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笔谭 经济学笔谭 评价人数不足

认识新时代中国经济的一把钥匙

长空溢彩
2018-07-01 23:28:26

为什么需要理论的指导?好比一个人在沙漠中,沿哪个方向可以找到绿洲,哪个方向是死路一条,他必须事先确定。工作中多一些理性,少一些盲动,这就需要理论的指导。

面对多如牛毛的理论,大有老虎吃天——无处下口的感觉。有没有一把钥匙打开经济学的大门,本书试图引你入门,分“经典引读”、“领悟大师”、“经世济民”、“他山为鉴”四大篇,从古典到现代,从理论到实践,对经济学做了一次大跨度、全景式的盘点。

作者说,了解经济学有三本书必读:亚当·斯密《国富论》(经济学奠基)、李嘉图《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古典经济学集大成)、马克思《资本论》(工人阶级的圣经)。

——“经济学之父”斯密的《国富论》,全称是《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全书始终围绕一个主题:如何促进国民财富的增长。财富的源泉是什么?斯密在序言中开门见山地说:“一国国民每年的劳动,本来就是供给他们每年消费的一切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的源泉。”既然“劳动是财富之父”,那么,要增加财富,就得提高劳动效率,或者是增加劳动数量。斯密敏锐注意到,分工是提高劳动效率的重要法门,它为发明和改进机械提供契机。最初的蒸汽机比较笨,活塞的升降,需要一

...
显示全文

为什么需要理论的指导?好比一个人在沙漠中,沿哪个方向可以找到绿洲,哪个方向是死路一条,他必须事先确定。工作中多一些理性,少一些盲动,这就需要理论的指导。

面对多如牛毛的理论,大有老虎吃天——无处下口的感觉。有没有一把钥匙打开经济学的大门,本书试图引你入门,分“经典引读”、“领悟大师”、“经世济民”、“他山为鉴”四大篇,从古典到现代,从理论到实践,对经济学做了一次大跨度、全景式的盘点。

作者说,了解经济学有三本书必读:亚当·斯密《国富论》(经济学奠基)、李嘉图《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古典经济学集大成)、马克思《资本论》(工人阶级的圣经)。

——“经济学之父”斯密的《国富论》,全称是《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全书始终围绕一个主题:如何促进国民财富的增长。财富的源泉是什么?斯密在序言中开门见山地说:“一国国民每年的劳动,本来就是供给他们每年消费的一切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的源泉。”既然“劳动是财富之父”,那么,要增加财富,就得提高劳动效率,或者是增加劳动数量。斯密敏锐注意到,分工是提高劳动效率的重要法门,它为发明和改进机械提供契机。最初的蒸汽机比较笨,活塞的升降,需要一个儿童来专门开启和关闭汽锅。有一次,一个按活塞的小孩,因为干得久了,就“懒”中生智,把开闭汽锅的舌门把手,用一条绳索系在机器的另一端,让舌门随机器的运动而自动开闭。这个故事,成为蒸汽机改良史上的一大趣谈。斯密认为,交换是人与生俱来的倾向,由于交换而产生了分工。斯密还认为“工资、利润、地租”是“一切交换价值的三个根本来源”。马克思把三种收入决定价值理论,叫做“斯密的教条”。斯密还认为“人的本性中最重要的是利己主义”,人的大部分行为受利己心支配,但是利己比刻意追求公众利益,更有利于社会。这种机制,被称为“看不见的手”。

——李嘉图1817年出版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使其名垂青史。这部著作囊括了古典经济学的全部理论,也包含了李嘉图全部思想精粹。其中,价值论和分配论,被马克思批判地继承,成为《资本论》的重要思想源泉;比较成本学说法,早已脍炙人口,成为国际贸易理论的基石;而他的货币理论,则是现代货币理论的基础。

