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人生的时间陷阱

斯特里克
2018-07-01 看过

马拉多纳,可能是阿根廷在本届世界杯上最经典的镜头

世界杯,人生的另一种刻度

小时候,每当世界杯或者奥运会,脑子里就会跳出这种疑问,为什么它们总是四年一届。如今,我不再问这个问题,因为,随着年纪的增长,这四年一届的设置竟然巧妙地成为了人生记忆中的另一种刻度。

2002年,我在镇上读初中,在家里那台21寸日立牌的彩电上闪现的画面上,记住了外星人的阿福头、记住了肇俊哲的门柱和卡洛斯的任意球、记住了替补登场那年刚刚20岁的德罗西和卡卡,那是最初的世界杯记忆;

2006年,我在县城读高二,因为是寄宿,没法在电视上看到世界杯,多是同学间传阅体坛来了解赛况,为了决赛意大利队阵法国队,宿舍人手购置了袖珍型的收音机,在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听了一场没有画面的戏剧性决赛,勺子点球、齐祖的头槌、特雷泽盖的横梁,传奇的戏剧落幕和意大利那一代人的巅峰,那个收音机我只用过这一次,忘记了后来扔到了哪里。

就这样,每一届世界杯都深刻地存在我的记忆中,成为镌刻在人生标尺上的刻度,成为感知时间、感知人生的参照。

2018年,又一届世界杯来了,有人丧气地说,人生不过几场世界杯。是啊,距离自己最初的足球记忆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了,想了想还能再看多少届世界杯便拿起面前的冰镇啤酒灌了一大口,这是岁月的特权,时间女神拿走的,酒神还给了我。

关于时间的思考

时间,是人类的共同话题。你可以网上搜到无数关于时间的名言警句,甚至无意识的随口就能说几句,“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逝者如斯夫”等等,古今中外的人关于时间的思考太多了,而到了现在,人们似乎陷入了时间过得太快的集体焦虑中,逐渐丧失了对时间的感知。来自英国BBC广播4台心理节目主持人克劳迪娅·哈蒙德在她的著作《错觉在或不在,时间都在》里介绍了人类感知时间的秘密。

时间为什么变得比原来快,一个已经流传开来的叫“比例理论”,当你四岁的时候,一年占到了你人生的四分之一,而当你四十岁的时候,一年只占到了你人生的四十分之一,看似一分钟仍然只是60秒,一小时仍然有60分钟,却随着人生的进程,时间就被稀释了。

心理学上还有一个概念可以解释这种现象,"情境变化模型",意思是新鲜的内容越多,人就越觉得做这件事花的时间长。当我们小的时候,一切都是未知、到处是尚待去发掘的领域,我们因为认知的新发现而把它深深牢记在脑海中,它可能是你第一次玩红色警戒,可能是你第一次读王小波或《魔戒》,也可能是你第一次吃麦当劳或肯德基。然而,当你慢慢成长试图掌控自己的人生的时候,未知就变得越来越少,大部分人重复着朝九晚五的日子,存储进记忆中的内容越来越少,时间在重复中变得越来越快。

彼岸存在吗

这是一个极速飞奔的时代,在当下生活的集体价值观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已经是中国人关于时间的头号信条,对效率的过度追求,为时间的河流推波助澜。人们期待着栽下种子第二天就发芽开花,买进的股票马上涨停,如果说过年的饭桌上,感叹时间过得真快的必备项目是一种情感的集体疏解的话,那么朋友圈里流传着“你的同龄人正在打败你”的文章,成为一种群体发射的毒药,想要马上成功的焦虑感漫遍全身。那是否存在一个彼岸,在那里时间像我们希望的那样流动?

慢生活的彼岸并不存在,或者说永远在别处。其实时间不是一直都是在变快,它偶尔也会变慢,就像生病量体温,你的5分钟在父母那里就变得很慢,又像考试前的夜晚和周五下班前的分分秒秒。许多人可能都会这样的感触,从城市回到老家,似乎就进入了另一个时空维度,守在冬天的火炉旁,陪奶奶聊天嗑瓜子,又或者夏天黄昏坐在门前的马扎上,看眼前泛黄的麦田随风起伏,而当你重新回到城市生活当中时,快节奏又回来了。就像越来越多的人去旅行去爬山去跑马来对抗快生活,但之后都不得不重新回到此岸中来。

所以这些都是不值得的吗?不是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接受此岸的设定,从有我到无我,短暂地放下欲望的压力,和菜头的新书《你不重要,你的喜欢很重要》里编选了他在《得到》和槽边往事上的文章,其中一篇是他第N次呼吁读者们去尝试坚持写作,他觉得写作能让人在时间而不是欲望的压力下,真正触摸生活的质感,所以,去坚持做一件无关乎世俗成功的事吧,到那时,也许时间不再是挠人的小恶魔,它会变成点化生活的精灵。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你不重要,你的喜欢很重要的更多书评

推荐你不重要,你的喜欢很重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