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秩序 世界秩序 8.3分

实用的美式乐观主义

角落里的小豆子
2018-07-01 18:11:58

《世界秩序》是基辛格最近的一本书,中信出版的这本译文本到2015年才第一次印刷,是老爷子对最新世界秩序的一次完整阐释和分析,文章的结束,老头说“在美国经验的独特性与其对普适性理想的自信之间,过度自信和内敛自省之间寻求这种平衡必然是一个永无休止的过程,但它决不能退缩”。只是不知道老头看见现在的美国各种撂挑子不干,各种退群之后,作何感想。

做过国务卿的基辛格是个学者的policy maker,写起文章来自然像极了政府咨询报告,深入浅出,逻辑清晰,架构合理,这是一本很好读的书。


作为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死忠粉,基辛格从威斯特伐利亚的“均势”这一现代国际关系和外交起点和基石开始谈起,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建立了一套比较完整的国家行为体交往的准则,建构了持续到今天的国际交往合法性基石,后来经受了不同革命和主义、两次世界大战以及伊斯兰世界的冲击,欧洲的“均势”在美国的保障下摇摇欲坠到今天,塑造了今天的欧洲秩序。受自身实力所限,数百年后欧洲仍拥抱了自身大陆“均势”,不可避免转向了自我,在世界秩序不断探索的今天

...
显示全文

《世界秩序》是基辛格最近的一本书,中信出版的这本译文本到2015年才第一次印刷,是老爷子对最新世界秩序的一次完整阐释和分析,文章的结束,老头说“在美国经验的独特性与其对普适性理想的自信之间,过度自信和内敛自省之间寻求这种平衡必然是一个永无休止的过程,但它决不能退缩”。只是不知道老头看见现在的美国各种撂挑子不干,各种退群之后,作何感想。

做过国务卿的基辛格是个学者的policy maker,写起文章来自然像极了政府咨询报告,深入浅出,逻辑清晰,架构合理,这是一本很好读的书。


作为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死忠粉,基辛格从威斯特伐利亚的“均势”这一现代国际关系和外交起点和基石开始谈起,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建立了一套比较完整的国家行为体交往的准则,建构了持续到今天的国际交往合法性基石,后来经受了不同革命和主义、两次世界大战以及伊斯兰世界的冲击,欧洲的“均势”在美国的保障下摇摇欲坠到今天,塑造了今天的欧洲秩序。受自身实力所限,数百年后欧洲仍拥抱了自身大陆“均势”,不可避免转向了自我,在世界秩序不断探索的今天,“任何一个不参与塑造世界秩序的地区,都有可能被形成的世界秩序所吞没。欧洲在它努力逾越的过去和它尚未界定的未来之间摇摆”。美国的撒手不管很可能让它一步步滑入地缘政治真空,变成亚洲和中东的附庸。

在描写到伊斯兰文明的时候,如同亨廷顿认识的那样,基辛格很清醒地认识到, 中东的乱局对西方世界的冲击不仅仅是简单地缘政治的冲突,也不仅仅是世界秩序里的权利之争,而是对以西方文明为基础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冲击,是两种文明的冲突。“西方很多精英人士由于想象力贫乏,觉得这些革命者的激情难以理解,于是认定他们的极端言论要么只要空谈,要么是讨价还价的手。而在宗教极端主义者眼里,这些观点代表了一种真理,它否定了威斯特凡利亚国际秩序乃至任何其他秩序的规则和准则”。“圣洁,而不是稳定,才是这一世界秩序观的指导方针。”“中东地区的核心国家和派别在不同程度上从伊斯兰教意识的角度看待国际秩序”。宗教派别、地缘政治、西方势力(主要是美国)“傲慢”的搅局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中东乱局,乱滋生权力真空,从而带有强烈宗教色彩的非国家行为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是对世界性稳定的威胁。伊朗的核能力更是雪上加霜。基辛格单列一章详细描写了伊朗核问题的始终,既是对中东乱局的进一步分析,又像是一个美国和伊斯兰国家打交道的case study,“调子的改变不一定意味着回归正常,尤其是双方对“正常”的定义大相径庭的情况下。它更可能代表着为达到实质上一贯的目标而采取不一样的手法”。他建议美国应该积极参与,挫败暴力威胁的理念,实现突破。

