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爱的心魂

vacanthearthand
2018-07-01 16:57:13

那并不是一个宗教,上帝创造了你我和你我所在的世界,或者说你我活在他所创造的世界中。这样的一个存在怎么能仅仅活在你我的精神世界里?真的信他就应该明白,是我活在他创造的世界中,而不是他活在我的心里脑海里。

一个人,非要分出清浊就分成了肉体和精神,而这是遵从希腊哲学的分法儿。人本就是一个整体,怎么能说肉体就是龌龊的,精神就是高尚的?是否有圣灵或者说心魂居住于这身器中,决定你我是否是对方所寻求的向往爱的可以诉说交流的人。

模糊记得先生曾写过,觉得自己对南方的某些物象觉得亲切之类的,比如芭蕉叶庭院雨水… … 想必那也是心魂曾居住的地方。

“恨孕育着征服”“爱包含着屈服”“能够解除征服的正是这非凡的屈服”“夜的戏剧要的是敞开,是畅饮,是忧哀与盼念,是承认软弱与宁愿屈服,唯征服才是肮脏。但不是屈服于白昼。不是屈服于征服。是屈服于黑夜的召唤,屈服于无限的远方和近前的残缺,因而是屈服于软弱,是屈服于能爱并且向爱的心魂... ...”

文中提到了几部电影,可我想到的是《闻香识女人》中的Colonel Frank。特别是放弃自杀念头后他同Charlie慢慢袒露心声:

C: Boy, you have a one-track mind.

...
显示全文

那并不是一个宗教,上帝创造了你我和你我所在的世界,或者说你我活在他所创造的世界中。这样的一个存在怎么能仅仅活在你我的精神世界里?真的信他就应该明白,是我活在他创造的世界中,而不是他活在我的心里脑海里。

一个人,非要分出清浊就分成了肉体和精神,而这是遵从希腊哲学的分法儿。人本就是一个整体,怎么能说肉体就是龌龊的,精神就是高尚的?是否有圣灵或者说心魂居住于这身器中,决定你我是否是对方所寻求的向往爱的可以诉说交流的人。

模糊记得先生曾写过,觉得自己对南方的某些物象觉得亲切之类的,比如芭蕉叶庭院雨水… … 想必那也是心魂曾居住的地方。

“恨孕育着征服”“爱包含着屈服”“能够解除征服的正是这非凡的屈服”“夜的戏剧要的是敞开,是畅饮,是忧哀与盼念,是承认软弱与宁愿屈服,唯征服才是肮脏。但不是屈服于白昼。不是屈服于征服。是屈服于黑夜的召唤,屈服于无限的远方和近前的残缺,因而是屈服于软弱,是屈服于能爱并且向爱的心魂... ...”

文中提到了几部电影,可我想到的是《闻香识女人》中的Colonel Frank。特别是放弃自杀念头后他同Charlie慢慢袒露心声:

C: Boy, you have a one-track mind.

F: Mm-hmm. Is there anything else in this world, Charlie?

C: Not for you.

F: You know what's kept me goin' all these years?

The thought that one day -

Never mind.

C: The what?

F: Silly.

Just the thought that maybe one day, I'd -

I could have a woman's arms wrapped around me...

and her legs wrapped around me.

C: And what ?

F: That I could wake up in the morning

and she'd still be there.

Smell of her.

All funky and warm.

爱是如此重要,雅歌在圣经的正中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我的丁一之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