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劫 淑女劫 评价人数不足

光辉世界的几句话

filargnomon
2018-07-01 看过

请绑定手机,豆瓣说!它还说:内容待审核 部分内容可能不符合社区指导原则,待审核通过后会自动发布,无需重复提交。 (若审核未通过,文章会被自动发往你的注册邮箱)啊超可爱啊,四个人点有用然后有一个反悔了。(鲁迅:悲剧是把…)完全毁灭的,就是完全有价值的,且爱的。

萨德并没有“重估一切道德”,现在我们想到的重估价值,不是尼采萨德做的。因为如果只是颠倒善恶,那么作品完全不必这么去写,修辞上不必夸耀善,而要彻底玷污恶,不该只是反驳和控制善或者说明恶的成功性,因为在哲学里,一切关于成功学性质的研究都不该成立,哲学研究的是理,包括情也回归到理,而不是恶的成功即代表人渴望恶、恶代表好价值——萨德说得再明确不过了:人类只是随波逐流,恶德宣传者反复的只是这句话:“要服从大多数”,这里的“大多数”在世界上就可以代表腐烂,而这就可以说乡愿学诞生了,哲学反对乡愿的可能性也诞生了,但萨德应该是最悲观的人,第一个撒旦诗人诞生了吗,或者说萨德是第一个用撒旦表达善,但被错误理解为SM的敌基督者?——不像人们看到的那样他在散播恶的种子;就像作者读者都不该乞灵文字加诸世界的符号影响力幻觉,人们也不该乞灵于一个萨德或反萨德就能解决今天的善恶问题,你支持萨德和反对萨德并不能改善人类,启蒙是不可能的。迄今还没有真正“恶”的文学。在作品符号的影响力或者哲人王价值观能启蒙干涉世界的幻觉里人们谴责作品玷污了世界,这些都是足够误会的产物,符号只能玷污和颠覆有价、可见、无天赋的封闭价值接受者,符号不可能玷污实在;而真想去玷污也不可能靠符号;人们以为符号就可以,那是太蠢了;玷污表象和形象,只是玷污一种人们加诸过的旧伦理,尽管这种误读可能带来灾难,但作品本身仍只是附庸,萨德提到的更多是这个世界残暴性的切实和道德符号的无能为力,但他只是否定道德概念的趣味性和实在性,他并没有把它变成反面的或缺位的,或者他并不攻击一位有美德的女性是恶的,尽管这些女主角既软弱又无能为力,即:萨德并不主张无能即恶,它只主张无能即无影响力,社会、教会、人伦、舆论、想象界、共同体、公共事务只能靠强制完成,即便是最契约论的东西也不例外,他只是指出了印刷主义者信念最空洞处,重新把世界的残酷戏剧性请回来了,让读者不要再幻想文学的改良性——真正的玷污者是那些恶的癫狂者,恶的主流者,主流即恶。读者不要误会了:善恶并没有倒错,萨德在这里用的是一种“应然和实然”的区分法,真正的善价值仍被尊崇,只是它被捆绑在一种“去灵魂”的肉身像当做了,或者说它“玩弄语言辩证法”的背后,就是在控诉这个世界本身“实然”对“应然”的颠倒,那是哲学家所不能容忍的……除了“去灵魂”外,还“‘祛’反力量”,意思是:当你的善无法与力量结合时(看看390页吧),你的善在恶法、恶时代无法有权力和舆论时,你的善就不能成功(但不是说不能成立!必须分清,不要混淆“应然和实然”!);只有你的善有了力、舆论时,人才知道那是善,但那还是“实然”的善,“实”本身却不是“实”,这是名学(逻辑学)的问题,这种连所谓“真实世界”本身都无法得到保障的“善”的判断——或者说叫公众判断——过于虚妄地阻碍、延缓、反驳了哲学天真的善意控制论或理想学术学问的诉求。一切:当人类表面地认识到问题时,人类就认为它是“善”——比如程璧;但一切都是表面;这让人无法容忍这个世界的鄙陋(啊!缺个感叹号!);正因为哲学要疯狂地解决这个疯狂的、平庸的、恶俗的世界,哲学家才会陷入疯狂,进退两难,“应然实然”在公众心智内的不分使哲学家或已经能分清白马非马的思想家的修辞更痛苦了,这种炽热的道兵相见(没错字,道和秀才相见,没有比这个词更确切的了。)结局我们看得到:使整个哲学人格追求两面面向的谵语人格,这种刻意而无力的善在最后也只是“被保护”的。萨德并不是在支持善,也不是在宣传恶,他是在宣传自由,最辣的笔触是“不得不”的,因为只有争取到的自由才是自由,不能允许为恶的“善”不是善,善来自选择,可以作恶的人仍选择善——在结尾德洛桑热夫人明明可以继续淫荡的生活,她却突兀地选择了善,选择就是突兀,绝没有理性和流变,人的觉醒是一瞬间的——才是自由善,自由和善的结合;只有强制性的善,不是善,也没有自由……不要把恶剔除出去吧!承认恶、自身恶、恶的自由、善的强制等必然性的人,才会搜寻到自身自由的可能性。必然性就是恶,恶是必然的,恶令人辨认一切;自由的善却最难雕琢……它来自个人,而非官方道德:【共和的力来自于制衡和价值重估达到一个完善地步的双方,而这个德性只能靠力量主人一方的克制和选择完成:“我有制裁或折磨你的能力,但我选择不”,只有这时才是善,善才是可被选择的,这自由才值得宣传,这善才能被捍卫;而教徒主张的无非只是单一的、非愉悦战栗的、跪拜战栗的“民主”——一种反复交替在“控诉”、“拜伏”和“怜悯”的无捍卫制衡性当中,因而这既不是选择性的(控诉就是不能有其他的可能),也不是实在性的,只是自我欺诈的鸦片……】【这世界我本来想看到真实的善、可靠的善,以及真正的美,但绝不要谈道德或标准化的善吧——标准化的善=道德!——可是一切都没有,大众无法理解任何被颠倒、被玷污的恶行;我想用[更高世界]来验证它,可我们都知道那只是一种精神寄托和修辞;我们何时才能驳倒全世界的恶啊!而真实是:不仅公众看到了这个世界只有表象,连我们这些爱真实、真理、真谛、本质的人也只能看见表象;且当我们明明看到了‘灵性’——柔顺、美善、温雅的女性心智——时我们竟然无法用真正可见的、科学化的、计量化的、视觉化的、现代化的证据去证明!这让人疯狂:毕竟——大众明明只是大众,他们理解的一切包括萨德,只是真正最浅薄的‘表’,而哲人已经看到了名学背后的肌理,真实的被颠倒,实然的粗暴,应然的并非不存在,然而仍无法带来真正的光辉世界啊!】

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淑女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