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言辛
2018-06-30 19:56:33

陈瑞红 奥斯卡·王尔德:现代性语境中的审美追求

为艺术而艺术(马拉美) 戈蒂耶

艺术的纯洁性;以艺术代宗教

唯美主义思潮

19C60S,法国英国

1868,斯温伯恩

英国:艺术自律性;审美感性的浸淫;生活的艺术化

(沃尔特·佩特《文艺复兴:艺术与诗的研究》)

济慈

诗应该无原则、无道德观念、无自我

纯艺术

王尔德(既关注自己的灵魂,也贪恋感官的享受)

“生活模仿艺术”

精美的形式代替内容成为关注的重心

审美享乐主义

“世纪末”的文明转型期

通过唯美主义,与现代性的审美精神、时代艺术文化建立象征性关系

第一章 艺术自律性

黑格尔“美就是理念的感性显现”(艺术&真)

19世纪,现实主义空前繁荣(科学认知的精神:左拉)

王尔德反对现实主义:

一、艺术&撒谎(想象性虚构)

为艺术构建自由王国

艺术世界里的“谎言”与生活世界里的“谎言”

席勒:“审美假象”&逻辑假象

二、艺术&善(艺术是无关道德的)

反对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伦理文化

柏拉图开创西方道德论的文学传统

1、 艺术家的创作是超道德的(作家个人愉悦)

2、 艺术作品是超道德的(表现作品本身)生活之模仿的本能(纪德关于诗人的道德观)

3、 对艺术作品的评价是超道德的

诗人在创作伊阿古时像创作伊摩琴时获得同样的快乐。——济慈

艺术&自然

艺术相对于生活和自然的优越性(泛唯美主义)

(生活与自然应该模仿艺术)

王尔德关于批评独立性的观点(《作为艺术家的批评家》)

批评&感情(审美体验&想象)

批评也是一种艺术,可以采用多种体裁(《谎言的衰朽》对话体)

强调“个性”(主观化、独立性);“批评家”概念的扩大

超道德(不因作家的道德与否评价其艺术成就)《笔杆子、画笔和毒药》

解除真实性(强化艺术的神秘感)《W.H先生的画像》

强调语言(受到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影响)的地位(语言批评)

纪德指出,王尔德的《自深深处》是对他前期批评著作《意图集》的悖反,缘于艺术的“自律”和“反自律”诉求的根本冲突。王尔德唯美主义美学将自律性推向了极端。

第二章 审美救赎

宗教&艺术审美

宗教审美化

一 牛津运动与维多利亚时期的改宗氛围

牛津运动(纽曼) 编写发行小册子和丛书(“书册运动”);纽曼改宗天主教(王尔德的天主教情节)

1833.基布尔《举国叛教》

(爱尔兰)王尔德父亲是英国国教(清教),母亲是天主教

王尔德在柏林三一学院(1871—1874)读书的时候,产生过改宗念头。当时教皇的不谬性信条刚刚颁布。

二 从审美到亵渎

“而且投身罗马教会将意味着牺牲和放弃我心中的两位大神:金钱和野心”(王尔德对于宗教的矛盾心理)

新教改革

天主教对王尔德的吸引力在于其所激发的美感(仪式和服饰)《道林》

本质上存在禁欲和享乐的矛盾 佩特

百合花(审美救赎对宗教救赎的取代)

基督教文化对同性恋的鞭挞

19C80S末—90S初,反基督(纨绔的态度)

希腊文化情节(感觉&美;对同性之爱的宽容)

三 以艺术代宗教

(仪式)

“西方现代历史的中心事实乃是宗教的衰微

王尔德对“为艺术而艺术”的追求(在济慈墓前的俯卧礼)

(将人生艺术化;寄托人生的意义、价值;带来心灵的慰藉

美的内在超越性与审美过程中所伴随的升华冲动,使其获得了某种“神性”,而这也正是艺术之所以能够代替宗教对在世的虚空、缺欠加以补救的根本原因。

“美是世界上唯一不激起欲望的事物”(王尔德)(波西是美的对立面)