——1867年9月14日,一部划时代的巨著——《资本论》在德国汉堡出版。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运动规律,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的途径,在该书中给出了答案。从此,工人阶级有了自己的《圣经》,历史揭开了新的篇章,波澜壮阔的共产主义运动席卷全球势不可挡。马克思从资本主义的经济细胞——商品,有两个共同的特点,一是有用性,即使用价值;二是能同其他商品交换,有交换价值。商品的两重属性,是由生产商品的劳动二重性决定的。什么是劳动的二重性?创造使用价值的是具体劳动,创造价值的是抽象劳动。衡量价值量要看劳动量(社会平均劳动时间)。价值的货币表现就是价格。价格受供求变化影响,但总是围绕价值进行。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为《资本论》这座科学大厦奠定了基石。马克思指出,资本家花钱买下的不是工人的劳动,而是工人的劳动力,也就是劳动能力。劳动力是存在与人的血肉中的特殊商品,同样有使用价值和价值。它的价值,是工人及其家庭所需要的生活资料的价值,它的使用价值是创造价值,而且是创造比自身价值更大的价值。资本家投资办厂,购买原料的投资,被称为不变资本,因为他们不会增值,只能等量转移到商品上去;雇佣劳动力的花销,被称为可变资本,因为他们能够为资本家带来剩余价值。剩余价值和可变资本的比率,被称为剩余价值率。像蚊子吸血一样,资本家为了提高剩余价值率,往往不择手段,尽可能延长劳动时间,或者不断加大劳动强度,这是资本家发家的秘诀。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精辟分析,马克思向世人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两大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对立关系。生产社会化和资本主义私有化的矛盾,将使剥夺者被剥夺,取而代之的将是生产资料公有制——无产阶级是资产阶级的掘墓人。

——19世纪末到20世纪30年代,进入新古典时代,经济学产生裂变,效用价值论已成正统,国家干预经济大行其道。1890年,一部划时代巨著《经济学原理》问世。此书被誉为西方经济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作者阿弗里德·马歇尔赢得了“新古典经济学创始人”的盛名。均衡价格理论是《原理》一书的核心。1920年剑桥大学教授庇古出版名著《福利经济学》。福利一词,其含义可谓包罗万象,但说到底,就是指人们在物质和精神上得到的满足,如获得友谊,金榜题名,遇到故知,拥有财富,事业成功等。庇古把福利的范围,严格限定在可以用货币衡量的那一部分,也就是“经济福利”。1936年,凯恩斯出版《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力主国家干预经济,反对“自由放任”,对传统经济学进行了系统批判,史称“凯恩斯革命”。凯恩斯还认为资本效率递减与流动偏好交织并存,使得政府难以首尾兼顾,投资陷入万劫不复的“两难”境地。所谓流动偏好:人们所以要保留现金,大凡有三个动机:一是为了应付日常开支,此乃交易动机;二是为了防止意外与突发事件,称为谨慎动机;三是为了寻找更大的获利机会,故为投机动机。

——哈耶克率先发难。1944年哈耶克出版《通向奴役之路》。哈耶克认为,社会主义是对自由的最大威胁,它天生就具有独裁主义倾向。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水火不容,它们除了“平等”二字之外,别无共同之处。但即便是平等,二者也有云泥之别。民主主义是从自由钟寻求平等;社会主义的平等只能从奴役和抑制中实现,因此社会主义的民主,只是徒有虚名。哈耶克坚信,私有制是自由的最重要保障。他把实行私有制的社会,称作“富人得势的世界”,而实行公有制的社会,在他看来,是“只有得势的人才能致富的世界”。在计划的体制下,企业家与其“眼睛向内”,在企业埋头苦干,还不如“眼睛向上”,多与上级部门联系感情。更糟的是,经济计划必然导致政治集权。要想计划顺利进行,就得推出一个权威,由他独揽大权,最后一锤定音。政治上的专制,又会产生“当代蒙昧主义”,即“思想的统一性”。“当代蒙昧主义”之所以站得住脚,主要在于当局炮制了一种“高尚的谎言”,使得人们相信:当局要建立的道德标准,是唯一正确的;当局要努力实现的目标,正是他们所希求的。哈耶克把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武断地混为一谈,极力鼓吹私有制,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视为“通向奴役之路”,显然是一叶障目,有失偏颇。在50多年后的今天,当你静下心来重读这本《通向奴役之路》时,你会感觉意味深长,感慨良多。1974年哈耶克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艾哈德为“竞争”高唱赞歌。1957年,艾哈德出版《来自竞争的繁荣》。他认为,是社会市场经济以神奇的力量,将德国从战败的深渊中拉了出来。社会市场经济是新自由主义(第三条道路)的理论。核心思想是要“克服漫无限制的自由放任和严酷无情的政府管制的矛盾,在绝对自由和极权主义之间寻找一条中间道路”。它的基本目标是实现“全民繁荣”,而要达到这一目标,最好的手段是自由竞争。有人曾经对牧羊人说,要想使羊儿长得快、不生病,最好的办法是在羊群中放进一只狼。同样,“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个人只有在一个充满竞争的环境中,智慧、胆识、创造力、进取精神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释放,推动经济车轮滚滚向前。艾哈德形象地把社会市场经济比作“人工培养的植物”,把自由放任经济比作“野生植物”。说到底,艾哈德眼中的“社会市场经济”,就是以自由竞争为主,国家干预为辅。多国的经验证明,在经济平稳时期,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较为有效,而经济波动或危机时期,国家干预主义却更为灵验。

