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局外人 9.0分

你凭什么审判我的灵魂

✨Lilio🌸
2018-06-30 21:46:58

我们总是用自己的标准去审判别人,凉鞋配丝袜——土鳖,爱吃咸豆花——重口味,爱泡酒吧——纨绔子弟……这个行为俗称“道德绑架”。而这一切好像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们从来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妥。

先讲老萨拉曼诺吧,他每天跟自己全身长满痂皮的老狗形影不离,却也无时不刻彼此厌恶。老人对着狗破口大骂,一阵拳打脚踢,人们说:“他喜怒无常脾气古怪”。老狗好了伤疤忘了痛,没过一会儿又拉着主人狂奔,引来新一轮臭骂。旁人看来,他们互相纠缠,互相伤害,何不散了罢?直到有一天老狗跟萨拉曼诺在集市走散了,老人失魂落魄地敲开默尔索的门问自己的狗会不会被缩进收容所,要知道它全身没有一处皮肤光亮,看起来是十足的流浪狗了。直到默尔索听见老人在房间来回踱步,时而弄得床架嘎吱作响,还有一阵压抑的怪声——他哭了。没有人能一口咬定萨拉曼诺不爱他的狗,只是他们相处、相爱的方式跟别人不一样罢了。

再讲讲默尔索——一个“看似”无情又麻木的人。为什么用“看似”呢?因为实则不然。辩护律师一气之下说出的那句:“被告犯的罪究竟是杀人,还是埋葬了自己的母亲”点明了:人们觉得默尔索在母亲的葬礼上没有流一滴眼

...
显示全文

我们总是用自己的标准去审判别人,凉鞋配丝袜——土鳖,爱吃咸豆花——重口味,爱泡酒吧——纨绔子弟……这个行为俗称“道德绑架”。而这一切好像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们从来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妥。

先讲老萨拉曼诺吧,他每天跟自己全身长满痂皮的老狗形影不离,却也无时不刻彼此厌恶。老人对着狗破口大骂,一阵拳打脚踢,人们说:“他喜怒无常脾气古怪”。老狗好了伤疤忘了痛,没过一会儿又拉着主人狂奔,引来新一轮臭骂。旁人看来,他们互相纠缠,互相伤害,何不散了罢?直到有一天老狗跟萨拉曼诺在集市走散了,老人失魂落魄地敲开默尔索的门问自己的狗会不会被缩进收容所,要知道它全身没有一处皮肤光亮,看起来是十足的流浪狗了。直到默尔索听见老人在房间来回踱步,时而弄得床架嘎吱作响,还有一阵压抑的怪声——他哭了。没有人能一口咬定萨拉曼诺不爱他的狗,只是他们相处、相爱的方式跟别人不一样罢了。

再讲讲默尔索——一个“看似”无情又麻木的人。为什么用“看似”呢?因为实则不然。辩护律师一气之下说出的那句:“被告犯的罪究竟是杀人,还是埋葬了自己的母亲”点明了:人们觉得默尔索在母亲的葬礼上没有流一滴眼泪极为不孝,自然就可以成为十恶不赦的杀人犯,而直接忽略了被告在开枪前被死者用利刃抵住前额,开枪有正当防卫的成分。默尔索作为一个成年人,还是习惯称母亲为“妈妈”(maman),试问哪个对母亲毫无感情的成年人会这么做?再者,默尔索为满足情欲与玛莉睡觉,在玛莉问他爱不爱她的时候,他坦诚相告:“这个问题没什么意义,好像不爱。”在与辩护律师交谈的过程中他拒绝撒对自己有利的谎,坚持实事求是。他或许并不无情麻木,只是真情涌动时保持沉默,人性驱动时毫不掩饰罢了。

我有一个朋友,他叫臭屁王。人如其名,臭屁至极。当我义正言辞地批驳他目中无人,冷血傲慢地时候,他只淡淡回一句:“不说出来不代表什么”。是啊,我凭什么审判他?

或许得以流传千古的文学巨著都该如此发人深省,耐人寻味。总觉得有更深一层的意味,可能自己还太年轻,相信过几年再读又有不同的感受。相信你也有不同的解读,静待君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局外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