艺术的“感情转移”功能;艺术鉴赏和艺术创作的救赎功能

彼岸和此岸分别对应了艺术和生活;天堂和人间对应艺术世界和经验世界

王尔德的转变:从“我只把自己的才能交给了艺术,而把全部的天才交给了生活”到“我视艺术为最高的现实,而生活不过是一个虚构的形态。”

王尔德童话中塑造的人物与基督教牺牲与爱的原则一脉相承

唯美主义的局限性:审美救赎只能带来暂时的安慰(狂醉)

四 救赎意识与诗性基督

潜在的基督精神的影响:把自己的同性癖好视为“罪”;

保释期间拒绝逃亡(升华为悲剧美的审美诉求;这种悲剧美、崇高美转向一种审美救赎

诗性的基督形象:美和善的结合(在王尔德看来基督是个人主义的最高表现,种种德性都出于真实自我的内在需求;这使王尔德的唯美主义实现了从美到善的连接)

审美救赎会导致松弛放纵(狂醉)

第三章 形式诉求

现代形式主义美学

一 现代形式主义的发展

康德:“合目的性的形式”和“无功利性”

黑格尔:象征型(形式大于内容)——古典型(一致)——浪漫型(内容大于形式);发展下去将是艺术解体危机

叔本华:直观(依赖“形式”)才是“真理的源泉”

佩特:艺术形式是占主导地位的

卢卡奇:现代形式主义在文化层面的救赎意义——对生活“姿态”的追求(纨绔主义)

二 形式主义的艺术追求

王尔德:语言美的追求:韵律美:《斯芬克斯》(诗歌缺少情感)

语象美:过度的感受力

注重象征手法的运用(《莎乐美》中的月亮)

诡辩言辞的运用:

“灵魂生来就是老的,可它会变得越来越年轻。生活的喜剧就在于此。”

“而肉体生来就是年轻的,可它会变得越来越老。生活的悲剧就在于此”

(《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

陌生化效果的营造

纨绔子形象的塑造

诡论所形成的的零散化特征是“颓废风格”的重要标志。

重视文学中陌生化的效果(语词、题材、情节、意境)

纨绔子形象的塑造(生活模仿艺术的追求)

三 纨绔主义(dandyism)的处事风格(形式冲动)

“形式是信仰的食粮”:“人们相信宗教信条,并不是因为它们的合理性,而是因为在不断地重复它们。”

形式产生感情和慰藉

波德莱尔:纨绔主义是意在表现自身精神优越的自我崇拜;反对平庸

“在镜子面前生活和死亡”

王尔德对服饰美的追求

装饰艺术

谈话艺术与行为艺术(带有浓郁的表演色彩)

“在巴黎,只要他一来,他的名字便口口相传;人们传诵着几个荒诞的故事:王尔德还是那个吸全过滤嘴香烟的人,他在街上散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朵葵花。因为他对欺骗上流社会的人是很在行,他懂得如何在真正的人格外面罩上一层有趣的幻影,他扮演得有声有色。”

(纪德对王尔德的评价)

演员在表演,观众在表演,他本人也在表演;台上台下,戏里戏外,都是浑然一体

行为的意义从内容转移到形式(存在即是美)

形式既是美之为美的载体,又是意义之源与救赎之道

纨绔子形象是王尔德喜剧艺术的真正亮点与灵魂

将理念与哲学溶进生活感受以实现生活的艺术化提升(风格化追求)

“成为艺术品的努力使纳喀索斯式的自恋情结在王尔德的纨绔子身上得到空前膨胀。”

同性恋情节(女性形象的意义)

与现实要求的矛盾对立

“艺术”一词充满魅力,但又是一个恋物式的词语;而纨绔子用它来替代那些在机械化大生产的时代中失去的东西。(转引自周小仪《唯美主义与消费文化》P55)

第四章 先锋冲动

“先锋派”(avant-garde)

临近19世纪末,一些重要的艺术主张都包含有直接脱胎于政治词汇的概念

(与资产阶级秩序抗争)

