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的歪曲史

某乌鸦
2018-06-30 看过

在我们一贯的印象里,德国人总是优秀与严谨的代名词。尤其在希特勒执政的时代,德意志被鼓吹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并且试图称霸世界,甚至意图建立“日耳曼尼亚计划”的世界之都。 二战时期,希特勒领导的纳粹分子有极强的战斗力,对自己的优越性坚信不疑,对希特勒也有着足够的忠诚。这不禁让我们疑惑,德意志军队的这种优越性、忠诚度到底从何而来? 二战硝烟散尽后,著名的犹太裔意大利古典学家莫米利亚诺揭开这个谜题,他为世人开列一个书单——“史上最危险的书”。其中产自公元一世纪塔西佗的《日耳曼尼亚志》荣登榜首——这本书被莫米利亚诺认为是纳粹分子的精神信仰。 只是一本出自古罗马时代的书籍又是如何沦为第三帝国的“黄金宝卷”,在这1900多年的时间里,这本书到底经历过什么? 塔西佗是古罗马长老院的长老,在他生活的时代罗马帝国早已不复当年的荣耀,当时的罗马像一棵被腐蚀的大树,贪污腐败横行其间,尤其还经历了以尼禄为首诸多暴君的统治。 任何作家的作品都无法逃脱时代的影子,塔西佗也一样,在他的两部著作《历史》和《编年史》之中就叙述了大量的暴君统治。试图表示着他对当下罗马的特别情绪。 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塔西佗出版了其著作《日耳曼尼亚志》,在这本书里塔西佗展现了日耳曼人在私人和公共领域的一些生活细节,并详细叙述了那些他特别关注的人性价值:自由、坚毅、正直,以及淳朴。 他们生机勃勃、富于战斗精神,与当时罗马人社会中普遍存在的腐化堕落的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是新兴的、蒸蒸日上的社会,另一个则是没落的、江河日下的社会。 但事实上,塔西佗从来没有去过阿尔卑斯山以北的世界,他对于日耳曼民族的描述也不过是道听途说,这本书描述的也许不过是他理想中的世界。 但这都无关紧要,因为这是古代唯一一本描述日耳曼民族的作品,可以说是死无对证。但后来欧洲大陆经历了一段黑暗时期,这本著作也消失不见。 15世纪,教宗尼古拉斯致力于寻找那些已经遗失的书卷,在这场大搜寻中,《日耳曼尼亚志》得以重见天日。这本书的再次面世却造成了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误会,《日耳曼尼亚志》的部分言辞被锡耶纳主教皮科洛米尼的著作《德国智略》所引用。并且因为拼写的缘故,皮科洛米尼错将日耳曼人与当时的德意志人这两个不同时代的族群视为一个民族。 这样,作为德意志人祖先的日耳曼人就诞生了。这种错误直接将当时的学者分为了两派,就像意大利人看到了《日耳曼尼亚志》里描述的日耳曼人粗鲁、野蛮、酗酒的一面;而德国人却看到了其中自由、淳朴、坚毅的一面。 但那个时候,欧陆正面临一场真正的大灾难,土耳其人已经攻入君士坦丁堡。欧洲急需一支战斗力强大的部队来捍卫荣耀。而《日耳曼尼亚志》里有大量将日耳曼人描述为战神的文字,于是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德意志民族。 “因着你们祖先最为辉煌的佑护,我恳请你们:确保德意志还是当年的德意志,并确保现今麾下的战士本色依旧”。 战争是宣扬声明的好机会,但真正将德意志人推向世界舞台顶点的事件却是——德意志人得知他们的先祖乃是泰斯克,即被认定为诺亚的一个先前不为人知的儿子。 这件事的推波助澜者中,无人能与精通各种伪造之术的安尼乌斯相比。他伪造了一个叫做贝尼乌斯的古代祭祀,并借由他的口表达:所有的欧洲人都是诺亚的后裔,但诺亚看重并接纳了泰斯克的子孙,相比于其他民族先祖的后裔,诺亚更偏爱他们。 