——1960年布坎南出版《公共财政》,系统表达了公共选择学派的主张。布坎南是国家干预理论的反对者。他特别看重对“规则”的研究,并把它作为公共选择理论的一块基石。公共选择,其实就是投票。投票规则最主要的是两种:一致同意规则和多数同意规则。一致同意规则,也就是一票否决。布坎南认为现代社会存在的许多弊病,都与政治家这种“经济人”特性有关。政治家也是自私的,不过他们所追求的,不是为政府盈利,而是个人威信与权力。比起普通人追求金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为防止官员滥上项目,笼络选民,布坎南还建议,要将平衡预算原则,写入宪法,彻底摒弃凯恩斯主义,对财政预算实行刚性约束。

——弗里德曼:新自由主义的掌门人。是什么创造了美国的黄金时代?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里德曼,在1979年与夫人合作出版的《自由选择》一书中说,秘诀不是中央计划经济,而是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的结合。东西德的明显反差就是明证。

——制度学派起源于19世纪末,凡勃伦、米契尔、康芒斯一起被称为旧制度经济学的三大巨擘。20世纪50年代以来,加尔布雷斯、诺斯等一批经济学家,承前启后、推陈出新,创立了新制度经济学。1899年,美国经济学家凡伯伦出版《有闲阶级论》,对富人的粗俗不堪,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和抨击。并由此及彼,由有闲阶级谈到制度,从心理学和历史的角度,阐述了制度的演化,创立了制度经济学派。有闲阶级的产生与所有制的出现,是同步进行的。凡伯伦认为,人们之所以占有财富,与其说是满足生理需求,倒不如说是为了面子。谁拥有的财富多,谁就是社会的优胜者。这一点,我国的《金瓶梅词话》说得最为刻骨:“单道世上人,营营逐逐,急急巴巴,跳不出七情六欲关头,打不破财色酒气圈子。”凡伯伦强调社会结构的变革,米契尔更青睐于统计分析,而康芒斯所看中的,却是法律制度的作用。1934年,他出版《制度经济学》一书。其经济思想大致可以归结为三个方面:集体行动控制个人行动、利益协调论、法律制度高于一切。

——1973年,加尔布雷斯出版《经济学和公共目标》。他认为,资本主义所以遭此劫难,是由于人们错误地把“经济增长”当做了社会的“公共目标”。其实,增长并非万验灵药,更不能一俊遮百丑。相反,单纯追求增长,必然导致为生产而生产,使失业、环境污染、收入悬殊等问题,更加变本加厉。所以,必须正本清源,重新定位“公共目标”,实行“新社会主义”,扶弱抑强,使权力均等化。

——西方世界的兴起,究竟靠的是什么神奇力量?1977年美国经济学家诺斯与他的合作者,联手出版《西方世界的兴起》,提出,经济增长理论的核心,可以归结为一句话:有效率的产权制度,是经济增长的决定因素。1981年,他的又一篇代表作《经济史中的结构和变迁》出版,标志着包括产权、国家和意识形态在内的严密理论体系产生。关于意识形态对经济的影响,马克思·韦伯早已做过论述。他所说的“资本主义精神”,总结起来就是“从牛身上榨油,从人身上赚钱”。诺斯高明地将产权理论和意识形态有机结合,他所说的意识形态,指的是人们的世界观。

货币与信用联姻,孕育出经济社会的混血儿——金融。它自诞生之日起,就遵循“游必有方”的道理,哪里有利可图,资金融通的触觉,就会伸向哪里。有人把现代金融比作世界的心脏,事实的确证明,他强有力的律动,正是当今人类生生不息、追求完美的共鸣。

