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腔 琴腔 7.5分

读《琴腔》

黄骆驼
2018-06-30 看过

“有时候入境了,一曲《夜深沉》,竟能令他回到已亥腊月,遥见于乌江口自刎的楚霸王。”秦学忠在盲选时用自己做一把琴瞬间打动了剧团的刘团长。 剧团的主角应该是角儿,云盛兰就是,人美戏好天生台柱子。但这个团后来主心骨却是个万金油琴师岳少坤,他说这是本事,他娶了云盛兰,虽然他的脖子有点歪。秦学忠技艺高超,还守着不做自己儿子师傅的老理,在云盛兰离婚后,他娶了她。 秦学忠的儿子叫秦绘,岳少坤跟着把自己儿子取名岳非。(这是我最不喜欢的文学手法,国产小说有很多喜欢把名字起得怪怪的,总以暗含深意或者情节需要为借口。当年意识流的小说作者更是随意,感觉手边有什么就给人物起什么名字,泥啊瓦的都是名字。这让我反感,破坏了阅读的仪式感,少了乐趣) 两个孩子也都唱戏,岳非少年得志,秦绘中规中矩。两个孩子也各有心机。或者是梨园业内的糟粕,或者是意气纷争的原因,岳非失手伤人身陷囹圄,秦绘远走他乡改行经商。 小说以京剧团的日常为背景,写业内规矩,写练功习艺,写流言秘辛,引人入胜,如数家珍。但这些都是次要,再高的技艺,再美的身段,都玩不过人情世故,都挡不住蝇营狗苟。作者常小琥,可以比作古龙笔下的武林高手,出手洗练果断,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往往三两句就把手段表完,而其中之一的主人公可能还在一旁发愣(我看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脑子跟不上心思)。一波接一波,文字干净老辣,读完暗暗出汗。我还是不太能够适应那样丝丝入扣的缜密,在真实生活中更是望尘莫及,敬而远之。恩怨无非利益,得失只是面子。 说实话,因为作者行文太过紧凑,遣词造句非常收敛,书中人物的一些心思真没看懂,虽然知道他们可能在玩花样。和之前读过他的另一本《收山》相似,这本书的文字功底也是非常出色,这应该也是这本书的特色之一。不过我内心还是希望故事能够铺得更开一点,多一些罗嗦的地方,那样读起来有点缓冲。 另外本书的结构上感觉还是有点问题,老少两代的故事过度的有点生硬,后半段明显不如前半段,有点头重脚轻。个人感觉总体不如《收山》。 小说借两代人的生活轨迹,也带出了京剧衰败的现实。个人觉得,京剧包括其他逐渐没落的艺术形式都是自己没跟上,怪不得时代发展。不过老故事,老人物,我还是蛮喜欢听闻的,前朝往事,名士高人,可以寄托弱弱的心。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琴腔的更多书评

推荐琴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