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色彩又如何呢

汪汪本汪
2018-07-01 看过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颜色吗?像佛光,浮在身体表面。

颜色可以是性格的投射,可以是人生的多样性。对于年少的小团体来说,张扬青春所必要的就是色彩分明,就算名字带了“赤”“青”“白”“黑”都很了不得,没有颜色的多崎作与生俱来有一种冷静的不自信感。害怕自己被团体遗弃,为此舍弃了很多自由,苦苦维持年少团体间伊甸园般完美无缺的友谊。

小团体是特定时期短暂的难以永久稳定的五边形。有时候我在想,就算没有作,两双男女的四边形就能维持不变吗?或者三角形是最稳固的?显然,这些原生态形状的情感都是脆弱易变的,“高中时代的五个人亲密无间,几乎毫无隔阂。但这样极致的幸福不可能永远持续。乐园迟早会消亡。人的成长速度各不相同,前进的方向也彼此相异。随着时间流逝,其中难免要产生不谐,恐怕还会出现微妙的裂痕。”

因此真的是为“白”而惋惜,这样一个过早绽放光芒的美丽女孩儿,生性保守敏感软弱,感受到的人生不和谐却无力去适应关系的改变,只能以自毁他亡的主动方式保护自己。她不幸的遭遇以及死亡的吊诡正是现实人生的无奈悲剧。纤细的人儿要多坚强和宽容一些,唯有自救。“大家都成了大人,各自拥有不同的生活圈子,所以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无可奈何。我们已经不再是天真的高中生了。可就算是这样,亲眼看着曾经具有重要意义的东西一点点褪色,逐渐消失,还是让人悲哀。毕竟是一起度过了朝气蓬勃的时代,一起长大的人啊。”

作的孤独疏离感让我感同身受又万分心凉,他与原生家庭似乎连接稀薄得可怜,对亡故父亲的唯一念想就是一块有形之表以及一幢在东京能栖息的公寓。除此之外,一年回家寥寥,配合扮演儿子与弟弟的亲密角色,心却有抗拒。像极了小森林中桥本爱一人疏离满足的生活。但即使如此,他年少的不自信,对年长女性莫名的爱慕与宁静,都是与家庭分不开的。即使他感觉,年少时期的友谊是他人生转轨的结点。

灰田是他在形销骨立死亡边缘试探回来后遇到的幸运,然而如梦一般在对方离去后,作意识到自己就是一个空空的容器,大家都跑到他这里,确认他是何等空无一物,之后又离去。多崎作再次被孤零零地抛弃。他空空如也到没有什么东西好等价给予别人,因此陷入无尽的孤独绝望也是当然。怕伤害,一走了之的人带给他被抛弃的苦果,以至于回到一个人修禅似的内省状态未尝不好。无论是喜欢的人沙罗,还是永远消失的灰田,他意识到“所谓嫉妒是世界上最令人绝望的牢狱。因为那是囚徒自我的牢狱。”

记忆会被掩盖,但是历史不会消亡。曾经受过的伤害如果一味逃避掩埋,也只是表面结痂内里淌血的亚健康状态。作大概是幸运的,即使内心如此崎岖坎坷,但仍然受到年少友人的高度赞扬,很难想象在如今多说几句玩笑话都嫌浪费时间的社会,不打招呼专程从东京飞往赫尔辛基去解开尘封了十六年的往事是怎样的一种体验。有人会觉得矫揉造作,毕竟光是活着已经很耗力气了,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年少蠢事就让它过去好了。可事实上,又有多少人与作一样,经历年少打击后,他其实已经停滞成长了,某些部分的欠缺致使人格不能完全独立,活在阴霾和伤痛里。

在芬兰这样一个白昼如光的国度,夜晚阴冷漫长,人们出言必成警句的求生本能,却成为村上笔下清净澄心的悠谧之地。黑对作的肺腑独白也是令人动容,“听着,作,有一件事你得记住了。你不是缺乏色彩。那种东西仅仅是姓名而已。我们的确拿这件事开过你的玩笑,可全都没有意义。其实,多崎作,你是个无比优秀,色彩丰富的人,一直在建造美妙的火车站。如今你是个三十六岁的健康市民,拥有选举权,定期纳税,为了看我一眼甚至还一个人坐飞机到芬兰来。你什么都不欠缺。你要有自信,要有勇气。你需要的就是这两样。千万别因为怯懦和无聊的自尊失去心爱的人。

我意识到自己喜欢蓝色,各种各样的蓝,但那不代表我。按照中国五行说来推断,我名字里大概就是透明无色的水,潭为幽绿、河为沙黄、海为碧蓝,要说什么色,包容可变性太大了。也许无色就是一种安全无害的特质,从不定义自己,画地为牢,即使痛苦将眼泪倒出来仍然可以空荡荡。为着一个特定的目的,人是简单又复杂的人体。“那时,我们坚定地相信某种东西,拥有能坚定地相信某种东西的自我。这样的信念绝不会毫无意义地烟消云散。

“愿原力与你同在。”她说,“别输给鲑鱼。”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