在我国,将流通中的现金成为M0,它与消费物价水平变动密切相关,流动性最强。m0加上企业是单位活期存款,统称m1,也叫狭义货币供应量,其数量变化,反映企业资金松紧状况。在m1的基础上,加上企事业单位的定期存款,以及居民储蓄存款,构成了广义货币供应量,统称m2,它的流动性最弱,但反映社会总需求的变化,是宏观调控的重要参考指标。中央银行实施货币政策,有三样看家法宝:存款准备金率、再贴现率和公开市场业务,使用最多的是公开市场业务,它是央行在金融市场上买卖有价证券(如国债)的活动。公开市场业务最大的优点,是央行可以经常运用它,对经济进行微调,操作灵活方便,对经济的震动小。央行货币政策工具“三大法宝”也称一般性政策工具。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非常规武器,它们被称作选择性政策工具和补充性政策工具。

我国初步形成了由人民银行控制“总量平衡”,商业银行追求“经济效益”,政策性银行进行“结构调整”,这样一种新型的金融体系构架。投资银行主要不是拿自己的钱去投资,二是牵线搭桥,协助政府或企业融资。与商业银行不同,投资银行一般不办理储存贷款,承销各类证券是它的主打业务。

——熊彼特的创新假说:不断的创新就像是跳动的琴弦,演奏着经济成长的美妙乐章,而拨动琴弦的正是那些领导市场的巨型公司,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指责我们的乐师呢?

——马歇尔冲突:规模经济和竞争活力之间的矛盾。

——阿罗悖论:任何一种多数同意规则,都不可能万无一失地保证投票的结果符合大多数人的意愿。(公共选择制度和民主制度:正如市场存在着失灵一样,民主也有它失效的时候)

——特里芬难题:清偿力和信心之间的矛盾。(国际货币制度——布雷顿森林体系)

——里昂惕夫之谜:实质是理论和现实的矛盾。

——丹尼森残差:经济的实际增长幅度,在扣除了资本的贡献和劳动的贡献之后,总有一部分剩余。背后有三个因素:即规模经济、资源配置和知识进展。

科教兴国

大凡文明国家,无不重视教育;所有经济强国,无不收益与科技。当今国际竞争,说到底比拼的是人才与科技。德国与日本经济战后崛起,教育与科技居功至伟;美国也是凭借其领先于世的教育与科技,才使得它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占尽风流。

——德国最大的本钱在教育。从普法战争的胜利,看士兵的高素质,而根源在学校教育。尊师重教打好了德国人素质的底子。普及教育是打基础,职业教育是培养员工,高等教育是早就顶尖人才。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世界一流科学家云集德国。从物理学到化学,从到数学到生物学、地理学、天文学领域,德国人才辈出、群英荟萃。从1901到1914年,德国有13人荣获诺贝尔奖,甚至20年后,在诺贝尔奖牌榜上,德国依然高居榜首。德国还有把先进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能力。如1866年西门子发明电机,随即,世界两大电业巨头相继形成:西门子公司推行电力技术,推广有轨电车;十几年后,电气集团爱迪生公司(后来的通用公司)成立。教育投资,就像涓涓细流,虽不会立竿见影,但它会逐步渗透到方方面面,时间一长,定能灌溉出一片片绿洲。

——日本“收获型”科技战略。日本能有今天的实力,是靠技术引进起的家。二战之后,贸易立国的出路,莫过于引进国外先进技术,边学边干,借脑生财。20世纪70年代之前,日本在科技发展方面,一直推行吸收加改进的“收获型”战略。这个战略有两个特点:一是“小科技”“大技术”;二是注重技术的商业价值,在离产品最近的地方下功夫。如电子表、傻瓜相机、太阳能计数器等都是“美国开花,日本结果”,得来全不费工夫。日本人信奉“综合就是创新”,博采众长,结合日本实际加以改造,形成自己的特色。如本田的摩托车,松下的电视机。“收获型”科技发展战略使日本用20年时间赶上世界发达国家的技术水平,但科技发展后劲严重不足。强烈危机感迫使日本从1980年正式提出“科教立国”新战略,决定走“播种型”科技发展道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