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湖 镜湖 7.6分

心如明镜,水波不惊。

An、
2018-07-02 看过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An、(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81221252/


认识、回归、反观自我都是通向自己做主人的方式。

佛教的经典与禅师的体悟,时常把心的状态称之为“心水”或“明镜”。这有甚深微妙之意。但“包容的心”与“从容的生活”庶几近之。包容的心不是柔软如水,从容的生活不就是清明如镜吗?

——林清玄《孤独是种大自在》

在收到书之前我看的其实是林清玄先生的《孤独是种大自在》。当我在收到《镜湖》的时候,突然就把第一段话与之相对应起来了。

人的心是一湖水,倒映着蓝天白云,也会看到人心丑恶。明心如镜,水汇聚成湖。

把第一段话抄在了一页抄上顺手插在了《镜湖》的扉页。告诉自己:心如水,形态万千,以柔克刚。


没有一二月,庆山把这次的书从三月划分到了十二月。

她在三月说:我觉得做一个善良、沉着、真实的人,已经是很富有了。

曾经我有个朋友评价我是无根浮萍,那时候我还在丽江做着最后一波自由自在的“丽漂”。他是我大学同学,有点点的恋人未满的暧昧。彼时,聊天工具仅限于某企鹅,他跟我说:“你是无根的浮萍,哪里都可以去,哪里都不能生根。”我可以想象得到屏幕背后的他那张皱紧了的脸和满脸的无可奈何。

你是一个随波逐流的人。好像一颗种子,顺水漂流,多次停歇。也许一次遇到了一个合适的沟沟坎坎,就驻足发芽了。

书里面这段话对我一击即中,时光瞬间就拉回到了许多年前那个滇西北清凉的夜晚。对着电脑屏幕,我打字的速度是公认了的轻快,自认言语间都是满满当当的快乐。但是在看到对方说的那句话之后突然就泪流满面了。

如果不是有迈不过去的坎,谁愿意自我放逐那么多年。


人内在的深切和细腻,需要对等的人才能承当。这内在若得到自在的化解,不至于成为负担,否则便是一种凝聚和停歇。

我是一个外热内冷的人,这一点熟悉我的人都是知道的。看起来特别善于沟通与人相处的那个是外在的我。当一回头我回到了自己觉得安全的环境之后我就又换回那个沉默寡言,爱答不理的样子。

其实最开始我也不是这样的性格,只是经历了很多见了很多之后心底里有了对比有了自己的那一个砝码之后就不再愿意去接纳和讲述。

庆山以前也曾经说过那句话“孤独是可耻的伤口”,彼时她还叫安妮宝贝,而那时候的我还在懵懂中学时代。越是沉默的人心底里就会有越厚重的伤口和不可示人的黑洞。我敏感自卑,习惯性的把自己包裹起来躲在教室后排看书写信。

长大以后某天看以前的同学录发现有朋友留言说:“你应该把自己解放出来,不要一味的沉迷于网络,那都是虚无而且不长久的。”那个留言的朋友现在还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面。我拍照发给她看,她都很惊讶当时自己的直接了当。后来我再三表示我并没有其他想法之后她告诉我说当时的我在班上看起来就是一个独行侠,没有一个要好的朋友,也不跟别的女生一样三五成群。总是默默的在自己的位置上写信看书发呆。她说一直不知道那么多信都去了哪里,也不知道我哪有那么多的东西写。她对我很好奇,又觉得好像这样是不对的,所以她给我写了整整三页纸堪称长篇作文的同学录留言。她说:我只想你过得正常点,开心点。

我跟她说:其实那时候我是很开心的。因为我可以畅所欲言,对那些熟悉的陌生人。而且有的人我现在还有他们的微信QQ和电话号码。哪怕对方已经连孩子都有了,但是我们依旧还在彼此的朋友圈里面,虽然不说话,但是我能够看到他们每天的生活,我说这也许就是一种长久的树洞关系演变而成的存在感吧。


我没有告诉她其实那时候我有很多信是写给电台的,而且每天晚上我都可以在准点的电台调频里面听到主持人念我的信。因为我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笔名,所以当电波里面传出我笔下的那些故事和情绪的时候我觉得是分外安全的。

