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8.8分

自留 摘抄

荟兮蔚兮
2018-06-29 23:11:17

天色竟微微向晚,天上飘着懒洋洋的云彩。下半截沉在黑暗里,上半截仍浮在阳光中。那一天我21岁,在我一生的黄金年代,我有好多奢望。 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槌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槌的牛一样。可是我过21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槌不了我。 我说她竟觉得自己清白无辜,这本就是最大的罪孽。照我的看法,每个人的本性都是好吃懒做,好色贪淫,假如你克勤克俭,守身如玉,这就犯了矫饰之罪,比好吃懒做,好色贪淫更可恶。 陈清扬后来说,她始终没搞明白我那个伟大友谊是真的呢,还是临时编出来骗她。但是她又说,那些话就像咒语一样让她着迷,哪怕为此丧失一切,也不懊悔。其实伟大友谊不真也不假,就如世上一切东西一样,你信它是真,它就真下去。你疑它是假,它就是假的。我的话也半真不假。但是我随时准备兑现我的话,哪怕天崩地裂也不退却。就因为这种态度,别人都不相信我。我虽然把交朋友当作终身的事业,所交到的朋友不过陈清扬等二三人而已。 她知道沿着一条路走进山去,就会找到我。这是无可怀疑的事。但是越是无可怀疑的

...
显示全文

天色竟微微向晚,天上飘着懒洋洋的云彩。下半截沉在黑暗里,上半截仍浮在阳光中。那一天我21岁,在我一生的黄金年代,我有好多奢望。 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槌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槌的牛一样。可是我过21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槌不了我。 我说她竟觉得自己清白无辜,这本就是最大的罪孽。照我的看法,每个人的本性都是好吃懒做,好色贪淫,假如你克勤克俭,守身如玉,这就犯了矫饰之罪,比好吃懒做,好色贪淫更可恶。 陈清扬后来说,她始终没搞明白我那个伟大友谊是真的呢,还是临时编出来骗她。但是她又说,那些话就像咒语一样让她着迷,哪怕为此丧失一切,也不懊悔。其实伟大友谊不真也不假,就如世上一切东西一样,你信它是真,它就真下去。你疑它是假,它就是假的。我的话也半真不假。但是我随时准备兑现我的话,哪怕天崩地裂也不退却。就因为这种态度,别人都不相信我。我虽然把交朋友当作终身的事业,所交到的朋友不过陈清扬等二三人而已。 她知道沿着一条路走进山去,就会找到我。这是无可怀疑的事。但是越是无可怀疑的事就越值得怀疑。很可能那条路就不通到任何地方,很可能王二不在山里,很可能王二根本就不存在。 我等了很久,后来不再等了。我坐在小屋里,听着满山树叶哗哗响,终于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我听见浩浩荡荡的空气大潮从我头顶涌过,这是我灵魂里潮兴之时。正如深山里花开,龙竹笋剥剥地爆去笋壳,直挺挺的向上。到潮退时我也安息,但潮兴是要趁兴而舞。 可是她说,快,浑蛋。 我想,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老了。 问她时,我往窗外看。天上有很多云。 她用不灵活的手把混迹掸掉,只掸了前面,掸不了后面。等到她想叫我来掸时,我已经一步跨出门去。等到她追出门去,我已经走了很远,我走路很快,而且从来不回头看。就因为这些原因,她根本就不爱我,也说不上喜欢。 记得记得!那会我醒了。你在我肚子上亲了一下吧?好危险,差点爱上你。 陈清扬说,那一回她躺冷雨里,忽然觉得每一个毛孔都进了冷雨。她感到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忽然间一股巨大的快感劈进来。冷雾,雨水,都沁进了她的身体。那时节她很想死去。她不能忍耐,想叫出来,但是看见了我 她又不想叫出来。世界上还没有一个男人能叫她肯当着他的面叫出来。她和任何人都格格不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黄金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黄金时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