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华将“思无邪”反复蹂躏而不留余地

南方
2018-06-29 22:19:15

李国华将“思无邪”反复蹂躏而不留余地

——浅谈《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人物李国华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当一个人表达出情诗情话,内心是有情的,这种情且是真真切切的情。而李国华是文学产物下的矛盾体,既是矛盾又不是矛盾的,矛盾于他的残酷不仁,不矛盾于在这段不仁中他实现了自我认知的某种美学的美感。

“对文学的追求同样也是逃入监禁状态的一种画地自限。”思琪仅仅是相信一个可以整篇地背《长恨歌》的人,而这份相信给她带来了那么大质量的暴力。李国华布置了作文题目《诚实》,思琪就写“我为数不多的美德就是诚实,享受诚实。也享受诚实之后带给我对生命不可告人的亲密与自满。诚实的真意就是:只要向妈妈坦诚,打破了花瓶也可以骄傲。”她对于文学,是渴望,她说老师是“目如愁胡”,深目峨眉,状如愁胡,中学男生还不懂的词汇之海里,多亏李老师才爱上语文,史诗的诱奸,伟大的升学主义之论。从课堂里的诗经六义到小旅馆里的壁纸花纹,思琪听着李国华对她讲解民俗掌故,不分是太阳还是星星,这些知识就像一个摇杆也像马达,遥控她,宰制她,李国华对她说,这,也是教育。

一个人在说出情话的时

...
显示全文

李国华将“思无邪”反复蹂躏而不留余地

——浅谈《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人物李国华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当一个人表达出情诗情话,内心是有情的,这种情且是真真切切的情。而李国华是文学产物下的矛盾体,既是矛盾又不是矛盾的,矛盾于他的残酷不仁,不矛盾于在这段不仁中他实现了自我认知的某种美学的美感。

“对文学的追求同样也是逃入监禁状态的一种画地自限。”思琪仅仅是相信一个可以整篇地背《长恨歌》的人,而这份相信给她带来了那么大质量的暴力。李国华布置了作文题目《诚实》,思琪就写“我为数不多的美德就是诚实,享受诚实。也享受诚实之后带给我对生命不可告人的亲密与自满。诚实的真意就是:只要向妈妈坦诚,打破了花瓶也可以骄傲。”她对于文学,是渴望,她说老师是“目如愁胡”,深目峨眉,状如愁胡,中学男生还不懂的词汇之海里,多亏李老师才爱上语文,史诗的诱奸,伟大的升学主义之论。从课堂里的诗经六义到小旅馆里的壁纸花纹,思琪听着李国华对她讲解民俗掌故,不分是太阳还是星星,这些知识就像一个摇杆也像马达,遥控她,宰制她,李国华对她说,这,也是教育。

一个人在说出情话的时候,能够探索到无花果的隐秘所在,通向禁忌的深处。李国华对思琪说“你现在是曹衣出水,我就是吴带当风。”“我在爱情,是怀才不遇。”难以想象能够说出如此这般情话的老师会伤害一个还在岛上骑树干的搪瓷娃娃小女孩,可在他自己的思想里又马上解套,对思琪说“这是老师爱你的方式,你懂吗?”同样的情话他也可以对饼干晓奇说,过后却把他们拒之门外,这不能说他不爱,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内心是爱的。这种爱不是对少女的小情小爱,而是现在这个语境,像思琪说的“在爱里,我时常看见天堂,这个天堂涮着金色鬓毛的马匹成对的亲吻,一点点的土腥气蒸上来。”他爱的是在这个语境中诗情画意的自己,以得到快感,这种痛快,它是既痛且快的,一种崇拜感,永生感。

李国华是胡兰成缩水了再缩水的赝品。“我已有爱玲,却又与小周,又与秀美,是应该还是不应该,我只能不求甚解……星有好星,雨有好雨,人世的事,亦理有好理,这样好的理即是孟子说的义,而它又是可以被调戏的,则义又是仁了。”剥光华丽词藻的套子,用一个成语来总结就是始乱终弃。胡兰成却能把他说成了一种无限美德,如李国华所说“你是读过书的人,应该知道美丽是不属它自己的。”他还是为自己找了借口,没有借口,和思琪的这些就活不下去了,不是吗?扔粉笔回黑板沟的手势,令女学生着迷的手势,李国华把这些借口强加在女学生身上,压着,不让他们长大,引胡兰成的话“我是既可笑又可悲”。他们的思想体系被自己的自满扭曲成了畸形,不可否认却也精美,这两者并不矛盾。

与其说李国华是侵犯房思琪的犯罪者,不如说他是“思无邪”的背叛者,背叛了“人言为信”,背叛了“温良恭俭让”,臂喻和典故更能贴切形容一个信仰文字的虔诚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