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文人的旅游风尚。

杨雨
2018-07-01 17:46:28

明朝晚期,随着商品经济的蓬勃发展以及人们思想观念的不断解放,旅游活动逐渐成为一种新的社会生活方式,受到世人推崇。作为晚明一个特定的社会阶层和旅游活动主体,文人士大夫对旅游活动的认识及其旅游行为特征完全不同于其他社会阶层,他们所推崇的旅游思想、观念对当时社会的经济、文化等均产生了程度不同的影响。通过对晚明文人士大夫旅游活动的研究,既有助于揭示晚明社会经济生活面貌,又有助于拓宽明史研究范畴。

晚明文人士大夫嗜好山水,崇尚雅游

晚明时期,社会游风炽盛,作为旅游活动主体的文人士大夫,其旅游活动主要表现出以下特点:

嗜好山水,崇尚雅游。晚明时期,受当时社会风气及社会环境的影响,文人士大夫对自然山水表现出了普遍的痴迷和狂热。袁中道极度嗜好山水,曾在《王伯子岳游序》中写道:“天下之质而趣灵者莫过于山水,予少时知好之,然分于杂嗜,未笃也。四十之后,始好之成癖,人有诧予为好奇者”。晚明很多文人士大夫都像袁中道一样嗜好山水,山水游赏成为其独特的生活方式,贯穿其一生。除嗜游外,文人士大夫在山水游赏中还极力标榜自己与众不同的高雅品味。袁宏道在《西湖二》中就写道:“然杭人

...
显示全文

明朝晚期,随着商品经济的蓬勃发展以及人们思想观念的不断解放,旅游活动逐渐成为一种新的社会生活方式,受到世人推崇。作为晚明一个特定的社会阶层和旅游活动主体,文人士大夫对旅游活动的认识及其旅游行为特征完全不同于其他社会阶层,他们所推崇的旅游思想、观念对当时社会的经济、文化等均产生了程度不同的影响。通过对晚明文人士大夫旅游活动的研究,既有助于揭示晚明社会经济生活面貌,又有助于拓宽明史研究范畴。

晚明文人士大夫嗜好山水,崇尚雅游

晚明时期,社会游风炽盛,作为旅游活动主体的文人士大夫,其旅游活动主要表现出以下特点:

嗜好山水,崇尚雅游。晚明时期,受当时社会风气及社会环境的影响,文人士大夫对自然山水表现出了普遍的痴迷和狂热。袁中道极度嗜好山水,曾在《王伯子岳游序》中写道:“天下之质而趣灵者莫过于山水,予少时知好之,然分于杂嗜,未笃也。四十之后,始好之成癖,人有诧予为好奇者”。晚明很多文人士大夫都像袁中道一样嗜好山水,山水游赏成为其独特的生活方式,贯穿其一生。除嗜游外,文人士大夫在山水游赏中还极力标榜自己与众不同的高雅品味。袁宏道在《西湖二》中就写道:“然杭人游湖,止午未申三时,其实湖光染翠之工,山岚设色之妙,皆在朝日始出,夕舂未下,始极其浓媚。月景尤不可言,花态柳情,山容水意,别是一种趣味。此乐留与山僧游客受用,安可与俗士道哉!”

休闲求适,适意而游。晚明时期,很多文人士大夫的旅游活动呈现出休闲旅游的特征,即放松身心,注重舒适与享受,适意而游。邹迪光在《西湖游记》中就表达了他对休闲游的感悟。他说:“夫游亦有道,不惜杖头(指买酒钱),不计时日,不较远近,不萦家室为游助,而余皆有之,遂冠盖赴宴饮,乏济胜,喜博弈,群粉黛为游病,而余皆无之,故能穷山之脉,探水之源,极于蹄轮所不至,而即于耳目记载之所不及。不独好游,称善游云”。邹迪光所说的“善游”,可以理解为不考虑花费、时间长短以及距离远近,不带家室,适意而往、率性而游,这恰恰和休闲旅游的特征不谋而合。

结伴出游,热衷娱乐。晚明时期,很多文人士大夫的旅游活动开始向群体游转变,旅游成为他们实现社会交往的一种重要途径与方式。这种群体性的旅游活动往往不限制时间、地点、人数,通过发送邀请函招携名辈,畅游名胜,品评风景,高谈阔论,通过这样的方式,不仅增加了旅游的情趣,而且还达到了交友结社的目的。张岱的《游山小启》可以说是文人邀约友人出游的典型邀请函,他在信中写道:“……凡游以一人司会,备小船、坐毡、茶点、盏箸、香炉、薪米之属,每谢一簋、一壶、二小菜。游无定所,出无常期,客无限数。过六人则分坐二舟,有大量则自携多酿。约×日游×舟次×右启。某老先生有道。司会某具。”可见,张岱不仅邀人出游,而且还详细交代了出游时需要携带的器具、物品。