一 哲学理念的颠覆性

康德、叔本华的理性批判思路→非理性的哲学根基

休谟的怀疑论、黑格尔的辩证法、达尔文的进化理论、斯宾塞社会进化论→王尔德的怀疑主义与相对主义

对理性的怀疑、对感性的倚重(在感性世界中现象与本质是平衡的)

(王尔德的故事情节中出现的各种秘密)

王尔德对本真性的怀疑和对审美形式的关注和沉迷

(人不是一沉不变的,而是处于变化之中)

非同一性(共时&历时)

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社会大变革(科学)

王尔德所树立的“进步”的观念(对于更高自由的渴望——为了自我存活下去)

王尔德与尼采一样选择做一个审美人,让自己的哲学在艺术审美中实现“与感觉的重新联结”,立足于鲜活的感性经验之中的艺术审美才能达到现象与本质的统一,感性与理性的平衡,才能把握真正的实在。

二 走向审美伦理

王尔德否定了道德准则、良心法则的确定性与绝对性,指出道德不是一成不变的,现行的价值观念、行为规范有历史的相对性与局限性。(对同性恋的思考)

善与恶的交织

(理想幻灭与价值危机的时代背景)

“可是你,你是美得化身啊!……我对你的美如饥似渴……”(《莎乐美》)

王尔德严厉批评维护传统道德的“大众”,揭露知行分离的伪善者

被称之为罪恶的东西很可能正是“进步的本质要素”

“美感主导生活法则”的审美精神

审美伦理的局限性:

自我主体高高在上(道林),审美对象被冷酷地客观化(西碧儿),拒绝了责任、义务。

王尔德自觉的先锋冲动(破坏者的自觉承担)

三 个人主义、社会主义与审美国家

审美伦理学 自我、私人伦理学(王尔德极强的个人主义

预设了一个至善至美的本真性自我;艺术是最强烈的个人主义的形式;进化论的理论背景

对个人自由与幸福的追寻

王尔德的社会主义倾向 1880《维拉,或虚无主义者》

(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反抗)

无政府主义色彩(审美国家)

对现代科技和工业的矛盾态度

(本质上是从个人主义角度去思考社会主义;个人主义对王尔德来说是起点也是终点)

从内部向英国社会堡垒展开了攻击(对上流社会的虚伪的揭露和讽刺)

艺术的社会功能和自律性之间既对立又统一的关系问题

王尔德的极端化倾向(艺术上的形式主义;哲学上的非理性;道德上的非道德;政治上的无政府主义),使他陷入了先锋与媚俗、激进与颓唐的尴尬处境。

第五章 媚俗效应

先锋冲动与媚俗效应之间的矛盾对立

一 媚俗艺术(kitsch)与维多利亚时期的文化市场

出版社的迅速发展;剧院数量空前;职业作家大量出现;

消费主义趋势;

19C中期,罗斯金、莫里斯倡导“艺术与工艺运动”

无限不确定性(商业)

分为两个阶段:19C中叶—一战前 富人、上层阶级

一战后——中产阶级

二 作家态度:崇美与媚俗的含混

“我要尝遍世界这个园子里每棵树结的果。”——王尔德

贪恋豪华的都市生活,看重各种基于感官快感的审美享乐(不适当的享乐主义观念)

“泛审美主义”由于过分迷恋审美形式而造成崇美与媚俗的含混

对财富的追求(金钱&野心)

“我将成为一个诗人,一个作家,一个戏剧家。反正我会成名的,没有美名,也有恶名.”

主观:对名利的追求

媚俗倾向 “卖出自己的作品与

(对大众口味的迎合) 客观:文化商业化的时代背景 写作之间同样重要”

王尔德也是一位合格经理人

将王尔德的职业生涯概括为“机会主义”——实用主义和妥协的愿望

三 创作中的媚俗表征

“甜媚俗”:人们想发生的

“酸媚俗”:人们害怕发生的

媚俗艺术可以被定义为一种有计划、有意识地逃避日常现实的努力

艺术自律性原则正是以其对现实的疏离以及对是与非、善与恶的判断的逃避,为罪恶、贫穷制造审美效果,这是王尔德审美性伦理观的弊端所在。

1. 审美的柔顺性

令艺术审美沦为对美好社会理想的消解和对现行秩序的归顺。

王尔德的戏剧矛盾往往并不是由通常所谓公理、正义解决,而是依赖各种妥协、偶然。

在王尔德的书中都有引诱者和被引诱者

《一个理想的丈夫》安海姆男爵 奇尔顿爵士

《道林》亨利 道林

2. 形式主义

剧中人物在感情上缺乏深度和力度;不追求思想的深度

人物的无情 诡辩的表达方式

人物玩世不恭的态度

纨绔子的身份

文化市场策略:迎合上流社会口味(取悦的态度)

