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

南柯终一梦
2018-06-29 22:13:34

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是并非单纯意义上的政治学著作,而是多学科交叉而成的作品:首先,文章运用丰富的历史素材,从古希腊罗马开始,至中世纪再到资产阶级国家,勾勒着公共领域的来龙去脉。其次,作者运用社会学的知识介绍以英法德为代表的阶层变迁与社会变化,公共领域的解构转型与社会变化是分不开的。再次,作者旁征博引,引用洛克与卢梭的观点来阐述何为公共舆论,引用康德、马克思、黑格尔、约翰·穆勒、托克维尔等人的观点论述公共性,这就导致了本文因存在大量政治哲学而晦涩难懂。最后,笔者发现许多传播学研究者也常用哈氏此书界定公共领域。无疑,本书读起来极其艰难,但我们仍可以从中总结出一些内容,比如,公共领域是什么,它又是如何转型的,再本着“功利主义”的态度探究公共领域这一概念对我们有何启示。

作者的研究对象为“资产阶级公共领域”,“资产阶级”一词将“公共领域”限定在最“资产阶级”的时期——自由主义阶段。这一时期,国家与市场、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是有明显分异的。这一时期的经济学基础是古典经济学,古典经济学主张政府不能干预经济,在商品交换和社会劳动领域

...
显示全文

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是并非单纯意义上的政治学著作,而是多学科交叉而成的作品:首先,文章运用丰富的历史素材,从古希腊罗马开始,至中世纪再到资产阶级国家,勾勒着公共领域的来龙去脉。其次,作者运用社会学的知识介绍以英法德为代表的阶层变迁与社会变化,公共领域的解构转型与社会变化是分不开的。再次,作者旁征博引,引用洛克与卢梭的观点来阐述何为公共舆论,引用康德、马克思、黑格尔、约翰·穆勒、托克维尔等人的观点论述公共性,这就导致了本文因存在大量政治哲学而晦涩难懂。最后,笔者发现许多传播学研究者也常用哈氏此书界定公共领域。无疑,本书读起来极其艰难,但我们仍可以从中总结出一些内容,比如,公共领域是什么,它又是如何转型的,再本着“功利主义”的态度探究公共领域这一概念对我们有何启示。

作者的研究对象为“资产阶级公共领域”,“资产阶级”一词将“公共领域”限定在最“资产阶级”的时期——自由主义阶段。这一时期,国家与市场、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是有明显分异的。这一时期的经济学基础是古典经济学,古典经济学主张政府不能干预经济,在商品交换和社会劳动领域完全由私人自律,并遵从三个前提——保障自由竞争、商品按照价值交换规律进行、笃信萨伊定律即在生产者、产品和资本完全自由流动的条件下,供求关系总是均衡的。诚然,这一经济理论是由当时资本主义发展水平决定的,毋庸置疑的是,在当时实践和理论的影响下,公私边界泾渭分明。把“领域”简单化后,将在资产阶级商品交换和社会劳动领域中发展出来的市民社会归为私人领域,将与之相对的国家机关,如公安机关,归为公共权力领域。

依据经济将“领域”归类后,将视野转向文化领域。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在私人领域中诞生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关注私有财产、契约精神等,这些经济上的要求,逐步会转化为政治需求。而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主流文学的判定权在宫廷,王公贵族是不会与资产阶级探讨政治问题的。然而,作者及其文学作品会在城市中的文化市场和商品市场不断流通,通过沙龙、咖啡馆的交谈不断传播并扩大其影响力,甚至依靠报刊出版影响公共权力机关。就这样,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内心世界,通过读书俱乐部、新闻界与宫廷即公共权力机构产生联系。俱乐部、新闻界可以被描述为文学公共领域。

文学公共领域搭起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与王公贵族社会的桥梁,而在经济和政治领域,也需要一座桥梁。以法国为例,“市民阶级在丝毫不受国家和教会领导之下越来越在经济领域占据一切要位,而贵族阶层则通过君主特权和严格强调社会交往中的等级秩序,从而在资产阶级的物质优势面前获取平衡”。贵族与杰出市民在“文学批评”的沙龙中平等相遇了,“文学批评”产生“政治批评”,这个领域被称为“政治公共领域”,简单来说,可以看成“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由于君主权力和资本主义发展水平不同,英法德三国公共领域的机制不同,但原理相似,可以通过书35页的图来理解。(学林出版社1999第1版)概言之,正如作者所说——“资产阶级公共领域首先可以理解为一个由私人集合而成的公众领域,但私人随即就要求这一受上层控制的公共领域反对公共权力机关自身。”公共领域产生于私人领域,受制于公共权力机关,却又反对公共权力机关,可能是由于它本身就是妥协的产物才如此矛盾吧。