探险猎奇,崇尚科考。晚明时期,很多文人士大夫在外出游玩时拥有足够的勇气与冒险精神,以探险寻奇为乐,甘愿以身犯险。此外,由于受到当时社会思潮及社会环境的影响,晚明时期,一部分文人士大夫开始改变过去注重口耳之学的风气,转而注重实地考察,并且将这种转变带到了旅游活动中来,使旅游活动与科学考察相结合,从而开创了一种新的旅游形式即科学考察游,徐霞客便是这一新形式的佼佼者。

狎妓出游,奢靡放纵。晚明时期,受当时社会思潮的影响,文人士大夫渴望摆脱传统理学的禁锢,追求精神上的享受,于是,狎妓出游便成为当时文人士大夫中流行的一种特殊的旅游休闲方式。这种休闲方式助长了社会上的奢靡放纵之风,在经济发达的江南地区尤为突出。南京的秦淮河与杭州的西湖,是文人士大夫心中休闲享乐的胜地。狎游的文人士大夫中不乏千古留名的风流才子,也有许多青史无名的普通文人,由此可见晚明文士狎游之普遍。

晚明文人士大夫旅游活动带来了旅游文学创作的兴盛和繁荣

晚明时期,文人士大夫在旅游活动过程中表现出的独特个性对当时社会的经济、旅游文化、旅游资源开发以及民间旅游风气等均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旅游活动是一项涉及吃、住、行、游、购、娱等各个要素的综合性经济活动。晚明文人士大夫的旅游热,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交通、住宿、茶馆、酒肆、食店、戏院等旅游相关行业的发展,同时也解决了很多百姓的生计问题,增加了官府的税收。王士性在其所著《广志绎》中写道:“西湖业已为游地,则细民所藉为利,且不止千金。有司时禁之,固以易俗,但渔者、舟者、戏者、市者、酤者咸失其本业,反不便于此辈也”。由此可以看出,旅游与交通、饮食、娱乐、贸易等相关行业的密切联系以及旅游活动对相关行业的生存和发展的促进作用。

晚明文人士大夫频繁的旅游活动带来了旅游文学创作的兴盛与繁荣。这一时期的旅游文学作品不管是数量、质量,还是规模、风格,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一时期,徐霞客完成了“千古奇书”——《徐霞客游记》;袁宏道提出了“独抒性灵,不拘格套”的性灵说;王思任创作了著名游记《游唤》《历游记》等。这些旅游文学作品及其中所蕴含的深刻的旅游思想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为中国旅游文化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文人士大夫的影响下,普通民众也开始纷纷走出家门,外出游玩,一时间整个社会形成了一股大众化的旅游热潮。与文人士大夫的旅游活动不同,这些普通市民、百姓的旅游活动往往选择在城郊附近的山水景点或是借助某些传统民俗节日外出游玩。并不刻意追求高雅,寻新探奇,也不太讲究品味与意境,喜欢的是众人一起游赏时的欢闹、喜悦和兴奋。但是,在游玩过程中,同样体验到了自然山水之美和身心的愉悦。张岱在《陶庵梦忆》中记载:“扬州清明日,城中男女毕出,家家展墓,虽家有数墓,日必展之。……是日,四方游寓及徽商西贾、曲中名妓,一切好事之徒,无不咸集。长塘丰草,走马放鹰,高阜平冈,斗鸡蹴鞠,茂林清樾,劈阮弹筝,浪子相扑,童稚纸鸢,老僧因果,瞽者说书……”上述文字详细记载了普通民众借扫墓之名,行游乐之实,热闹非凡的景象。

此外,晚明时期,文人士大夫的旅游活动对当地旅游资源的开发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很多文人士大夫在参观游览过程中有题刻留念的嗜好,这些题刻大大丰富了景观的文化内涵,成为日后该地吸引游客的非常珍贵的旅游资源。而且很多最初默默无闻的景观,正是因为有了某些文人士大夫的题刻才得以名声大震。此外,晚明时期,很多著名的文人士大夫深受人们的崇敬,后人为纪念他们的旅游活动,往往会修建祠堂、亭院等建筑,这些景观日后就成为了重要的旅游资源。与此同时,晚明文人士大夫创作的大量旅游文学作品,对提高旅游资源的知名度也起到了非常大的促进作用。

明朝晚期,随着商品经济的蓬勃发展以及人们思想观念的不断解放,旅游活动逐渐成为一种新的社会生活方式,受到世人推崇。作为晚明一个特定的社会阶层和旅游活动主体,文人士大夫对旅游活动的认识及其旅游行为特征完全不同于其他社会阶层,他们所推崇的旅游思想、观念对当时社会的经济、文化等均产生了程度不同的影响。通过对晚明文人士大夫旅游活动的研究,既有助于揭示晚明社会经济生活面貌,又有助于拓宽明史研究范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陶庵梦忆 西湖梦寻的更多书评

推荐陶庵梦忆 西湖梦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