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

狄仁杰
2018-06-30 看过

这本书借自一位友人,便有了其最初的意义。

而在这间德芭与彩虹中将它看完,便又增一分意义。

以此书为引,随手写成的诗,以及此篇漫谈,便又更添了一分意义。

人生便是寻找意义的过程。

武汉之旅,究竟是为了那些回忆中的美食,还是那本曾让人感动而于网上寻不见的诗集,或是哪怕这家小小的书店,我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答案,理不清其中个头绪的。

上月末的南京之旅,不也一样吗。

或许这便是我,此生的缩影。

想说的话很多,但若拉开闸门,便一泻千里,收也收不回来。那就从下面这首诗中来窥见些许吧。

不必说这首诗每段逐层递进背后的企图,也不愿说标题所隐藏的“第四段”意义,单就挑这句

“有人在阅读 在一页又一页中 寻找故都”

来说说吧。

看书,也许是客观的过程。但阅读,其实和写作一样,是一种主观的存在。不是你看了什么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而是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就会期待看到什么,最终真的看到什么。同时,我们每个人都保存着童年的个人记忆以及民族的集体记忆,每一次写作,每一次阅读,都会直接或间接和这些童年中的个体或集体意识进行对话。这便是“故都”第一层含义。

第二层,故都即回忆中的城市(武汉),在上文已经提到。上一次来武汉,也是在吃罢性价比相当高的王子厨房后,来到这家书店读完了《钟表馆》。我喜欢用一本书来定格对一个城市的记忆。由此赋予感觉以长度,赋予记忆以图像。《钟表馆》记录下了武汉的点点滴滴,特别是武汉天地的餐厅,书店,和那一个雨天。这也是我再次踏上这次旅途的原因之一。很巧,这次也遇上了一个雨天。我也在这件书店,读完了另一本书,《向日葵》。《向日葵》和《钟表馆》,此刻的我和那时的我,这儿德芭的和那儿的彩虹,今日的雨和那时的雨,今年的武汉和那年的武汉,它们之间,绝不是量子世界两个简单的本征态的关系。其中的千丝万缕,恐怕只有用诗作变换矩阵,才能寻见本征的基矢,窥见背后的奥义。

第三层,则是谐音的“故都”。一个版本的诗稿中此句作“有人在阅读 在一页页故都中 哭”这儿“哭”与“阅读”的对立与统一,想必更能解释“故都”这第三层含义。这当然是个永恒的话题,即是深刻的又是流行的,铺开来一部荷马史诗也装不下。

时间不早了。明天也要离开这座城市。

不知文中提到的几个友人,是否会偶然翻见这篇漫谈。

梦,有时是一种最虚静的空。

愿好梦。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向日葵的祭典的更多书评

推荐向日葵的祭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