上一节大体阐述清楚了什么是公共领域,那它又是如何转型的呢?在“资产阶级公共领域”诞生之前,西方社会经历过两个历史时期,古希腊罗马时期与中世纪。古希腊罗马时期,公共生活(政治生活)在广场上进行,作者认为,此时的公共领域建立在对谈和公同活动之上——对谈可分为讨论与诉讼,共同活动可能是战争,也可能是竞技活动。可见,该时期公共领域是与政治参与密切相关的。在欧洲的中世纪,是“凯撒”与“上帝”的天下,作者提出“代表型公共领域”,实则这种“公共领域”是有别于作者要研究的“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的。作者认为这种公共领域是“所有权公开的代表形式”,“这种领域不是一个社会领域,作为一个公用领域,他毋宁说是一种地位的标志”。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中世纪的私人领域与公共权力领域的边界含混不清,王权与教权可以随意侵入私人领域,私人无意识也无能力搭建一座“桥梁”去影响“凯撒”与“上帝”。

随着工商业的发展,掌握经济优势的资产阶级与没落贵族发展出与公共权力机关交流的“公共领域”。资本主义的车轮没有停止转动,社会产生三种新的趋势,公共领域因此不得不发生转型。这三种趋势分别是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的融合趋势、社会领域与内心领域的两极分化、从文化批判的公众到文化消费的公众。首先,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融合是随着经济理论的变化而变化的,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国家干预主义逐渐代替自由主义,这一理念限制了私人的自主性;同时,资本市场出现了垄断资本主义。同步进行的社会的国家化国家的社会化趋势中,公共权力机关和私人领域都在扩张,处在中间的公共领域就会逐渐缩小。其次,社会领域与内心领域两极分化,这是与福利国家密切相关的。古典风险,诸如失业、事故、疾病、年老、死亡等都是有家庭来解决的,福利国家出现使家庭成员覆于公共保障之下,家庭以外的力量直接作用于个人,在“集体”面前,内心领域消解了,私人生活走向公共化,私人陷入公共漩涡之中,文学公共领域中的创作主体式微。最后,文化批判的公众转化为文化消费的公众。文学公共领域中的批判意识产生于纯粹的文学形式,产生于私人领域的内部事务;随着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文学成为了消费品,“私人写作变成了大众传媒的消费宣传。传播机构变成了社会权力的综合体”,少数精英文学批判公众变为文化消费公众,公众丧失了其独有的交流方式。

资产阶级公共领域模式的前提是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的严格分离,这个前提缺失了,资产阶级公共领域则面临转型。这种转型主要体现为四个特点:第一,从私人的新闻写作到大众传媒的公共服务,报刊被操纵,从私人机构变为官方机构。第二,公共性原则的功能转换。公共领域丧失了许多沟通功能,成了公共关系表演。批判原则变成被操控的整合原则。选举活动为例的人为公共领域和非公众舆论。(江绪林.豆瓣)第三,民众选举活动中人为的公共领域,社会福利国家中重要的是管理、分配、供给,竞选不再是意见冲突的结果。第四,这一切的根源在于自由主义法治国家向社会福利国家的转变。作者认为,与其说是适合社民主义法治国家,不若说是适合开明专制体制下的极权主义社会福利国家。

本书中的“公共领域”及其转型脉络大体如本文一、二节所说的那样。当然,笔者很大程度上将原书内容简单化、庸俗化,读者若想窥其原貌,得自己去看书了。这里笔者想讨论的是,我们读《公共领域的解构转型》一书有何意义。

从理论和实践两重意义上分析。查询词条,笔者发现,本书还有一个副标题——论资产阶级结构的类型。资产阶级公共领域在西方已经不存在了,在我国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但它确实在历史中存在过,是资产阶级的一种结构类型,如果作为历史被记住,后人又得到一种认识资本主义社会的角度——从自由主义法治国家和社会福利国家二分去认识。从实践角度看来,我们知道公共领域来自于私人,一切为了人民并一切观点来自人民,如何做到一切来自人民,便是一个新的问题。这里的公共领域与公共论坛相似,在这个论坛中,公用权力机关如何得到来自人民的真问题,如何与人民真正平等讨论,如何得到人民真正的意愿,如何正确发挥公共舆论的作用都是是值得探讨的现实问题。

公众号:梦柯笔苑

梦柯笔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的更多书评

推荐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