谣言没能止于智者,大多数人都接受“德意志人比其他欧洲民族更为卓越”的伪命题。即便是马丁·路德这样超然的人物,也认为日耳曼人是一支遵守道德的人种。他们具备的一切恶习都是受到了意大利人的影响,将包括令人痛心的堕落风气在内的诸多恶行劣迹与罗马教会联系起来。 在政治文化方面将日耳曼人推向顶峰的则是18世纪提出“三权分立”的孟德斯鸠。 孟德斯鸠认为日耳曼人的性情是由凛冽的高峰所塑造,甚至他关于权力分化的学说也是从《日耳曼尼亚志》得到的灵感。 他将塔西佗的论述作为日耳曼政治组织观念的特征:国王的自由有限;首领的选任基于公认的德行而非血统;死刑的判决需有人民在场。 在一个缺乏自由的时代,专制统治者的权力无所束缚,而孟德斯鸠却将《日耳曼尼亚志》视为一个自由社会的蓝图。 经由孟德斯鸠,日耳曼民族已经成为一个完美无缺的民族,被认为是其继承者的德意志人的地位也愈发升高。 只是拿破仑把这个幻想打得粉碎,耶拿战役后,普鲁士在拿破仑面前屈膝投降。随着莱茵诸邦被迫依附于法兰西,神圣罗马帝国也从此在地图上消失。 普鲁士沦为一个附庸王国,德意志民族像是处在一个政治的真空状态之中。然而费希特的出现却重新唤醒这个幻想,1807年冬,他在柏林发表了大量的演讲,试图唤醒德意志的民族之魂。 他在演讲中倡导一种民族再教育,将“整个德意志民族”定义为“德语区中的每一个人”。费希特也急切地要求人们撰写一部德意志历史,在德意志之间弘扬民族荣耀。 随着费希特与他的盟友的计划一点点的成功,随着俾斯麦的第二帝国成功建立,德意志复活了。 而种族主义的出现才真正为希特勒的政治主张奠定了基础,解剖学提出雅利安人是最优秀的人种后,戈宾诺迅速组建了雅利安—日耳曼种族。 他特别讨论了“原始的日耳曼种族所秉持的才能”,塔西佗对日耳曼人的首领、荣誉感,甚至他们为赌博而冒险为奴的狂热所作的描述,戈宾诺都照单全收。 但是戈宾诺虽然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对日耳曼人的崇敬之情,但将日耳曼人真正神话的却属张伯伦。在张伯伦看来,日耳曼人是世界历史的创造者:他们建立了国家,并通过他们技术上的发明推动了人类的发展,他们还凭借他们的艺术升华了人类的精神,以致使一个民族的文明水平与它的日耳曼血统的纯正成正比。 从此之后,日耳曼人真正的成为了“神的民族”。而希特勒上台之后,《日耳曼尼亚志》成为了纳粹的洗脑神器,它在学校里被讲授,并被纳粹文章广泛引用,从底层士兵到高层领导,无一不忠诚地信奉着。 整个纳粹都深信自己是最伟大的民族,党卫军首领希姆莱读完此书后容光焕发,甚至想恢复祖先的荣光。纳粹党人坚持认为《日耳曼尼亚志》是一部“每一个有思想的德国人都应该拥有的圣经,因为这本由罗马的爱国者所写的小册子叙述了我们祖先引以为豪的卓越品性”。而种族的纯洁性和那种视死如归的忠诚则是其中最重要的诫命。 在历史一次次的阴差阳错下,这种歪曲终于在二战达到了最后的高潮,希特勒坚信自己的第三帝国能够最终征服世界,并悍然发动二战。 然而塔西佗绝不会想到自己的一部作品会在大约1900年后,引发出一次几近毁灭世界的战争。 塔西佗并没有错,这本书也没有莫米利亚诺说的那么危险,这只是一本十分平常的、表达政治诉求的民族志。 只不过在上千年的时间里,这本书被不断的歪曲,被无数自以为是的人所利用,被无数的人断章取义,这本书才最终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所以可怕的才不是什么书籍,而是翻阅书籍的险恶用心罢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本最危险的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本最危险的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