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一座城市的兴衰史》译后记

hoffman
2018-06-30 看过

二战期间,身为伦敦爱尔兰步枪团一员的克里斯托弗·希伯特参与了意大利战役。彼时的希伯特二十出头、血气方刚。他作战英勇,在1945年两度负伤。而在医院养伤的那段时间里,他熟练掌握了意大利语。这段奇妙的语言习得经历在希伯特将来的创作生涯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希伯特以大众历史学家和传记作家的身份走入人们的视野后,意大利成为了他所偏爱的题材。

《罗马:一座城市的兴衰史》(下简称《罗马》)正是希伯特“意大利系列”中的代表作(他还曾写过墨索里尼、加里波第和美第奇家族等),它从神话建城讲起,一直说到墨索里尼时期的罗马,始终围绕罗马的“城市历史”来叙事。不过,就罗马这个题目而言,要想聚笔于“城市”,难度是极大的。因为罗马不仅曾是帝国之都,还是基督教的中心以及一个国家的首都,提取书中任何一个领域的重要人物和事件,几乎都可以找到好几本相关书籍。而《罗马》全书仅500来页(其中注释部分还占了70多页 ),从篇幅上看,要想涵盖罗马城三千年的风云激荡、荣辱兴衰,反倒显得单薄了。因此,希伯特在此书中将他一贯的“轻快”文风施展到了极致,比如一些皇帝、教皇的“戏份”被大幅删节,二战后的罗马也仅仅被归于本书的后记部分。

经过希伯特的“去粗取精”,《罗马》读起来难免有百年风雨如弹指一挥的感觉。而且书中不存在任何分析,呈现给读者的只有纯粹的描述。并非所有人都会买这种“轻快”的账,学术型的历史学家就曾吐槽希伯特的书缺乏深度。对此,希伯特给出了自己的解释:“我的目标读者是那些对历史有兴趣,但是又没时间看也不想去看学术性内容的人”,“我写作的目的是愉悦读者,不是为了证明我的发现或改变某个历史观点”。

尽管希伯特一心让自己的读者免受严肃、深奥文字之苦,他本人却甘心投入到研究工作中,在浩繁的史料文海里精选合适的素材。这一点可以在《罗马》海量的注释及随处可见的引文中窥见一斑。事实上,信手拈来而又恰到好处的引文和轶事趣闻也正是希伯特作品的另外一个特色。罗马城的历史有着重复性,读者一旦见多了流血、暴虐和野心的故事,看着罗马被形形色色的暴徒侵犯、劫掠,自然会产生疲劳感。这个时候,旁征博引的希伯特便会辅以典故和段子来为读者提神,比如在描写热闹的竞技场里的景象时,希伯特引用了罗马诗人奥维德的《爱的艺术》中的一段文字,揭示了古罗马的男人在竞技场里搭讪和揩油等撩妹套路,可谓妙趣横生。从这个角度来说,希伯特式的“轻快”也并非只是简单的行云流水而已了。插句题外话,我在翻译这一部分的时候,特意把《爱的艺术》全书找来看了一遍,深感这是意外的收获,因为《爱的艺术》说白了就是一本教人如何泡妞、撩汉的调情指南,两千多年前的古罗马就能出此宝典,真乃奇书。

此外,不得不提的就是《罗马》一书的注释部分,诚如希伯特在序言中所说,他试图让此书“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本旅行指南”。其实,这一部分的篇幅已足够自成一本小册。在注释中,读者可以了解到罗马的宫殿、教堂、广场以及其它众多古迹和艺术品的前世今生(这其中当然就包括了《罗马假日》里派克与赫本一起游玩的西班牙台阶与“真理之口”)。 相信如果有读者去罗马旅游的话,这一部分一定会体现它的实用价值。

《罗马》是我翻译的第一本书。说来惭愧,在译书之前,我对罗马的知识更多的是通过影视剧(比如HBO的那部《罗马》)获取的,所以整个翻译过程于我而言也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而翻译这本书也确实帮助我解答了过去一些由于我偷懒而未曾求解的疑问,比如恺撒一代枭雄,位高权重,何故如此轻易遇刺?还有意甲的佛罗伦萨,为什么又叫“紫百合”呢?

鉴于本人学识有限,此书又属出道新作,所以译文一定仍存在大量不足之处。也请读者朋友们不吝赐教,助我改进。

1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罗马:一座城市的兴衰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罗马:一座城市的兴衰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