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时今日,此时此刻,你最渴望的是什么?

大翎爱写字
2018-07-01 16:03:42
这世间事,怎会是非黑即白,又何曾非此即彼。既算不清谁欠了谁,既怀中还有烈酒,倒不妨就此,如蚕作茧,奔波流离,一醉到白头。 ——墨宝非宝《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这是墨宝非宝“一生一世”系列的第三本,如二宝所言:写作过程几经波折,诸多障碍,但仍旧坚持,仍旧继续,不停笔,不止泪;因为这是一场自我的修行,也是一个作家的梦想和信仰。

从前种种

程牧云,既是黑帮,又是卧底;既亲自统领地下组织,又协助国际刑警摧毁走私集团。他一路从地狱走来,行过刀山火海,踩过兄弟尸体,方能站在西藏高原的寺庙里,在佛光的照射下,遇见她。

程牧云从十五岁开始守戒,一心向佛,心怀慈悲,却放不下从前的种种仇恨。他剃头、出家、做和尚、当喇嘛……身上那件紫红袈裟却永远遮掩不住眼里深不见底的黑洞。他在寺庙潜伏十年,只为引出组织的内鬼,以歼灭心中无法熄灭的怒火。

温寒的出现

...
显示全文
这世间事,怎会是非黑即白,又何曾非此即彼。既算不清谁欠了谁,既怀中还有烈酒,倒不妨就此,如蚕作茧,奔波流离,一醉到白头。 ——墨宝非宝《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这是墨宝非宝“一生一世”系列的第三本,如二宝所言:写作过程几经波折,诸多障碍,但仍旧坚持,仍旧继续,不停笔,不止泪;因为这是一场自我的修行,也是一个作家的梦想和信仰。

从前种种

程牧云,既是黑帮,又是卧底;既亲自统领地下组织,又协助国际刑警摧毁走私集团。他一路从地狱走来,行过刀山火海,踩过兄弟尸体,方能站在西藏高原的寺庙里,在佛光的照射下,遇见她。

程牧云从十五岁开始守戒,一心向佛,心怀慈悲,却放不下从前的种种仇恨。他剃头、出家、做和尚、当喇嘛……身上那件紫红袈裟却永远遮掩不住眼里深不见底的黑洞。他在寺庙潜伏十年,只为引出组织的内鬼,以歼灭心中无法熄灭的怒火。

温寒的出现,让程牧云看到不一样的尘世,在地狱待了太久的他,从未见过阳光。聪明、果断、坚强、美丽……尘世的美好冲击着空洞的灵魂,想要伸手去抓,甚至去抢。一刹那,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

以后种种

温寒,一个华裔俄罗斯女孩,信佛、敬佛。一路来到尼泊尔-印度的朝圣之路,本想一睹信仰的佛光,却不料遇到一个看似充满佛性的地狱男人,犹如被猛兽的利爪抓住,钳紧,深入皮肉,无法逃离,不想逃离。

在温寒眼中,程牧云时而如一条在佛祖底下酣睡的蛇,安静、深沉、神鬼不惊;时而又如被惊醒的暴躁之蛇,吐着鲜红的信子,致命,狠毒,诸恶难侵。然而,温寒有时候更觉得他像迷迭香,只要看一眼,就会让她浑身发热,沉沦不已。

程牧云让温寒做他的情人,但只有三个月,然后各归各路,各回各处。温寒根本不懂,爱情和生命,当然要选择后者。但她选择沦陷,拿生命赌爱情。一瞬间,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此时此刻

从尼泊尔到印度,一路上被绑架、被追杀、被背叛……这世间,有低眉的菩萨,就一定会有怒目的金刚。一个普通女孩,跟随着一个把生命交给兄弟,把灵魂交给佛祖的男人,他们所拥有的,只有此时此刻。

试探、诡计、对峙、假死……程牧云用别人永远猜不透的计划,一步步把内鬼引出水面。对待兄弟,他是慈悲的,宽容的;对待敌人,他是歹毒的,无情的,尽管背叛的背后有着不得已的缘由。

这世间事,怎会是非黑即白,又何曾非此即彼。一句话、一滴泪、一颗子弹,怎能算得清这么厚的债,这么多的仇。程牧云不想去清算,只想去消灭。当温寒时隔半年,再次出现在西藏高原的寺庙里,背对日光,双手合十,对他颔首,他终于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最想要的:此时,此刻,尘世,和爱情。

墨宝非宝“一生一世”的系列作品都充满了佛性,信仰,无论是什么,都像一道光,照在身上总是暖的。人生在世,如昙花一现,从前种种,以后种种,都不曾重要;能在今时今日,此时此刻,分得清,辩得明自己最渴望的是什么就足矣。

想看更多书评影评乐评的朋友,可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大翎爱写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生一世,黑白影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