媚俗艺术的“平庸原则”(逗笑却没有感动):

“适度冒险”的策略:上流社会只接受一定程度的、严格划定的界限之内的社会批判和道德批判,否则他们就会不高兴或失去兴趣。

妥协处理

《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反易卜生主义的喜剧》)

精美的舞台布景引领时代的消费时尚

王尔德的喜剧反映出他通过向公众趣味屈服来挣钱的愿望,是他对社会的妥协和对自己才华的出租和浪费。

第六章 颓废的魅力与张力

颓废主义代表了唯美主义“黑暗的一面”

一 颓废与颓废主义运动

颓废主义先驱诗人戈蒂耶;在他看来艺术上的颓废风格与文明的过度成熟乃至衰落之间是有紧密联系的。

波德莱尔《恶之花》(颓废主义的《圣经》)

“被诅咒的诗人”:19世纪80年代的法国,有相当一部分诗人、作家自觉追随颓废风格。这些颓废派作家有马拉美、萨里、古多、阿莱、格罗、拉弗格、罗里那、科比埃、韩波等。他们奉行极端的个人主义,悖离传统道德,拒绝一切社会规约,反抗社会,对传统意义上的腐败、堕落怀有病态的兴趣……

(代表作魏尔伦的十四行诗《衰竭》:官能快感的耽迷沉沦在世纪末的特殊语境中,被诗人赋予了一种审美化的奇异色彩)

1884,于斯曼颓废主义小说《逆流》影响王尔德创作《道林》,随着《逆流》出版,颓废成为当时发过文坛上引人注目的时尚与潮流,一场名为“颓废主义”的文艺运动,以1886年安纳托尔·巴茹创办《颓废者》杂志为标志,在欧洲展开。在巴茹那里,颓废的文学即是与文化的衰朽与科学的进步这种时代的双面效应相协调的文学,而“颓废不过是对现代性的意识和对它的接受”。

法国颓废主义和先拉斐尔画派的影响,形成了英国的颓废主义。

尽管颓废风格总是与精英主义、孤芳自赏相联系,却也因契合了中产阶级逃避现实的希望而得到发展。

在尼采看来现代颓废现象与颓废主义文艺运动的实质,乃是理性主义暴政下现代文化危机的反映。(《悲剧的诞生:尼采美学文选》)

19世纪后期,颓废主义、唯美主义走向非理性的极端

二 审美醉感及其蜕化

1890,王尔德发表《道林》提出了“新享乐主义”,这与佩特的理念一脉相承

王尔德的纨绔主义处事风格的精神内核

针对当时保守的清教主义风气

(18世纪后期的福音派运动)

尼采后期“醉”的美学观念:“日神精神”&“酒神精神”(“醉”的本质是“力的过剩”)

(“对生理上具有同性恋癖好的王尔德而言,同性之爱才是其最为强烈的审美醉感之所在”)

纨绔主义是“英雄主义在颓废之中的最后一次闪光”——波德莱尔

“他的疯狂的饥饿心理由于得到食物而愈发不知餍足了。”(《道林》)

三 瞬间主义(Momentism):通往颓废的时间哲学

“新享乐主义是使命是教人们把精力集中于生活的若干片刻,而生活本身也无非是一瞬间而已。”

瞬间主义的特点:

1. 人物主体的个性化

2. 主体的历史感、现实感、身份感的失落

3. 打破主体的内在统一性,切断与过去和未来之间的联系

最后*表白陈瑞红副教授,很喜欢这样纯粹的老师、学者。

(在word里面做的表格没显示出来啊)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