伊斯兰文明和俄罗斯因为地缘的因素,一直是欧洲“均势”的很重要因素。而多样化的亚洲历史上建构的地区秩序没有一个是以威斯特伐利亚的主张为基础的。 民族国家的概念是近代很久后才在亚洲开始建立,而现代的亚洲确实威斯特伐利亚模式的国际秩序准则推行最为彻底的地区。受到悠久历史和深厚文化的影响,亚洲“不同国家的领导人在确定本国核心利益的时候,借鉴的是不同的文化传统,向往的是不同的黄金时代。” 中国、印度、日本和东南亚都自己的黄金时代。基辛格在分析中国时,不亏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对于中国这个古老大国的外交心态摸得也是很精准。“然而,中国尽管加入了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但它的心态非常复杂。这要归因于它是怎样被推入国家间体系的。中国没有忘记,当初它被迫与现存的国际秩序接触时,所受到的待遇与它对自己的历史定位天差地别,事实上也是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矢言遵守的原则南辕北辙。听到外国督促中国遵守国际制度的“游戏规则”和“责任”的时候,许多中国人,包括高级领导人,会本能地想到中国并未参与制定这个制度的规则。对于要中国遵守自己没有参与制定的规则的要求,中国人经过斟酌后同意了。但是他们期望国际秩序有所发展,使中国得以作为中心角色来参与将来国际规则的制定,甚至修改现有的一些普遍规则。他们早晚会采取行动实现这一期望”。“两国的文化和政治背景有着重大差异。美国的政策着眼于务实,中国则偏重概念。美国从未受过邻国威胁,中国的边境四周却无时无刻不强敌环伺,虎视眈眈。美国人相信每一个问题都有解决方法,中国人却认为一个问题的解决只会引起新的问题。美国人对眼前形势一定要拿出结果,中国人注重的则是大局的发展。美国制定实际“可以做到的”计划,中国只确定总的原则,进而分析它的走向。中国人的思维部分地受到共产主义理论的影响,但是越来越趋向于传统的中国思维方式。美国人对两者都缺乏直观和深入的理解”。

之后在美国的外交政策演变中,从西奥多·罗斯福开始到20世纪时候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基辛格眼中的美国外交政策是“说话温和,手持大棒”。 “美国人是讲道义的人民,希望外交政策反映举国拥护的价值观;但是美国人也是务实的人民,希望外交政策收到成效”。分享自由果实,美式理想主义是二战后美国建立的国际秩序的合法性基础,而美国作为世界“均势”的执行者,如何在各个地区的文化和地缘政治各种因素作用下,实现美国战略,这是手段,也是要以美国权力至尊为基础的。两者只能兼得,否则两者都会落空。在数字和网络时代的今天,基辛格也充分认识到了“数据为王”,技术对于现在外交的冲击,从网络攻击手段对战争手段的革新,到社交网络对扁平化民主和自由的促进以及对极端大众情绪的催化,基辛格都有涉及。对于技术,他是谨慎而乐观的。 他说道“秩序不应高于自由,但是对自由的肯定不应仅仅是一种情感诉求,更应上升为一种战略”。“共识的达成越来越不是靠思想的交流,而是靠情绪的分享”“新技术开启了无限可能性,但与此同时,对国际秩序的思考必须顾及靠大众共识驱动的社会中存在的内部危险,因为这些社会失去了符合其历史特征的必须的环境和远见,在其他时代,这一直被认为是领导能力的精髓”“这项任务不只是一个技术问题。社会需要调整教育政策,使其适应国家长远目标和培养价值观的终极目标。设备发明者彻底改变了信息的收集和分享,他们也可以做出同样(如果不是更大)的贡献,设计出深化理念基础的工具。” 作为读者,感觉这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遥远目标。(大约我是个悲观主义者吧)

最后的最后,对于国际秩序的演变, 基辛格得出两个万变不离其宗的原则,合法性原则和权力关系重大变化。两者的变化会导致国际秩序的重大变化,求得秩序两方面(权力和合法性)的平衡是政治韬略之本。全球化的今天,地区碎片化和文明冲突不断加剧, 威斯特伐利亚原则明显已经存在重大缺陷,民族国家已经不再是国际舞台上互动的唯一行为体,非政府组织、失败国家、极端组织等频繁登场,维护国际秩序的核心似乎已经不是权力之争(结合今天的局势,我持保留态度),是治理问题。在这一基础上,“一种肯定个人尊严和参与式治理、遵照一致同意的规则开展国际合作的世界秩序不失为一条出路,也是激励我们的动力”,美国需要“拥抱普世原则,同时需要接受其他地区的历史和文化现实。”


看完全书,最大的感受就是,老头跟之前的亨廷顿一样,是个乐观而务实的美国学者,总能在详细充分描写冲突和各种不可调和矛盾的后, 表示,我们要努力,积极参与,开展国际合作,总有一天会实现和平的。 “世界秩序就像火焰,“适度燃烧,适时地熄灭,而战争则是“世间的圣父和国王”,带来了世界上的变化。但是“表面之下,事物统一在一起;而统一取决于在相互对立的事物之间做出平衡的应对”。当今时代的目标必须是约束战祸,实现平衡,而且是必须在历史的激流中完成这一使命。对此,一个著名的隐喻便是“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世人也许永远把历史看做一条河流,但河水会变化不止。”只是不知道,两位学者内心深处是否真的对人类文明的前途这样乐观和积极,而是基于一种“这世界太糟糕,他人即地狱,但我们对这世界好一点,世界对我们好的可能性会不会大一点”的情绪。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秩序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秩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