单背后的复杂,我们真的可以说自己懂电影吗?

毛尖懂不懂电影,作为外行我不敢说,不过,大部分人还是把毛尖看作专业的影评人,她说“不懂电影”,只能算作谦辞。毛尖看的电影电视真多,一部部如数家珍,中外通吃,新旧不弃,生冷不忌,让人只剩羡慕。一个人怎么肯花那么多时间看那么多的电影电视,其中还有不少烂片,该有一颗多么坚强的心,同时还得有多少闲暇拿来耗损啊。

毛尖的影评不搞解构的一套,不用一些专业词汇来充专家,故意搞得你听不懂,来显示自己的专业水平;不用一些泛而化之的词语来评论,像古时候朝廷给大臣的谥号,用在谁身上都行;毛尖也算不上尖锐,虽然免不了要时不时毒舌一下,毕竟影评要是永远你好我好大家好,成绩是突出的,瑕疵是可以改好的,放在广电总局的会议上讲也许合适,放在专栏里就没读者看了。但毛尖吐属平和,毒舌之后,还能做持中之论,流露出婉转的聪明,和适度的俏皮之后,还能小小的闪出思想之芒。

在影像统治人类视听的时代,电影观众的数量和图书读者的数量相较悬殊,因而对电影的评论理由更具有话题性和所谓的“大众”意义。但影评却和书评不同,书评是以文字来评价文字,容易传达阐释,甚至可以大段引用原文。影评却是用文字阐释影像,往往隔靴搔痒。但如果你没看过,文字对影像的再叙述之下,有些精彩之处就变得索然无味了。所以,影评虽然在互联网上可能有更多点击,但印成书出版却未必精彩。

毛尖的文字清丽灵跃,但既然是评论,就需要严密的逻辑和透彻的论证,毛尖在这点上一直是短板,不以分析透辟见长,而且她的文字有时过分随性,有些不长的文章,也会散漫得不知所云。评论电影,话题可以小,眼界不能太窄,其实是挺费力不讨好的事,毛尖尽力做了,文字有味道,眼光时不时毒辣地聚焦一点,发现人所不见,或长见而不察的细节,但可惜境界还是窄了那么一点。

毛尖的三观还算正,虽然有些观点我不敢苟同。比如有时她对某些影视作品不满意,动辄要广电去插手。不知这是反语,还是真实想法,我道行浅,看不透,只能说,如果文化需要某一个拥有绝对权力的机构判定生死,那明天可能连你的作品也无法幸免。毕竟,好与不好,你姑妄言之,我姑妄听之,讨论一下也无妨,可来了一个人说自己是真理,那我们就什么都不用再说了,没人说话了,也就不用再谈文化,因为领导的文化水准就是我们文化的最高水平了。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闲书过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不懂电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不懂电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