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太平 醉太平 8.6分

权力场

二佳的养乐多
2018-07-01 23:23:04

醉太平

朱苏进

1993年 长篇 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 1994年5月第一版 2001年3月第五次印刷 ISBN 9787532111830

如果从中国文学史的发展历程来看,朱苏进九十年代创作的军旅题材的小说,是具有很大的意义的。这是因为中国新文学(白话文学)生而不幸(或是幸运?),自诞生之初就伴随着意识形态的枷锁,并作为宣传斗争的武器、附庸,被利用了近六十年,到八十年代思想解放、社会开放之外,才真正涌现出各种领域的、一定程度上的、繁华开放的文学创作局面,即使如此,在意识形态极强、昔日的英雄人物二元论、对立论表现得最为突出的军旅题材方面,能独辟蹊径、表现新貌,仍是值得注意的。

在一个几乎没有战争、没有敌人来反衬英雄人物的和平时代,军旅题材的小说还能写些什么呢?朱苏进给出了一个属于文学的答案——写人,而且是剔除掉过往承担着意识形态宣传责任的集体化面影之后,更加真实、更加心理、更加个人的人。比如《醉太平》,它向我们展示的就是一幅军队中的争权求官图,上至军区总司令刘达,下至普通士兵夏谷,作者在几个位置挑出了几个具有典型性的代表,写他们由权力渴望而滋发出的勾心斗角、喜怒哀乐、小心算计、步步为营。共和国历史上神圣、高大、光辉的军人形象被重塑,但奇就奇在他们中的大多数却并不因此而显得道德败坏、形象可鄙,反而更加真实可感,因为对权力的渴望本来就是军队维持活力和战斗精神的重要源泉之一,这是这个对普通读者而言遥远而神秘的世界中通行的生存法则,而除了像石贤汝这样极个别精明过头、不择手段的人之外,其他人都是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或战功本领,读者会自然而然地跟随作者的价值取向认为:对于这些真正身怀才华的人而言,欲望和地位本身就应当相称……

朱苏进写人的超越之处,不仅在于题材的变化,更在于对个人心理的表现。对此他并不直接描写,而是通过外在言行表现,更加入木三分。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当属军区总司令刘达,这位真正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老军人,在全书中表现出好几个不同的侧面:客厅枪响仍端坐书房的稳重风范、侧写的战场上运筹帷幄的智将形象、与女儿书房中无言对视的默契老父、网球场上洞悉人心而体力不支的老人、深有鉴人之明的领导、爱女心切不顾安危的父亲……其中最让人喝彩的,是他最后一次指挥演习时沉默的愤怒。他的怒火最初由军情地图上一处小小的纰漏引发,随后一言不发地站了十分钟,把牵涉三万兵马的演戏整整推迟了十分钟,妙就妙在他的一言不发,读者却能够从中感受到一代老将抚今追昔的百般感慨、人老力衰已无法掌控全局的悲哀、同时又有威震三军的气魄、交付权力的不甘等等……如此,一个老军人的形象在我们面前就无比地丰富立体起来。为了实现这样的效果,作者不仅直接写刘达的肢体动作,更多地通过汇报将官的尴尬、观礼人员的骚动、演练场的环境……这样去写、去表现人物、去摹画个体心理,无疑也是九十年代写作空间拓展的一个有力证明。

小说中还有一条非常重要的叙事线,就是季墨阳和刘亦冰的爱情。它可以被视作传统的革命(英雄)+爱情的军事(革命)题材小说模式的一个变种,如此,终于回归到军旅小说一个避无可避的二元对立模式。只是它不同于战时鲜明的敌我关系,而是转化为权力欲望(生)和爱情羁绊(死)之间的张力极强的矛盾。该怎样去解决这两种都代表着作者也代表着人的价值取向之间复杂的矛盾?我想就连作者也没有答案,他只好求助于前辈作品中的老套路:一方由于意外(疾病、炮火、灾难)死去。

故事最后,夏谷已经从开始的小兵当上了处长,而严重违反军纪的季墨阳没有被罢被贬,“立功”的石贤汝也没有如愿升职。这个结局出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和平时代的军队是一个权力场,但不该成为藏污纳垢、小人得志的地方(至少在文学作品中给我们这样的决心)。

2018.6.27

每天都要读好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醉太平的更多书评

推荐醉太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