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錄·聊齋「促織」篇異文談

南风之薰
2018-07-02 看过

聊齋作者蒲留仙,屢試不第。窮年累月,一門心思於「姑妄言之姑聽之」的鬼怪神仙事的寫作。留仙不富亦不達,做不到寫成了就讓人刊刻,很快傳布開去。不過,朋友之間卻已看出聊齋故事的價值,便借了手稿抄成抄本。所以聊齋最初是以抄本傳開的。手稿目前存世的只半部,抄本有好幾種,較早的有鑄雪齋抄本,也有不知抄主名字的二十卷抄本等。當然,手稿本應是最為存真的。幾種抄本中,有忠實的,也有抄主「手癢」增刪添減的。所以,聊齋各種本子的文字差異較大。

高中課本中,有一聊齋的「保留」篇目,就是那篇有名的《促織》。其中有這樣一段情節:成名「有子九歲,窺父不在,竊發盆。蟲躍擲徑出,迅不可捉。及撲入手,已股落腹裂,斯須就斃。兒懼」,「未幾,成歸,聞妻言,如被冰雪。怒索兒,兒渺然不知所往。既而得其屍於井,因而化怒為悲,搶呼欲絕。夫妻向隅,茅舍無煙,相對默然,不復聊賴。日將暮,取兒藁葬。近撫之,氣息惙然。喜置榻上,半夜復蘇。夫妻心稍慰,但兒神氣痴木,奄奄思睡。成顧蟋蟀籠虛,則氣斷聲吞,亦不復以兒為念」。「後歲余,成子精神復舊,自言身化促織,輕捷善鬥,今始蘇耳。」

我們當時讀高中,課本中選取的版本文字,這一段情節的字面是如此。如今的課本,也是同樣。最近,出於無意,拿出幾種本子隨意一翻,對勘之下,卻有了一個發現:手稿本及鑄雪齋抄本中沒有「但兒神氣痴木,奄奄思睡」及「後歲余,成子精神復舊,自言身化促織,輕捷善鬥,今始蘇耳」諸節文字,而二十卷抄本則有。

因為原稿本中沒有,所以留仙原文應該是沒有上述的文字。那麼,到底何為原本,何為增添過的,這一篇《促織》應該是清楚的。這一些文字,有與沒有,關係很大,其中可看出留仙的風格用意等各方面,極有意思。

《促織》的用筆,其實很特別,是用成名家「以促織富」及撫臣令尹「受促織恩蔭」的皆大歡喜,來寫「天子偶用一物,未必不過此已忘,而奉行者即為定例,加以官貪吏虐,民日貼婦賣兒,更無休止」之可嘆可哀。以喜劇來作悲劇,極盡反諷之能事,簡直有點後世西方「黑色幽默」的味道。一樁荒唐可悲事,最後倒是落得一個「喜慶」結局,你說到底是哭好還是笑好呢?簡直是哭也不行、笑也不得,那是更其可悲可嘆可憐。由此來看,成子投井後又化身促織,太過悲戚,於留仙在這裡的「喜中見悲」的筆意,有所沖淡。而且,成子投井未死已經復蘇,而又昏昏然歲余,於敘事情理,亦有未達。抄手「技癢」之跡顯然矣。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聊齋志異會校會注會評本(全四冊)的更多书评

推荐聊齋志異會校會注會評本(全四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