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之城 影子之城 9.2分

【影子之城】

张仁荣的朋友
2018-06-30 看过

郑嘉励

近代以来,各大城市,纷纷拆毁旧城墙,改建为环城路,环城西路即原来的西城墙,环城北路即北城墙,以此类推,环城东路即东城墙。杭州和嘉兴,都是这样的。

嘉兴城不大,适宜跑圈,早晚锻炼时,我绕着环城路跑过几次,对老城墙的里数和轮廓,了如指掌。杭州老城区大,马路更宽,车辆也多,我不曾绕城跑过。

金华的城墙拆除、护城河填平以后,照例也是环城的道路,尽管名字不叫环城路。然而,旧城墙的痕迹依然容易辨认,我骑车跑一圈,知道人民路是原来的北城墙,新华街是城市的西城墙。城墙的四至,即老城区的边界,曾经是城市最直观的象征,即便遗迹无存,也绝不至于完全泯灭。

由城墙包围起来的城区里头,状况会复杂很多。道路与坊巷,是城市的骨架,相对较为固定。金华老城有所谓“三纵两横”的道路:南北向有东市、中市、西市三街,横向则有北街、南街两条——城区的主要道路系统,至晚于宋代已经形成,愈是主干道,愈难以根本改变。近现代为了通车,无非是整体拓宽道路,局部截弯取直,将石板路换成水泥路面,大不了再把“中市街”改个新潮的名字“胜利街”,如此而已,貌似焕然一新,其实,道路的基本布局和走向,实无改变。

主干道两侧,生长开来的枝枝杈杈的坊巷,命运就难说了。传统社会生产力有限,旧城改造的力度也有限,我们有理由相信,清朝的坊巷街道,其面貌大概与明朝相去不远。现代社会就不同了,城市大规模改造,老城区成片拆除。未几,高楼大厦,封闭式小区,如雨后春笋,拔地而出,若问旧市容市貌,不可复见矣。

街巷两侧的商铺民居,道路中间林立的牌坊,原本依附于街巷而存在。“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最是变化不居。今年赵家庭院,明年是钱家的客栈,昨日孙家酒楼,明日改为李家的当铺。这样的故事,每天上演,即使历史文化名人的故居或祠堂,也是如此。

金华最近一千年历史,南宋吕祖谦应该是本土最孚声望的乡贤大儒。金华后街的一览亭,本是登高休憩之所,吕祖谦故居就在一览亭附近。南宋之初,南渡士大夫通常居住在官府提供的“官屋”或寺院内,吕祖谦祖父吕弸中就寄居在城内的官屋。吕祖谦在此生活、讲学。他的讲学,影响很大,吕祖谦故居遂为著名的“丽泽书院”之前身,金华后来有“小邹鲁”“婺州学派”的说法,都可追溯到这里。据楼钥《攻媿集•东莱吕太史祠堂记》,吕祖谦晚年搬家到城北,但不久去世。南宋开禧三年,婺州官府在一览亭故居建造“吕成公祠”与丽泽书院,以为吕祖谦及其学术的纪念、弘扬之所。

按理说,书院、祠堂是城市文脉的象征,后人通常会妥善保护。然而,丽泽书院、吕祖谦祠,命运多舛。元明时期,书院搬迁,祠堂已废,清代重建时,已非原先位置,吕成公祠搬至今将军路与酒坊巷交叉口附近。而今天,金华城内已无任何与吕氏相关的史迹。

城市的所有建筑,当以衙署、文庙、城隍庙,最不容易改变,因为这是城市最重要的官方建筑,象征着政治、文化、宗教的权威。唐宋以来,金华府衙、县衙、府(县)学、府(县)城隍,确实很少改变。自从清末废除科举制度,文庙改为新式学堂,几年前,府学旧址仍为某中学的校舍;清帝逊位以后,府衙搬离旧址,以示新时代对旧传统的决裂。进入新世纪,城市化浪潮袭来,城市规模持续扩大,现在的金华市政府大楼,已经搬出旧城区。也许时代发展太快,又有人主张慢点走、回头看,主张恢复金华府衙、府学建筑,然而事过境迁,重建的只是躯壳,历史永远无法重来。

金华,旧称婺州。按照“星野”的说法,城市对应着天上的婺女星,故名。 在城内对应婺女星的地方,建起星君楼,供奉婺州“分野之神”宝婺星君,祈愿城市平安。星君楼,也称八咏楼,自南朝以来,几经重建。数千百年,城市早已面目全非,唯有八咏楼,至今屹立,位置始终未改。这是城市唯一的传奇,冥冥之中,如有宝婺星君的垂佑。

一座城市,变化是常态,不变是例外,变与不变之间,总该有规律可循吧——我在金华走街串巷、寻访古迹,经常这样想。或者说,我宁愿相信世界是有规律的,如果沧海桑田、社会变迁,一切随机发生,无因果,无目的,无悲喜,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那么,我的考古工作该是多么令人绝望。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影子之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影子之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