写出去的信都是没有留地址的,只是在内容里面偶尔会提到关于原生家庭,关于父母,关于学习,关于学习和喜欢的男孩子还有校园里面的种种。

主持人很喜欢念我的信。经常我的长篇大论可以霸占他的一整档节目,当然除了插播的音乐。后来有天他在电波里面发出了邀请,并且说:那个谁,如果有机会我想请你亲自来一趟电台做客一下,顺便见识一下你的粉丝给你的信件。它们快要把我的办公桌给淹没了。

每一个人的内在只能独享。人无法渴求被理解。他人的理解有时与己无关。被分享最多的内在,通常只是整体之中较为肤泛的一个层面。从这一点来看,我们的确是生而孤独的。即便有人给了我们感情,也仍是孤独的。因这感情可能只是他出发于自我的幻觉和执念。

我很喜欢书上的这段话,画了横线之后再下面备注了很多此刻不愿意写出来的字句。

后来我去了电台,并且以校园部主任的身份接下了电台的文字编辑工作。我想如果在2003-2005年经常会收听电台的你,应该偶尔会听到那些故事吧。虽然此刻我突然忘记了是调频多少了,节目叫《王新时间》。

那段日子开心而充实,天天跟各个学校的同学一起工作,手写稿,熬夜录播,选歌……


你所感到的一切物质,是由你的意识构成。意识不消逝,一次一次轮回反复,不结束的梦魇。你在空中捕捉花影,内心焦灼深刻。在我们的幻象之中,这可触及可念想,大大小小,都是一种焦灼深刻:疼痛、欲望、蹿上高空的烟火、可望不可得、得而厌之、厌之不可弃、辗转反侧、忏悔、激越……

看到这段话的时候心里不由自主的就想起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不能继续背下去了,我真的不是凑字数的。)

为什么会第一时间想到《心经》,我也说不出来个缘由。只是突然想起来在西安华严寺偶遇的昌海师傅说:经读百遍,其义自现。

从最初装逼抄心经小楷到后来条件反射会用笔在纸上去默写,我知道这是一个过程也是一个变化。兔子师傅曾经说过:人生在世,心为最大,你连自己的心都修不好,心魔都控制不好,那么你是看不到事情真相的。被欲望所控制住的灵魂,双眼是无神的。

所以当我看到这段话的时候第一时间想起来的是《心经》。至于为什么不是《金刚经》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唯一的解释就是我对它不熟悉。


一回头时间已经快到24点了,可能是下午睡过午觉,所以此刻觉得人还好。

深夜写稿子的感觉是无比亲切的,虽然已经有一年时间没有这么做了。但是夜晚,耳机里面是不影响是思绪的纯音乐的时候,窗外没有那么多的光,我会觉得很安全。

人必须在自我意识上先死一次,才能重活。

很多鸡汤都会说坚持自我,包括我自己也经常会在做某些事情的时候说我是在坚持自己。但是后来静下来反观之后发现有些所谓的“坚持自我”其实是幼稚得可笑的事情。只是打着自我的标签敷衍自己,让自己觉得我是在做我喜欢的事情,但更多的时候现实是给了我耳光的。

只有在经历了之后静下来反思我才会在心底里默默的承认也许这件事情真的就是错的。但是哪怕错了我也会倔强的给自己另外一个理由:如果我不去经历不去做,我怎么可能知道我会失败呢?万一我又成功了呢?我想现在很多的人也许跟我是有一样的想法的。

生命模式在循环,走不出的轮回。现在能够看到自己。以前不容易原谅别人,更不放过自己。如今,对每个人能够看到他们隐隐闪烁的苦难和幻觉,由此反观自己,没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

人必须在自我意识上先死一次,才能重新活过来。

学会反观自照,学会反思和分析。生命只有那么久,,时间那么宝贵,可是多做点事情又能怎么样呢?毕竟心里的种种疑惑还能通过学习和实践才能得到道路,去到明天不是吗?


刚才跟朋友聊天,我说我懒,所以一切慢慢来。生命是循环的,生活是向前的,我不想那么着急的把自己过得疾风火扯的,那不是我。

慢慢来,从事情的细枝末叶来反观自己,来验证自己,学习的同时映证很多东西。这是需要慢慢来的,毕竟一辈子。

我知道作为书评,这个文章也许不是很适合。但是我喜欢庆山的书,从她还是安妮宝贝开始。所以也许以后还会有很多文字,关于这本书,今天就此别过。

晚安。

咹子

208.7.1于四川成都东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镜湖的更多书评

推荐镜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